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美國共產黨:對中共看法兩極分化
2014-06-20 09:53:10

 \

美國共產黨標志 

  文/ 張志新

  美國共產黨第三十屆全體會議從6月13日至15日在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舉行,會議發出號召「將人與自然的利益置於利潤之上」。包括越南共產黨等全球多家共產黨和左翼政黨都派代表出席。越南媒體甚至報道,美共支持其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抨擊中國。於是,外界的好奇來了:美共到底是一支什麼力量?

  美共在美國的政治光譜中屬於左翼政黨,因而在意識形態和政策主張上與自由派有着「自然的接近」,甚至是民主黨「天然的同盟」。雖然在美國不能算是主流政黨,它卻仍在促進和維護美國的民主與民權、反對收入差距和貧富不均,以及反對戰爭、維護和平方面發揮着獨特的影響力。

  概括起來,美國共產黨的活動主要包括三大部分:

  其一是政治上確保美國「更民主」。美共副主席賈維斯•泰納曾表示:「我們共產黨在美國不是執政黨,我們甚至在國會沒有一名議員。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讓這個國家在經濟和政治上更加民主。」

  美共具體的主張有維護勞工權益,支持工人為爭取權利而進行的罷工;反對種族和宗教歧視,主張維護黑人與少數族裔的權利;反對性別歧視,主張男女平等和同工同酬。美共認為共和黨是保守的右翼政黨,其中包括極右的種族主義者和反勞工階層的勢力,因此在冷戰後的數次總統選舉中都積極站在民主黨一邊,防止共和黨入主白宮。

  其二是經濟上確保美國「更平等」。2004年1月,時任美共總書記的韋伯曾發表訪談,提出當前要克服的最大的不平等是「分配不平等」。他認為,當許多人流離失所、饑餓、沒有醫療保障時,許多大企業卻在攫取巨額利潤,這種分配不均急需改變。美共是近年來美國興起的反對少數人占有國家財富的「占領華爾街」等「占領運動」和「停止國家機器運動」的有生力量,也是奧巴馬政府強化對華爾街的監管政策,以及將最低時薪提高到10.10美元政策的積極讚同者。

  其三是在軍事和外交上反對美國對外用兵。美共在上世紀60年代就曾積極加入反對越南戰爭的行列,其後一直保持反對美國在海外用兵的立場。2003年,美共曾反對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在每年首都華盛頓特區國家大草坪舉行的反戰遊行中,美共都是其中最為積極的參與者。利比亞衝突爆發後,美共公開表示反對空襲利比亞,要求北約停止軍事幹預,衝突雙方立即停火,尋求和談解決問題。此外,2013年在「聯合國五常加德國」(P5+1)與伊朗就伊核問題舉行的磋商取得進展之際,美國國內有保守派議員要求國會通過強化制裁伊朗的議案,對此奧巴馬政府予以明確的反對,而美共在此問題上與民主黨政府立場完全一致。他們認為額外的制裁措施可能導致外交協商的失敗,不利於伊核問題的最終解決。

  對普通美國人而言,共產黨乃至共產主義都與極端主義和冷戰時期的斯大林主義相聯係,所以,他們對冠以共產黨這樣名稱的政黨必然懷有「疑慮」。在二戰前後出生的美國人,多數對當時瘋狂反共和搜捕所謂「親共分子」的麥卡錫主義印象深刻,理性的知識分子會認為那是美國政治史上「悲慘的一幕」。其後的「嬰兒潮」一代,甚至於出生於「新千年」的美國人對於共產黨只有模糊的印象,但是由於資本主義社會價值觀的教育,以及媒體對社會主義的偏見和扭曲解讀,所以民眾對共產黨乃至共產主義的偏見依然很深。因而美國共產黨的黨員十分有限。有報道說只有幾千人。

  當然,美國社會也存在着部分對現有的兩黨政治厭惡至極的民眾,會期望能夠切實代表他們利益的政黨出現,所以共產黨也會成為他們的一個選項。此外,沒有冷戰記憶的年輕人,有些人也會認為加入共產黨是件「很酷」或者「很時髦」的事情。

  美共對於中共乃至中國有着非常複雜的看法。這是因為一方面,美國共產黨實際上成立早於中國共產黨,前者成立於1919年,而後者則是1921年,然而後者卻早已成為執政黨,並引領着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發展的方向。對他們來說,中共的成就使它們確信社會主義革命不但有可能而且前途光明。

  正如包括泰納在內的美共領導人所言:「當我看到中國發生的一切,我想社會主義在這裏完全有機會執政。」以韋伯為代表的美共領導人也主張在經濟政策方面要從中國取經。他表示,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政府應當在經濟生活中起核心作用,因此要向中國學習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另一方面,多年來美共內部路線鬥爭持續不斷,因此部分成員對中國以及越南所采取的改革開放、開放革新道路有着不同的看法,認為這兩國在搞資本主義。對此,有美共領導人表示,俄羅斯放棄了社會主義向資本主義轉型,過程中吃盡了苦頭,反觀中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事實證明「中國選擇的道路是正確的」。(作者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政治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