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檔案館首次公開“731部隊”3607人實名名簿

  大公網4月16日訊 據日本共同社4月15日消息,日本滋賀醫科大學名譽教授西山勝夫日前在記者會上透露,國立公文書館(相當於國家檔案館)公開了記載被認為戰時在中國反覆進行人體實驗的原日軍“731部隊”隊員等3607人實名的名簿。

圖片/共同社

  西山稱:“幾乎所有隊員的實名被披露尚屬首次。為了對研究發揮作用,今後將公佈在網頁上。”

  此次公開的是以731部隊為中心的“關東軍防疫給水部”的“留守名簿”。該名簿製成于1945年1月1日,記載52名軍醫、49名技師、38名女護士、1117名衞生兵等實名、級別和聯繫方式。

  2015年起請求公開,最初幾乎全部被塗黑,但經過交涉今年1月除部分聯繫方式外名簿的幾乎全部內容得到公開。

  西山等人的團隊稱,部隊軍醫將校的學位論文“有可能基於人體實驗”,以此為由正在開展要求京都大學對學位授予的合理性進行驗證的簽名活動,近期將向大學方面提出。

  以731部隊所犯罪行,本是逃不脱戰後東京審判的,但壞人為什麼沒有受到懲罰?

  對此,觀察者網專欄作者潘前芝曾表示,東京審判時,蘇聯根據伯力審判獲得資訊,揭露了731部隊的許多犯罪事實,包括在中國用霍亂病毒蓄意傳染超過10萬人等行徑,並説哈爾濱的731部隊營地是“奧斯維辛之前的奧斯維辛”,但口説無憑,由於缺乏證據材料,加上美國人的含糊抵賴和有意規避,説這是蘇聯的一貫宣傳,最終不了了之。

  實際上,從1947年起,對所有細菌戰部隊的情報就開始集中在參謀二部統一管轄之下。此後,不論是東京審判國際檢察局,還是與國際檢察局完全平行的GHQ法務部調查科,凡是要調查了解細菌戰的檔案資料,都必須經過參謀二部。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731部隊進行細菌戰的罪行沒能成為東京審判的對象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於是,在戰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731部隊連同他的成員似乎銷聲匿跡,湮沒在歷史的塵埃中。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