李光耀家庭小史:育有二子一女 下有三弟一妹

  編者注:本文系專題文章,李光耀已經於3月23日凌晨3時18分點去世,享年91歲。

  李光耀共有三個孩子,依次是李顯龍、李瑋玲、李顯揚,三人的名字是幾個華文中學校長共同商議代取的。

  李顯龍和李顯揚小學和中學教育在公教中學附小與公教中學,李瑋玲則在南洋女中附小與南洋女中。由於這幾個孩子在校就讀,學校都是戰戰兢兢看待,每逢測驗和考試,試卷都是一遍又一遍檢查,生怕留下什麼把柄。

  到了中學,每當放學之前,保鏢已經在校園內等待,校內師生司空見慣,一些同學看見保鏢出現,常會調侃他説:“顯龍,那人又來了!”李顯龍感到不自在,會説:“我叫他不要來,他還是要來!”其實兄弟兩人在校內表現低調,中學時李顯龍參加的課外活動是辯論學會,李顯揚似乎沒有參加什麼活動。李瑋玲參加跆拳道,得到黑帶級別。

  三個孩子之中,李顯揚是比較好動,而且生性佻皮,他在念小學時,經常在放學回家從汽車上下來,所做的第一件事是跑到站崗的尼泊爾士兵面前,踩一踩他的油光發亮的皮鞋。

  李顯龍的高中教育是在新加坡國家初級學院度過。1971年畢業後加入武裝部隊 服役,同年獲得總統獎學金以及武裝部隊海外獎學金,並被劍橋大學三一學院錄取,攻讀數學與電腦科學專業。

  李顯龍參加武裝部隊服役享有全新加坡唯一的特權,他並非全職服役,而是部分時間服役。國民服役規定適齡青年必須全職服役2年6個月才能退役,李顯龍在部隊中的時間不多,而是在英國進修,偶爾回來服役,就這樣來來去去,算是完成了國民服役。

  為了他在部隊中的安全,李光耀特地安排兩個公教中學的同學,擔任李顯龍的保鏢,暗中保護他的安全,這兩人完成任務後得到重賞,今天還在擔任高官。當時民間傳説,由於李顯龍在操練時不服從教官指揮,李光耀特此前去軍營,當着軍官和士兵面前摑了兒子一記耳光,這個虛構的故事,是為了消除人們對於李顯龍並非全職服役的不滿。

  新加坡武裝部隊繼承英國的訓練方法,十分強調步操,為的是通過機械式的操練促使士兵絕對服從。李顯龍並不喜歡步操訓練,每當訓練期間,他總是反覆地問身邊的同伴:“今天不知道吃什麼?”據説因為託他的福,部隊伙食標準提升不少。

  當時的新加坡警察和武裝部隊,都要求警員和士兵把皮鞋差擦得烏黑髮亮,李顯龍從不擦皮鞋,而是交由那兩個保鏢負責。有一天,李顯龍在宿舍中忽然談起留長髮的問題,當時新加坡政府反對男子留長髮,凡是留長髮者到政府部門辦事,可以將他置之最後處理。李顯龍説:“我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要留長髮?我出國多次,從來就沒有想要留長髮!”旁邊一位士兵説道:“你不想想你老爸是誰?”

  李顯龍所屬的是炮兵部隊,由於新加坡地小,一發炮彈可以打出國外,於是訓練場地向台灣、文萊和澳洲借用。炮兵的任務除了佈防,剩下就是運炮、抬彈、發射等,工作頗為粗重,然而李顯龍多數時間是在觀看,少有動手。

  有一年冬天在澳洲,部隊出外拉練回營,路過幾個露天廢棄礦湖,由於訓練後全身泥濘,又見湖水清澈見底,一些士兵提議回營前先下去洗個澡,於是好幾個人撲通撲通跳下去,沒想到湖水寒冷刺骨,令人哆嗦。李顯龍在岸邊觀看,問道:“水冷嗎?”湖裏的人不敢講真話,於是説:“不冷,不冷!”李顯龍二話沒説,撲通一聲也跳下水,然而下水之後感到奇冷,於是開口罵人:“他媽的,你們騙我!”他的同袍各個面面相覷,相視而笑。

  1978年,李顯龍赴美國進修陸軍指揮與參謀課程,同年與在劍橋認識的黃明揚醫生結婚,這時候是他人生中容光煥發的時間,雖然其母柯玉芝不喜歡黃明揚,可是小兩口的兩人世界甜蜜無比。李顯龍在國防部任職,黃明揚在國立大學醫學院擔任人體解剖學教職,每當下班時間,李顯龍會在醫學院的停車場等待妻子。

