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富豪民眾齊發力 英國內上演反脱歐“大合唱”

   圖:“脱歐不是既成事實”運動成員在倫敦外國記者協會上陳述反脱歐觀點/網上圖片

  大公報訊 (駐倫敦記者 李 威)根據歐盟2月28日最新公佈的英國脱歐協議草案,歐盟將在2020年年底與英國正式分手。英國脱歐在外界眼中似乎已毫無懸念,但英國人對此卻有另一番見解,今年以來反對脱歐的聲音突然高漲,阻止脱歐的組織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前首相、億萬富翁、新政黨領袖等紛紛加入反脱歐“大合唱”,出錢、出力希望將脱歐徹底推翻。

  自2016年英國公投決定脱歐後,反脱歐聲音就一直沒有停止,從當初52%支持脱歐和48%支持留歐的公投結果來看,畢竟有接近一半的民眾是反對脱歐的。這些聲音不僅來自政府內部,也來自政商學等各界,雖然當局多次強調脱歐“沒有回頭路”,但這股反脱歐的力量始終沒有放棄努力。

  邁入2018年,反脱歐的聲量突然放大,以阻止脱歐為出發點的各類組織紛紛出現。倫敦外國記者協會2月舉辦了兩場有關活動,吸引了來自各國的大批媒體到場。

  鼓勵青年成主力軍

  首先登場的是2月9日主題為“脱歐不是既成事實”(Brexit is not a done deal)運動發佈會,該運動由前英國運輸大臣、上議院議員艾德思勛爵領頭髮起,夥伴包括“我們的未來、我們的選擇”青年組織創辦人奧盧沃萊等。

  艾德思表示,脱歐是個錯誤決定,而“硬脱歐”更是一場災難,英國人成了激進脱歐勢力的“人質”,此局面必須改變。他稱將聯合各大在野黨,在議會提出舉辦二次公投議案,並對投票通過充滿信心。

  奧盧沃萊則認為,脱歐關係到青年人的未來,公投時近八成青年人反對脱歐。從脱歐亂局來看,如今與兩年前情況已大相逕庭,很多民眾感到後悔,因此將動員所有人,特別是青年人以實際行動反對脱歐。

  接下來是2月19日新成立的“Renew”(復興或重建之意)政黨啟動儀式,並宣布發起一場旨在推翻脱歐的“傾聽英國人聲音”全國性運動。該黨受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啟發,專門吸引對主流政黨感到失望的中間選民,尤其是那些對脱歐公投結果感到不滿的民眾。

  該黨創辦人克拉克表示,組黨的是在去年臨時大選中發起過“重新思考脱歐、重新建設英國”運動的一批獨立人士,要為英國人提供一個全新的視野,接下來目標就是爭取議會議席。

  與此同時,一個名為“對英國最好”(Best for Britain)的反脱歐組織,因為被媒體曝光收受金融大鱷、億萬富翁索羅斯的40萬英鎊資助而名聲大噪,該組織由前外交官麥禮文勛爵擔任主席,事件也牽扯出反脱歐背後的富豪身影。

  自英國公投脱歐後,索羅斯從不掩飾自己反脱歐的立場。遭抨擊後,他表示將向反脱歐組織提供更多捐款。另一個億萬富翁、維珍集團創辦人布蘭森也加入聲援索羅斯的隊伍,要求議會推翻脱歐公投結果,據媒體早前披露,他亦曾祕密資助一項反脱歐運動。

  一些政治人物也加入反脱歐“大合唱”,當中前首相貝理雅最為高調,他去年以來便多次痛斥脱歐之害,認為不僅會令英國失去政治影響力,也會損害經濟發展,應重新評估脱歐。上個月初他更大聲疾呼,英國選民若要逆轉脱歐決定,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據悉,貝理雅計劃與歐盟主要領導人通話,呼籲歐盟幫助英國停止脱歐進程。

  能否走“回頭路” 各方意見不一

  對於這一輪洶湧而來的反脱歐攻勢能否奏效,各方有不同的看法。智庫組織“新世代學”的主席馬夸特認為,執政保守黨在議會席位不過半,只要所有在野黨團結起來,推翻脱歐是完全可能的。曾準確預測了去年大選結果的萬神殿宏觀經濟學研究顧問公司的分析師圖姆斯也認為,英國與歐盟最終脱歐協議如果無法在議會中獲得足夠票數通過,當局就不得不發起第二次公投,有四分之一的機率最終無法實現脱歐。

  但投票專家柯蒂斯認為推翻脱歐並不現實,他引述最新民調顯示,支持與反對脱歐的比率沒有出現一個戲劇性的變化,沒有明顯的證據表明支持第二次公投的重大轉變。

  英歐分歧加劇 或須二次公投

  歐盟2月28日公佈了一份長達118頁的強硬脱歐協議草案,英國與歐盟分歧再度加劇。分析人士指,這份協議在英國人眼中,不僅有如將北愛爾蘭分裂出去,還讓英國在脱歐後仍受歐盟管制,與“喪權辱國”的條約無異;除非草案被大幅修改,否則被英國接受的可能性為零。而這不僅意味着脱歐協議如期達成的希望變得渺茫,也讓脱歐無法實現,二次公投現出曙光。

