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美對華政策“對沖”勝於“遏制”

        文/紀碩鳴

  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習奧在美國再次相會,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尤其是近來中美之間分歧較大,美國指責中國南海填島、網路攻擊等,對華有諸多不滿。習近平訪美能否化解分歧擴大共同利益,各方都有期待。

  啟程赴美前,習近平接受美國媒體書面訪問,承認中美存在分歧,但強調雙方應從大局去看待兩國關係,特別指出中美在亞太地區應加強協調和配合,而不應成為雙方的角力場。美國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賴斯當地時間二十一日在華盛頓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髮表演講稱,尋求富有成效的美中關係是美國亞太戰略的關鍵要素。早前賴斯還表示,美中兩國都是世界上有影響的國家,雙方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

  遏華非準確判斷

  既然美中之間有廣泛的利益,那麼美國的對華政策的重點又是什麼呢?過去一般認為,美國海軍力量的六成將佈署在沿太平洋區域靠近中國海域,加之近日又針鋒相對中國南海填島事宜等,事事都表現出遏制中國的強硬對華政策。

  不過這樣的老調最近受到挑戰。金融時報中文網二十一日刊登一篇題為“中國對美國解讀的微妙變化”文章指出,近兩年中國外交政策界和官方媒體頗為盛行美國對華“遏制論”,並嚴辭聲討。最近,中國有智庫提出新觀點:“美國對華政策目標是‘對衝’而非‘遏制’”,這是一種更清醒的判斷。

  金融學上,對衝(hedge)指特意減低另一項投資的風險的投資。它是一種在減低商業風險的同時仍然能在投資中獲利的手法。一般對衝是同時進行兩筆行情相關、方向相反、數量相當、盈虧相抵的交易。用到兩國關係上無非是指美國對華政策有兩手,有軟的一手還有硬的一手;有對峙的一手還有合作的一手。以此對衝風險,達到預期效果。

  過去一直認為,中美關係主軸,“遏制”是美國對華政策的重點。但這樣的指責有些太霸道,太傲氣,與事實不符。在全球化框架下,多元需求及多元發展下,依靠傳統某一大國對世界的維持日益困難,需要有更多大國合作共進。所以遏制、打壓、阻撓中國發展都不是好的選擇。

  事實上,美國是算計極精準的國家,如果遏制中國時會負面影響美國利益,那他絕對不會強硬蠻幹。有一種説法,美國對華政策是軟硬兼施,或者是軟硬兩手,即既對峙又合作。所以,美國對華就是既打又拉,既是對手又能合作,這本身就是在體現了一種對衝政策。

  對衝有利全局

  二○○五年,美國新保守派中較開明的智囊、當時被任命為美國駐伊拉克大使的卡里紮德在他出版的《美國和崛起中的中國:戰略和軍事方面的影響》一書中,首次提出對付中國崛起的“對衝”措施。他的立論基礎是中國崛起後的走向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有可能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一員和美國的朋友,也可能成為美國的敵手。一味執行接觸政策,會使美國在一旦中國挑戰美國地位時毫無準備和措手不及。同時,一味實行遏制政策會把中國過早推到敵對陣營,在經濟上對美國也十分不利。因此,卡里紮德提出美國對華實行“遏制加接觸”政策,就是必須要有一套“對衝”機制,對中國崛起過程中可能出現危害到美國利益的行為預作防範。

  而早年,中國前外長錢其琛形容中美關係,“好也好不到哪裏,壞也壞不到哪裏”,不偏不倚本身就是一種對衝的結果。中美在諸多方面有差異,但中美的互補性及共同利益很強,甚至有某些依賴性。

  二○○八年到二○一三年,中國在美國商品貿易中的比重從百分之三十二點二上升到百分之四十五點四,説明美國對中國的依賴不是減弱而是加強。中美在外交上也有很多共同利益,早前的伊核、眼前的朝核、國際反恐等問題上,中美立場一致,利益相關。

  即使在美國不斷插手南海問題挑起事端同時,並沒有阻擋中美兩國軍事交流日趨頻密的趨勢。美國國防部長官員評價稱,中美兩國的軍事關係,“在過去幾年中保持良好勢頭,雙邊接觸加深,風險防範措施也取得進步。”如在南海衝突時,中國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就率團對美國進行友好訪問,南海衝突反推中美軍事交流。

  這些都證實,美國對中國合作利益為重,一味遏制,有損這些利益。加深對華“對衝”政策取消單一的“遏制”態度,有利兩國發展,有利世界穩定。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