  但是上天並不從人願,有情人成不了終生眷屬。1982年,黃明揚生下第二個孩子李毅鵬,不幸患有白化病,這一消息直如一顆炸彈在李氏家庭爆炸開來,平日不能見好於家婆柯玉芝的黃明揚,遭受的精神壓力何止千萬。三個星期後,黃明揚突然死亡,上午死去,中午12:30送往醫院。李家所給的原因是心臟病發作,但是坊間流傳,黃明揚死於自殺。

  黃明揚死後,留下長女李修齊和次子李毅鵬。李顯龍悲痛欲絕,情緒低落,四年的恩愛生活,倏忽逝去,殘酷的現實幾乎使他失去所有的信心,包括李光耀殫心竭慮對他的培養,而李光耀此時十分擔心兒子無法闖過喪妻之痛,無法實現子承父志的願望。此時在國防部擔任工程師的何晶出現了,嚴格來説,這時她還是李顯龍的下屬。何晶的出現,給予李顯龍關心與安慰,使他激動的情緒逐漸平緩下來,到了1983年,他的情緒終於恢復正常,本年晉升為陸軍准將,並在李光耀策劃之下,負責解救聖淘沙纜車意外事件。

  1984年,李顯龍離開部隊,全力投入政壇,被委任為貿工部長、國防部第二部長。李光耀知道李顯龍沒有實力圈子,於是在讓他在1986年出任人民行動黨青年團主席,培養自己的勢力範圍,一些在國防部結識的精英如李文獻、楊榮文、張志賢等都被拉攏進入圈子。

  1986年12月,李顯龍與何晶結婚,此後在李光耀扶持下,官職一路扶搖直上。按照李光耀的設想,在他70歲時(1993),可以把總理位子傳給時年41歲的李顯龍,然而1990年11月,吳作棟卻獲得黨內支持登上總理寶座,李光耀頗為無奈。吳作棟並不完全聽命於李光耀,李光耀曾經在一次大選時公然指責吳不能面對羣眾,使吳耿耿於懷。吳作棟上台後,李氏父子焦灼不安,唯恐吳不肯下來,其間柯玉芝對兒子久久不能上台頗有怨言。

  1992年,更令李光耀無奈而又憂心忡忡的事情發生了,李顯龍被診斷患上淋巴癌,李光耀為他召集最好的醫生,還從中國禮聘著名中醫師,在中西醫的診治下,淋巴癌最終被壓制下來,並無擴散。李光耀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大力去中國化,中醫也是打擊的對象,屢屢受到壓迫,當時一位黃姓西醫公然説服用人蔘等於吃草,引起中醫界強烈不滿。自從李顯龍採用中西醫療法取得成效後,新加坡對中醫的態度才稍有改變。

  坐在高位上的吳作棟並非傻子,他完全明白李光耀的內心想法,然而總理的風光叫他自己欲罷不能。14年後,2004年8月,吳作棟過足了總理癮才讓出位子,此時李光耀81歲,李顯龍52歲,柯玉芝第一次中風,但是看到了兒子上台,遂了心願。吳作棟並非欣然同意讓位,而是與李光耀同樣擔任資政,一起當顧問。李顯龍上台已經10年,李光耀對他仍然不放心。

  李顯龍的媳婦何晶,在他喪妻後情緒低落之時恢復了他的情緒,這一點叫李光耀夫婦十分讚賞,於是何晶在毫無被挑剔之下進了李家。

  何晶原為國防部工程師,1985年與李顯龍結婚,1987年出任新科工程工程部主管,到了2002年5月,已經調任淡馬錫控股總裁。

  2009年2月6日,何晶辭去淡馬錫首席執行官,其原因是由於美國發生的房地產風暴,揭露了淡馬錫控股在房地產和銀行投資失敗,虧損了400百多億元。何晶辭職後,由美國人顧之博替代一個月,顧之博發現無法勝任,匆忙辭職,何晶又重掌淡馬錫控股大權,此時淡馬錫控股主席丹納巴南出面替何晶説項,説他的辭職與工作無關。何晶並沒有在投資虧損下受到責難,事後輕描淡寫地説:“拿得起放得下”,天下竟然太平無事。

  何晶有兩個兒子,李鴻毅和李浩毅,依李光耀的思路推理,他的第三代很有可能出來從政,甚至很有可能是第三代總理的接班人。

  何晶是個很講關係的人,他的一個姐妹是教育部的高級官員,原先只是在某中學的英文老師。何晶的一個堂妹是KOPITIAM集團的董事,該集團不斷擴大,與她的關係密切。而那位因地鐵屢出故障而辭職的蘇碧華是她的老同學。

