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專家談中美貿易摩擦:特朗普施壓實為政治交代

  圖:華爾街投行Evercore中國研究專家唐納德.斯特拉斯海姆(Donald Straszheim)

  大公報2月12日訊 (駐紐約記者 黃曉敏)美國SUPCHINA新聞網日前在紐約舉行“下一個中國:中國如何重新塑造世界”討論會,三名長期研究中國經濟的“中國通”發表了各自對中國經濟和中美貿易爭端的看法。總體來説,各專家對中美貿易關係及經濟發展持樂觀態度,認為需解決美中貿易逆差等問題,但市場貿易戰不足以嚴重打擊兩國關係。

  現任銘基亞洲投資策略師的安迪.羅思曼(Andy Rothman),曾在美國駐華大使館擔任宏觀經濟與國內政策辦公室主任,他對中國經濟整體情況持樂觀態度。他表示,近年來,中國經濟改革成效明顯,消費主導型經濟正在形成。政府給經濟鬆綁,重視製造業的產業升級和改造,中小企業充滿活力,市場對經濟發展前景也充滿樂觀。

  羅思曼認為,如果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美國農產品的生產和出口首當其衝。美國中西部州份是對華農業出口大州,也是共和黨的票倉和總統特朗普支持者的大本營,特朗普必須考慮到美國農民的利益及其家族在華的商業利益。因此,羅思曼認為市場貿易戰不足以嚴重打擊中美兩國關係。

  花旗集團北美宏觀經濟分析師彼得森(Dana Peterson)與羅思曼有類似看法。她表示,特朗普近年來對華言論都很粗暴,大選時還指責中國操縱匯率,上任後將中俄列為主要對手。但實際在對華交往中,他的言行温和很多,最終也並未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

  重税非減赤有效辦法

  曾任摩根史丹利亞洲區主席、現為耶魯大學中國經濟教授的史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在會上表示,中國正成為美國重要的出口市場,也是美國出口增長的主要貢獻方,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越來越緊密;但中國也一直是美國貿易逆差最大的國家,這個問題一直困擾着中美兩國關係。他認為,中美經貿關係非常重要,實現對華貿易平衡,減少對華貿易赤字,是美國兩黨的共識,也是特朗普總統最關心的重要議題。

  羅奇表示,事實已經證明,對中國進口產品徵重税並不是解決貿易赤字的有效辦法。前幾任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任上都採取過此種措施,但成效不佳,不僅沒有挽救美國產業、增加就業機會,反而增加了美國消費者的負擔。

  此外,針對特朗普沒有在國情諮文中渲染貿易赤字問題,華爾街財經智庫曼哈頓研究所的專家裏德爾(Brian Riedl)表示讚賞。裏德爾表示,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的反貿易議程大多是空談多於行動,因為貿易仍然是國家繁榮的主要引擎。

  對華貿易戰無贏家

  華爾街知名投行Evercore的中國研究專家唐納德.斯特拉斯海姆(Donald Straszheim)則認為,特朗普上任以來很多做法都違背傳統,因此無法預判其下一步要做什麼。但顯而易見的是,對華貿易戰是“雙輸”,這幾乎是一個共識。

  紐約金融顧問公司KBW副行政總裁坎農(Frederick Cannon)日前受訪時表示,中美之間最好不要有貿易戰,因為金融市場最希望看到市場穩定。他認為,貿易戰肯定對中美兩國的經濟發展都會造成負面影響,但相比較而言,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影響不大,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在於防止硬着陸,中國只要控制好債務危機就可以避免硬着陸。從美國角度來看,市場更擔心的是北美自貿協定(NAFTA),談判已經六輪,但進展緩慢。

  中美經濟關聯性越來越強,如果特朗普發起貿易戰,將會衝擊全球需求。美國前助理貿易代表(中國事務)克萊爾.裏德表示,“我不認為這是一種世界末日的對峙類型,因為某種程度的動盪後,中國在經濟方面有足夠的實用主義,這將使雙方的立場發生變化。”

  美貿易逆差創九年紀錄

  據新華社消息:美國商務部2月6日公佈的最新統計顯示,2017年美國貿易逆差創下9年來最高紀錄,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旨在縮小貿易逆差的“美國優先”政策徹底失效。

  統計顯示,2017年美國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較前一年飆升12.1%,達5660億美元,創下2008年以來新高;其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為2.9%,也高於2016年的2.7%。

  數據還顯示,去年美中貿易逆差增加了8.1%,為3752億美元,但增幅低於美國整體貿易逆差增幅。

  造成去年美國貿易逆差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是美國經濟走強導致進口增速高於出口。去年全年,美國出口額增長5.5%,達2.33萬億美元;進口額增長6.7%,達創紀錄的2.9萬億美元。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一方面通過減税等刺激措施推動美國經濟更快增長,另一方面則推行“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試圖削減美國貿易赤字。但最新貿易數據凸顯,這兩大目標之間本就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

  這是因為,美國經濟更快增長,有賴於佔經濟比重約七成的消費增加,而消費增加必然導致進口增加。在國民經濟核算中,進口被視為是經濟增長的拖累因素,進口增速越快,整體經濟增速越低。

  特貿易施壓 實為政治交代

  分析人士認為,中美之間無論是在鋼鐵、鋁材還是知識產權方面產生的異議,都不是新問題。華爾街知名投行Evercore的中國研究專家Donald Straszheim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做事總是雷聲大雨點小,選擇在這個時機對中國打貿易戰,只是一種對選民的政治交代,他需要兑現對選民的承諾,對華貿易戰的形式大於實質意義。

  美國需要做的就是要調整產業結構。如果減税起到效果,美國就業和工資雙增長,那在貿易戰方面,特朗普就不會較真。特朗普在大選時曾揚言,要對中國產品徵收45%關税以及要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名單,最終也未實施。因此,不必太當真。

  特朗普去年用朝鮮問題來掩飾貿易赤字問題,今年又用就業和工資雙增長當擋箭牌。特朗普現在打貿易戰,是因為二月份將公佈美國方面的海關統計數字,儘管美國出口到中國的貨物增加了,但據中方統計數據,中美貿易赤字將超過二○一五年的三千六百七十億美元。

  另外,雖然美國企業總抱怨在華營商條件變差,但美企也有在中國發展很好的例子,例如,波音、通用汽車在華銷量超過在美國,美國農民一半的大豆銷往中國,中國是美國農業最大的出口市場,自從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美國對華出口增長了五倍。

  中期選舉有壓力 暫不退北美自貿協定

  【大公報訊】有分析認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對美國的政治意義大大超過經濟意義,其對美國的影響也大大超過中美貿易關係。如果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那北美的地緣政治環境將會發生根本的改變,可能會給美國的安全和穩定帶來影響。

  美銀美林研究員Carlos Capistran認為,剛剛結束的北美自由貿易第六輪談判取得了一定成效,雖然在重要議題上三方意見還有很大差距,但美國退出的可能性大大縮小。

  特朗普此前也表示,他傾向於雙邊協議而非多邊協議,因此,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現在談到第六輪,很有可能談崩,也很有可能達成一個新的對美國更有利的協議。2016年大選時,大家都對特朗普上台感到擔憂,但一年以來,他表現良好,美國經濟表現很好。

  經濟專家認為,雖然特朗普顯得很激進,但由於中期選舉的壓力,特朗普不太可能退出北美自貿協定。在貿易協議中,小國總會從中得到實質性的經濟利益,大國更多得到的是政治利益。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