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聯共”的反共者

  編者注:本文系專題文章,李光耀已經於3月23日凌晨3時18分點去世,享年91歲。

  李光耀是個反共者,這點他在自己的著作和公開講話中從不諱言。他坦言,新加坡之所以積極加入美國所倡導的東南亞條約組織等區域軍事聯盟,目的就在於遏制共產主義勢力在東南亞的擴張,而力主與大馬合併,也有借馬來人之手清除新加坡華裔中左翼勢力的明顯考量。為了抵制東南亞的“顛覆滲透”,他曾長期和具有“豐富反共經驗”的台灣蔣氏父子發展軍事合作關係,也曾“直諫”鄧小平,勸説其放棄對南洋的“國際主義支持”。他對越南的態度前後變化迥異,當初的“冷”是抵禦“共產勢力擴張”的需要,後來的“熱”,則有配合美國,在越南推動和平演變的意圖。直到近年,他仍然不改反共本色,並將之作為勸説美國介入東南亞,遊説南洋各國“警惕中國野心”的重要論據之一。

  以“反共需要”為名,新加坡的左翼政治活動家和左翼組織遭到長期壓制。曾是殖民時代新加坡羣眾基礎最廣泛團體之一的社會主義陣線長期處於非法狀態,著名左翼領袖林清祥被逮捕關押和放逐多年,其他左翼領袖(如謝太寶)甚至有被關押近30年之久的。直到1987年,新加坡還曾以“反共產主義顛覆”為由,未經審判便逮捕、關押了16名左翼知識分子,而這起名噪一時的“5·21事件”,16名受害人究竟是“共產主義者”,還是普通的自由知識分子,至今也沒個定論。

  然而這位“反共專家”卻有一段無法磨滅的“聯共史”:上世紀50年代中葉,他的“啤酒精英”團體就曾正式和左翼工會結盟,共同爭取海峽殖民地的自治權。這是因為李光耀發現,傳統的精英社團無法爭取新加坡基層,尤其華裔基層民眾的支持。如今帶有反共色彩的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黨,成立之初卻有濃厚的左翼色彩。1957年李光耀曾和左翼發生衝突,這一衝突隨着當時殖民當局負責人林有福鎮壓“共產主義者”並逮捕林清祥、德萬奈爾而暫告平息。1959年6月3日新加坡自治,兩天後李光耀的人民行動黨組閣,隨即便釋放了2人,直到1961年李光耀和黨內左翼勢力“大決裂”,這段“聯共史”才告一段落。

  對於這段新加坡自治早期政治史,李光耀始終閃爍其辭,“斷代為史”,真實的一面恐怕只能留待後人梳理。但不難看出,他與左翼團體當初的聯合,是出於時勢的需要,他和他的支持者需要左翼的基層人氣和組織體系,而社會主義團體需要借他們這個精英組織的“殼”,以規避馬來亞始終得不到合法地位這一大難題。

  但這畢竟是權宜的政治聯姻,骨子裏反共的李光耀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獨立之初的人民行動黨雖然獲得51個議席中的43個,但基層組織卻是左翼的天下,51個分部中的35個、23個祕書處中的19個控制在左翼手中,議會中右翼比左翼也只多出1席(26:25)。這種“精英搭台,左翼分子唱戲”的局面,李光耀是無法容忍的,寧可選擇和馬來亞合併,也要肅清左翼勢力,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選擇。

  然而,李光耀的“反共”更多出於本位利益考量,而較少意識形態對抗的色彩。他聯馬、聯美,反的只是本土、緊鄰,或在他看來威脅到自己利益的“共”,至於和自己井水不犯河水的“共”則無關痛癢。正因如此,冷戰後期的他並未參加里根-布什的“反鐵幕大合唱”(蘇、東之“共”與自己關係不大),當紅色中國表明其不染指東南亞、不輸出革命姿態後,他也並未參加上世紀90年代初,對中國的國際孤立,甚至公開為之衞護。

  李光耀本人曾為自己這種看似有些功利主義的“不徹底反共”辯解,稱自己並不反對社會主義(畢竟民主社會主義在歐洲仍是正統政治思潮之一),而只是反對“列寧主義的集權模式和組織形式”,並將之作為其長期迫害新加坡左翼政治人物的辯護詞。這固然有一定道理,但事實上他本人被歐美和自由派人士所詬病的,恰是“集權”的一面。從這一點上看,李光耀似乎和自己昔日的盟友、後來的政敵並無太多差異—要説差異,大約不過是他們都喜歡自己集權,憎惡對手集權罷了。

\

歡迎關注、掃描大公網國際頻道微信“世説時局”(公號:shishuoshiju)

  傳遞涉華資訊,共享全球思想!

責任編輯:嚴雪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1111111111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