  李光耀的次子李顯揚,公教中學畢業,進入國家初級學院,獲得總統獎學金以及武裝部隊獎學金,負笈英國劍橋大學,得研究工程科學碩士學位。李顯揚也不例外,回國後與兄長同樣獲得陸軍准將銜頭。

  1994年4月,李顯揚進入新加坡電信局,隔年5月成為該局總裁。2007年4月,卸下電信局總裁職位,同年10月,走馬上任星獅集團主席,直到2013年2月退出。2009年7月,李顯揚任新加坡民航局主席。2006年,李顯揚曾經對報界聲稱自己對政治沒有興趣,他擔任過不下七八個重要職位,差不多都與金融財務有關。

  李顯揚在1981年結婚,其夫人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經濟系教授林崇椰的女兒林學芬,育有三個兒子。林崇椰是新加坡工資理事會主席,在經濟起飛需要調整工資時期受當局寵信,負責規劃調整工資。林學芬畢業於英國劍橋大學,獲得榮譽學位,回國後擔任政府高等法院律師。林學芬是騰福公司高級董事,這間公司以法律中介身份擔任中國上市公司中國航油的法律顧問。2004年,中國航油主席陳久霖因投資虧損巨資,其生意夥伴淡馬錫控股追問其責,騰福公司負起與淡馬錫的交涉。不久,林學芬宣佈退出騰福公司,並上書證件交易所,指陳久霖在位時資訊不流通,管理沒策略,疏於監督和檢查,因此對事件需要負責。陳久霖先是回國,後來返回新加坡接受法庭指控,併入獄服刑。林學芬後來説陳久霖失敗是由於不瞭解新加坡的投資環境。

  在李光耀的孩子當中,李瑋玲是光彩暗淡的一個。這位畢業於國立大學醫學院的醫生,曾經在婚姻方面遇上不如意的打擊。據稱,李瑋玲的第一位戀人也是一名醫生,是她的同窗,是已故摩綿區國會議員古拉馬三美的侄子,印度裔,父親是一名的士司機。李瑋玲與他來往遭到家庭極力反對,結果是兩下分手,她一氣之下跑去英國倫敦。在倫敦,李瑋玲認識了另一位男友,也是醫生,不過是非洲裔。為了防止夜長夢多,兩人進了教堂,並且離開倫敦前往紐約行醫。然而好景不長,新加坡方面很快派人找到他們,並將李瑋玲帶回來。

  李瑋玲回來後在新加坡中央醫院任職,後來升任國立腦神經醫學院院長。

  也許是不甘寂寞,李瑋玲曾經有一段時間經常在《海峽時報週刊》發表言論,談論婚姻、父母、華人、女性、語文等問題,但是沒有特殊的見解。李瑋玲曾經接受《海峽時報週刊》採訪關於婚姻問題,他對於自己保持單身的解釋是沒有信心演好賢妻良母的角色,因此選擇放棄,以免累人累己。

  2007年2月,李瑋玲批評新加坡科技研究局沒有考慮新加坡資源有限,研究的涉及面太廣,有必要檢討生物醫藥領域的發展策略。她認為該局應該集中研究與亞洲有關的疾病如B型肝炎、頭部受傷等。時任科技研究局主席的楊烈國對此十分不滿,並予以反駁,他認為癌症患者年齡有下降趨勢,值得研究,而B型肝炎在孩童時期已經注射疫苗,至於頭部受傷,除非是有人將頭撞牆壁才會受傷。經此事後,李家唯一的筆桿子的文章就不再見報。楊烈國當年曾經被視為奇才,被外界視為吳作棟派系人物,是一個很有潛質的未來領袖,然而經此事後,也就逐漸淡出,以致寂寂無聞。

  李瑋玲至今還是待字閨中,在中央醫院,偶爾見她一人,身着白袍,手插衣袋,踽踽而行,頗為落寞。好幾年前,曾經有傳言説她患上紅斑狼瘡,受盡痛苦折磨,倘若是真,卻也值得同情。

  此外,李光耀有三個弟弟,一個妹妹,都是蔡認娘所生。二弟李金耀,是一名律師,在李及李律師館工作,2003年11月因病去世。三弟李天耀,原為一住宅區保安主任,後來一躍而成為政府投資公司GIC董事。四弟李祥耀,是一名醫生,被委為新加坡醫藥理事會會長。

責任編輯:常曉宇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