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家銀行的尾牙能讓駐華大使趨之若鶩?

  文|李理

  前一日的大風將北京夜空佈置成星星點點的畫布,在見證京城商業風雲的“北京坊”一幢中西合璧的建築中,眾多駐華的大使前腳剛離開001尾號的外交車牌座駕,後腳就緊實地款款拾階而上,他們幾乎馬上想尋找和寒暄的都是同一個人。

  這並不是為了給對岸的新總統慶賀,今天酒會的主人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銀行金立群,紛至沓來的賓客是為了慶祝這個國際金融圈後起之秀的周年紀念。後來我十分榮幸地從禮賓工作人員口中得到這樣的數據:在三百名各界名流中,單是大使和高階外交官就來了八十多位。

  駐華外交官細心聽金立群行長講話。李理攝

  如果説內地幾大商業銀行的年終尾牙充滿了程序感,亞投行和金立群行長自身獨特氣質就決定了,為什麼大使和金融圈的頭面人物格外珍惜這張入門請柬。

  和人們平時印象中的銀行家身後總要有些隨扈不一樣的是,金立群絕大多數時候只是自己一個人。德國駐華大使柯慕賢剛進門就和金立群握手, “德國可是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呀”,金立群總是能用最短的話語表達最深厚的意思。

  小提琴手一首接着一首演奏節拍輕快明麗的探戈,幾塊展示開業之年亞投行投資項目的立式招貼也很吸引人,四張圖和不超過200字的英文説明簡潔又明瞭,一位常駐北京的外國記者在一旁讚歎,大意是許多中資銀行公關動輒向財經媒體分發數頁新聞紙的年代,亞投行塑造的對外形象真如一股清流。

  金立群沒有發言稿,他用流利的英文致祝酒詞。在台下的許多人看來,這不是官樣的客套話,而是他的真情流露。

  去年亞投行的成績單被許多人盤點,總共為七個國家共九個能源和基建項目貸出17.3億美元。值得關注的是,這已超過金立群對外透露的年度5億至12億美元的放貸規模,表明亞投行穩健中進取開局。

  亞投行最近批出的項目是為創始成員國阿塞拜疆的跨安納托利亞天然氣管道項目提供6億美元的貸款。 我稍微統計了一下,亞投行首年批出的貸款項目主要集中在能源和基建領域,包括聯通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公路以及孟加拉國電力輸送升級和擴容貸款項目等。

  金立群感謝他的團隊,無論是高管還是普通員工。他幽默開玩笑説,有時候為了讓放貸儘速落地,許多人都加班加點,時常要在半夜看到郵件,“但願你們不是使用了定時發送功能”,言畢惹來一陣大笑。

  作為國際金融機構的後起之秀,金立群謙虛的感謝包括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在內的“老前輩”。最動人的描述當屬他説銀行商業的魅力就是連結,同時這也是亞投行的使命。

  沒有誇誇其談,沒有過度謙虛,金立群望着幾百名外交和金融圈的新老朋友説,我們站在一起讓彼此相識,就是一種連結。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緬甸駐華大使和尚未履新的菲律賓駐華大使代表的影子。他們都極認真的聽金立群的講話。

  其實,從亞投行行長金立群過去一年外訪路線中,可以窺見今年的投資國別方向。金立群在去年下半年陸續到訪緬甸和菲律賓,他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説亞投行正在尋求促進緬甸基礎設施建設,對緬甸經濟發展有信心。至於和中國外交關係轉暖的菲律賓,市場消息指亞投行將會向馬尼拉治洪和高速大巴運輸系統兩個總額逾10億美元的項目提供部分貸款。上述那位菲律賓的駐華外交官告訴我,新任大使年後才會到北京,作為新年東盟主席國,菲律賓十分看重和中國的合作。

  一個明確的信號是,亞投行非常關注跨境基礎設施、綠色基礎設施、可再生能源、清潔交通以及減緩氣候變化等方面的項目,並希望能從私人部門動員更多的資金,減緩政府的壓力,加快基礎設施的發展。

  今年除了中國香港有望履完行程序加入亞投行外,金立群此前還説2017年成員國有望增至80個國家(地區)以上。他的話要到年底才能印證。但至少我在酒會現場已經看到包括祕魯駐華大使在內的許多加入亞投行的意向國代表。

  如此看來,今後亞投行的請柬會越來越珍貴了。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