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美朝關係怎麼走?專家:不能過於樂觀

  圖:韓朝政府代表9日在板門店會談上握手/法新社

  大公網1月12日訊(記者 唐川閣)美國總統特朗普繼10日之後,于當地時間11日又致電韓國總統文在寅,再次強調了美朝對話的可能性。儘管特朗普展現出了更為積極的姿態,但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美國外交研究室主任楊文靜對大公網表示,2018年的美朝關係不會太過樂觀。

  據韓國青瓦台11日發佈的公告顯示,特朗普在通話中向文在寅表示,在恰當的時間和條件下,如果朝鮮願意,美國將敞開會談的大門。他還承諾,美國在朝韓對話期間不會採取軍事行動。然而楊文靜認為,“對話的開始並不意味着美國接受了‘雙暫停’,雖然推遲了美韓軍演,但4月份可能還要展開。如果這樣的話,朝鮮半島局勢又會回到過去的循環中。”

  美朝實現對話的可能性有多大?

美國總統特朗普(法新社資料圖片)

  “從大的判斷上來看,不能過於樂觀”,楊文靜認為,雖然9日的板門店會談順利結束,南北關係緩和,但美朝開展實質性對話的可能性很小。她認為,目前朝鮮半島的局勢是一個短暫的緩和,“從美朝關係結構性的歷史遺產問題、結構性的矛盾問題來看,目前為止雙方的表態只是淺層的,還未涉及到關鍵問題。”

  特朗普多次對外表示,美國願意與朝鮮進行“有條件”對話。雖然特朗普宣稱美國“百分百支持”南北緩和,呼籲美朝對話,但美國對朝施壓政策未曾改變,對“有條件”談判也毫不讓步。“美國真正想解決的是朝鮮‘棄核’問題”,楊文靜指出,“雖然美國樂見南北會談,但也強調不會用這個來換取‘雙暫停’。美國的基本立場不會變,在這種情況下,只能看朝鮮立場是否會變化。”

  楊文靜強調,“2018年美朝對話不會那麼快,前提是朝鮮的態度。”此前朝鮮屢次進行核試驗,美朝領導人互相進行語言威懾,以及美韓薩德反導系統的啟動等將朝鮮半島局勢緊張化,在美韓堅決不接受“雙暫停”的明確表態之下,楊文靜指出,“朝鮮的要價很清楚,向美國傳遞的信號一直是要美國承認自己的核武地位,以達到戰略平等關係,在這個基礎上可以建交。而這點,美國不會接受,美國堅持朝鮮棄核,或者凍核。”她補充説,“雙方要價差距太遠,如果朝鮮在各方壓力下實現凍核,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美國是可以談的,但到目前為止,朝鮮都沒有這方面的表態,而到現在為止美韓都堅決拒絕‘雙暫停’。”

  楊文靜指出,美朝要想實現實質性意義上的對話,“至少先要度過一段有意義的平靜期,在這個期間,朝鮮不再挑釁、不再製造任何麻煩,在這種情況下,美朝或許可以開始試探性的對話。”但她同時指出,“這種對話不可能一步到位,而且必須在朝鮮遭受強大壓力之下才有可能發生,比如國際社會對其進行調停、勸説,使用外交技巧等等,看朝鮮能否回到這個軌道上來,這樣才能有實質性意義上的對話,否則的話,我覺得比較難。”

  板門店會談並未涉及到半島局勢實質性問題?

  1月3日,在朝鮮半島中部的板門店,韓方工作人員通過朝韓聯絡熱線與朝方聯繫。新華社發 韓國統一部提供 圖片來源:新華網

  時隔兩年多,韓朝通過板門店會談重啟對話模式,以朝鮮派團參加平昌冬奧會、韓朝重啟軍事熱線等成果順利結束會談,此舉被外界認為是半島局勢緩和的信號之一,然而楊文靜認為,板門店會談並未涉及到實質性問題,“板門店會談有很大的象徵性意義,好處在於緩解了去年特朗普上台以來,美朝之間箭在弦上的局勢,讓大家緊繃的神經得到緩解。”

  在南北關係方面,此次朝鮮態度軟化具有兩種可能性,楊文靜認為,一是迫於制裁壓力,二是試圖離間美韓。“金正恩在新年講話中釋放了改善南北關係的信號,這可能是朝鮮內部經濟受到了制裁壓力,為了鞏固政權的求解信號”,她表示,“金正恩自稱完成了核武大業,朝鮮可以通過示好,利用這個喘息期,緩解國內的經濟壓力。”

  然而,有分析指出,朝鮮具有自我維持政權的能力,朝鮮通過放開市場等經濟措施使得國力得到提到,因此不排除第二種可能性,楊文靜指出,“文在寅政府屬於偏左派,是盧武鉉‘陽光政策’的繼承人,相對於朴槿惠政府而言,現在的韓國政府對於推進朝鮮半島統一有積極作用。”她補充説,“金正恩或許意識到文在寅與朴槿惠不一樣,想要通過南北關係改善來分裂美韓同盟。”

  “我覺得這是朝鮮最想做的,如果能夠既分裂美韓同盟,又緩解自己的經濟處境,所以對朝鮮來説,示好沒什麼不利的。”楊文靜稱。

  2018年是否能重啟六方會談機制?

  2005年2月,朝鮮外務省宣布無限期中止參加朝核問題六方談判。對此,楊文靜認為,“2005年聲明六方會談之後,一直沒有恢復的跡象。”她指出,美國的制裁雖已下達,但需要實現週期,而韓朝關係緩和,也並不代表實質性改變,“文在寅立場很明確,目前只是派遣體育代表團、開放軍事熱線,還未涉及到經濟援助這方面。”

  美朝關係的“破局”或許不會發生在2018年,楊文靜指出,目前打破僵局只有兩種形式,一是美朝發動戰爭,二是美朝實現實質性的和平會談,“2018年實現這兩種極端‘破局’的可能性都不大,而且目前來看,‘破局’主要取決於朝鮮的行為,以及美國對朝鮮意圖的判斷。”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