  當天,前英國首相馬卓安針對脱歐發聲,稱議會可發起二次公投。這位一向低調的保守黨元老極少評論政治事務,唯獨對於脱歐多次發表意見,去年曾公開批評“脱歐是一個歷史性錯誤”。他當天的演講受到輿論廣泛關注,英國廣播公司等進行現場直播。

  馬卓安稱,脱歐是他人生中遇到最分裂的政治事務,脱歐派在公投中的承諾看來將無一兑現,而脱歐也會把英國帶向衰落。他説,脱歐將影響幾代人,許多選民開始意識到被誤導,在未來幾年也有一些支持脱歐的老年選民離世,因此人民有權利重新做出選擇。他強調,英國政府已同意議會就脱歐談判最終協議有決定權,這包括:議員可以接受或拒絕協議,也可以讓他們重回談判桌加以修改,更可以再次舉辦公投。這些“選擇權”在議會必須要保持開放。

  馬卓安的演講迅速得到自由民主黨前副首相剋萊格的呼應,他3月1日受訪時強調,脱歐是英國自二戰以來面臨的最大困境,目前仍有可能被推翻。

  克萊格稱,這些可能性基於三點理由:一是脱歐派自相矛盾,例如他們主張脱歐後能拿回邊境的控制權,但事實並非如此,北愛爾蘭是否設置硬邊境如今成為棘手問題;二是議員們開始發聲,由於英國實行民選代議制民主,公投決定脱歐後很少有議員提出反對,如今面對越來越多選民對脱歐疑惑和不滿,議員漸漸發聲表示反對;三是年輕人反對脱歐,民調顯示七成以上年輕人反對脱歐,而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會強加給年輕人一個他們不想要的未來。

  克萊格批評,脱歐是用19世紀的政治概念來解決21世紀的政治問題,當初舉辦脱歐公投就是一個錯誤。國家領導人不能被民意支配,而應引導民意,現任首相文翠珊不是一個有遠見的領導者,她無法給出脱歐的答案。

  對於如何推翻脱歐,克萊格呼籲反脱歐的民眾團結一致,在各自選區裏不斷向議員們施加壓力,並呼籲議員放棄黨派利益,承擔起道德和法律責任,尋求二次公投,同時又呼籲歐盟的友好國家,能夠給英國時間,讓推翻脱歐成為可能。

  沮喪不滿恐慌 百姓自謀出路

  目前距離英國脱歐尚有一年,但對英國脱歐談判感到沮喪不滿或對未來感到恐慌的英國百姓及居英歐盟公民,開始為自己未來即將變動的生活作出打算。

  更改國籍  2005年開始就和波蘭籍妻子住在華沙的44歲英國人哈沃德正申請入籍波蘭,並打消了回國的念頭。他説:“英國脱歐讓我非常失望,我覺得它已不是我以前認為的那個國家了。”

  遷移生意  來自北愛爾蘭的林奇在福伊爾湖養蠔。如果英國脱歐後要徵收關税,他將必須越過“看不見的邊界”,把生意遷移至下游兩公里外的愛爾蘭。林奇今年所養殖的蠔主要出口至法國,但要等到英國脱歐後才能有收成;脱歐前景不明,讓林奇十分為難。

  開拓新市場  倫敦Share證券行的44歲行政總裁斯通,希望英國與正在發展的市場中國和印度簽署貿易協議。自從英國決定脱歐以來,他全以英鎊運作的業務一直平穩,但他説:“我們制訂了新協議,並迅速作出反應以保證業務前景明朗。我對我們做到這一步感到非常高興,但那也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不知所措  外派到馬德里工作的英國人戴維斯説:“和我一樣年紀的人都正在安頓下來,為他們的生活作長遠打算。但我無法對2019年3月以後作任何規劃,因為完全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

  北愛邊境難題未解 蘇威立法維權

  據法新社、路透社報道:歐盟3月7日公佈了一份英國脱歐後的自由貿易協定方針草案,警告英國脱歐後將無法再享有與歐盟的全面自由貿易,這使得雙方在脱歐談判中的分歧再次擴大。在此前的脱歐談判中,英國北愛爾蘭邊境問題懸而未決,另一邊廂,蘇格蘭與威爾士因不滿英政府的脱歐安排,計劃在各自地方議會提交議案,以捍衞自治權。

  2月26日,內閣辦公廳大臣利丁頓説,英國脱歐後,蘇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三地自治政府將享有歐盟“返還”的絕大部分已下放權力,但在事關國家利益、國民安全、國內市場整體性的事務領域,英政府將保留立法控制權。

  此舉引發蘇格蘭和威爾士強烈不滿。蘇格蘭政府和威爾士政府2月27日表示,將向各自議會提交“延續性議案”,為維護自治權作準備。

  英國議會在屬於分權事務的領域立法時,必須先徵得地方議會同意,包括教育、醫療、農業和漁業。英國為歐盟成員時,這三個地方政府的農業、漁業政策受歐盟監管。

  分析人士指,三個地方議會對脱歐相關法案沒有否決權;目前難以判斷“延續性議案”能發揮何種法律效用;但不顧地方意願可能使中央和地方政府關係更趨緊張,使已經艱難的脱歐進程更添風險。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