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強阻博通買高通 科技史上最大收購案泡湯

  圖:去年11月2日,博通CEO陳福陽(前左二)在白宮見特朗普時,宣布了準備把總部從新加坡遷回美國/法新社

  【大公報訊】綜合路透社、彭博社、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12日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新加坡半導體巨頭博通(Broadcom)對美國芯片製造商高通(Qualcomm)的收購案。該交易總額達1170億美元(約9126億港元),是科技史上最大併購案。分析稱,此舉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對中美在先進技術領域競爭的擔憂日益加深,擔心美國失去5G市場的領先位置。

  特朗普的決定,是根據負責審查海外交易的外國在美投資委員會(CFIUS)的建議作出的。特朗普在總統令稱,有“可靠的證據”證明,博通一旦掌控高通,“其行動有可能損害到美國的國家安全”。

  CFIUS認為,儘管博通是一家新加坡公司,但博通對高通的併購,可能對中美兩國在廣泛科技領域的競爭產生影響。該委員會稱,考慮到博通是一家以大力削減成本著稱的巨頭,擔心併購後博通將削減高通研發經費,從而削弱美國在5G領域的競爭優勢。

  這是特朗普上任以來,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而叫停的第二宗交易。高通以年收入計是全球第四大芯片製造商,也是美國政府的一個主要通訊技術供應商,在5G專利領域處於領先地位。

  華為再次“躺槍”

  博通原為美國公司,2016年被新加坡安華高科技公司收購後,總部遷至新加坡。去年11月,博通對高通發起收購,出價為1170億美元,一旦達成將締造科技行業史上規模最大的併購交易。高通起初拒絕,但今年2月底接受收購邀請,雙方尚未達成協定。

  3月5日,CFIUS突然介入調查,理由是高通在美國發展5G技術中扮演重要角色,還下令高通推遲即將召開的股東大會。分析人士表示,CFIUS提出這一要求極其不同尋常,通常來説,CFIUS不會在收購完成前就阻止交易,這是史上第一次。

  白宮在聲明説,關注博通與第三方外國實體的聯繫。CFIUS此前表示,擔心高通的關鍵技術外流到中國。美國財政部官員上週在一封審查交易的信函中寫道,華為和其他中國電信公司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已是眾所周知,“5G技術轉而由中國主導,將會對美國的安全產生嚴重的不利後果”,“中國很可能會激烈競爭,填補高通因被收購而留下的任何空白。”

  也就是説,美國政府擔心,若合併導致少了一家強有力的美國競爭對手(即高通),華為的實力可能因此進一步增強,進而損害美國無線行業的利益。

  博通遷冊回美 無助打消憂慮

  5G已成為中美在科技領域博弈的戰場。特朗普政府非常重視5G技術發展,上月更宣布由國家出資興建5G網絡。

  一位知悉CFIUS想法的消息人士稱,美國軍方擔心,如果博通收購高通,那麼不出10年,屆時美國電信運營商將別無選擇,只能採購華為的設備。高通因此成為了美國政府眼中非常寶貴的資產。分析指,在一宗大型合併案尚未商妥時美國總統就採取封殺行動,這是史無前例的。它有可能會使白宮變成企業併購交易中的一個關鍵玩家,同時會讓國家安全在收購中扮演核心角色。

  博通回應稱,正在對總統令進行評估。該公司在聲明中説,他們完全不認為自己收購高通的交易有任何國家安全風險。博通此前表示,如果交易達成,將投資高通的5G技術。此前,為規避CFIUS的審查,博通已宣布準備把總部遷到美國,搬遷工作預計4月3日前完成。不過,特朗普的總統令,實際上已經終結了博通的收購希望。

  CFIUS變終極殺手鐗 中企赴美審查趨嚴

  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這次審查高通交易的祕密小組,是美國政府下屬的外國在美投資委員會(CFIUS)。該委員會由財政部牽頭,由國務院、國防部、司法部、商務部、能源部和國土安全部多個機構的代表組成,它有權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外國公司收購美國公司,在抵制外國投資方面發揮着核心作用,被視為“終極監管火箭炮”。

  CFIUS在1975年由時任美國總統福特設立,主要研究外國投資對美影響。上世紀80年代,日本電子巨頭富士計劃收購美國半導體公司仙童(Fairchild),由於當時日本企業處於電子業前沿,這一交易引起里根政府的擔憂,順勢對CFIUS擴權。面對日本投資的湧入,美國國會在1988年通過了修正案,賦予了總統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外國投資的權力。

  一般來説,CFIUS有30天審查期,如無結論,還會另外有45天的調查期,然後評估應否通過交易案,極少數案件會再呈報給總統複議。通常,若CFIUS傾向不通過的話,企業多半就會主動撤銷交易。

  各界認為,美國的CFIUS比歐盟的外資監管機制擁有更大的裁決權。2016年,中資曾想收購德國半導體公司愛思強,愛思強擁有美國資產,又是北約的關鍵技術供應商,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就根據CFIUS建議取消交易,德國政府只得遵從。

  隨着越來越多中國企業赴海外投資,中國成為CFIUS主要審核的對象。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來,CFIUS扼殺了幾宗與中國相關的收購交易,包括阻止半導體公司萊迪思和螞蟻金服收購速匯金。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去年11月提出一項新法案,要求擴大CFIUS的權限,將賦予CFIUS評估特定類型的合資企業、少數股權投資和近軍事基地房地產交易的權力。新法案還將擴大可能要接受審查的“關鍵技術”的定義,當中包括了美國對中國等國保持技術優勢至關重要的“新興技術”,亦新增“特別關注國家”,重點監控來自個別國家的併購。部分公司抗議CFIUS的擬定改革,稱擴權可能會被濫用,並且對新興技術的新定義尚不明確。

  摩根大通併購全球聯席主管克里斯特納説,CFIUS已成為特朗普政府實行保護主義的“頭號武器”,變成“終極監管火箭炮”。

  科技競爭重塑中美博弈 華府緊盯華為

  綜合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報道:隨着中國和美國留意保護自己的國家安全需求和經濟利益,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鬥爭,也越來越多地集中到了科技領域。

  在國家安全與經濟實力緊密相連的時代,圍繞科技的鬥爭正在重新定義交戰規則。中國啟動了一項雄心勃勃“中國製造2025”計劃,以期在移動技術、超級計算機和人工智能等尖端產業佔據主導地位。此舉引起了華盛頓的警惕。

  5G是新一代移動網絡技術,即將在全球鋪開。美國官員及一些西方電信公司擔心,如果中國趕在美國之前大範圍鋪開5G網絡,那麼可能會在無人駕駛汽車等依賴5G網絡速度和性能的技術方面取得領先。

  部分美國政府決策者和行業高管顯示出更深層的擔憂,認為在華為等中國電信巨頭幫助下,中國可能取代硅谷成為全球創新中心,將頂尖工程師吸引到中國公司。另外一個擔憂是,這些官員認為,如果華為擴大其在電信設備行業的領先優勢,美國無線運營商未來可能別無選擇,而只能使用華為設備。過去三個月,華為成為了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在電信行業一連串不同尋常的干預行動的對象。

  “這是一個新例子。”地緣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全球科技政策事務負責人特寥洛説,“它意味着,5G、人工智能、生物技術和自動化等技術現在被認為是更為敏感的技術,屬於需要保護的國家創新基礎。”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