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劑、禁賽、政治角力:體育強國俄羅斯經歷了什麼?

  中新網12月7日電 (郭炘蔚)綜合報道,12月5日,國際奧委會宣布,禁止俄羅斯代表團參加將於2018年2月在韓國平昌舉行的冬奧會,但俄運動員仍然有可能以中立身份參賽。這一消息公佈後,引發俄羅斯各界強烈反應,稱這一決定有政治色彩。

  近年來,俄羅斯體育飽受興奮劑醜聞困擾,已經遭到了從剝奪獎牌到部分禁賽的懲罰。此次被全面禁止參加平昌冬奧會,恐將進一步影響俄羅斯體育事業的發展。

  【俄代表團遭禁賽,巴赫:望給醜聞畫句號】

  

    資料圖: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

  5日,國際奧委會執委會接受了由瑞士原聯邦主席施密德擔任負責人的委員會做出的《施密德報告》。該報告稱,在索契冬奧會期間俄羅斯存在運動員系統性使用興奮劑的情況。由此,國際奧委會禁止俄代表團參加將於2018年2月在韓國平昌舉行的冬奧會。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説,“系統性”使用興奮劑是對奧林匹克運動精神“史無前例的破壞”,在宣布制裁的同時,也要劃清界限,保護那些清白的俄羅斯運動員。他希望禁賽的制裁能給這一醜聞畫上句號,併成為有效的反興奮劑鬥爭的“催化劑”。

  國際奧委會同時表示,被判定沒有使用興奮劑的俄羅斯運動員可以“奧林匹克運動員”的名義參賽。他們的運動服上只能標註“來自俄羅斯的奧林匹克運動員”,頒獎時奏國際奧委會會歌、升國際奧委會會旗。

  據稱,能夠受邀參加平昌冬奧會的俄羅斯運動員將需滿足“嚴格的條件”,具體的邀請名單將由一個委員會決定,其成員來自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國際奧委會等機構。

  此外,國際奧委會還向俄羅斯奧委會施加1500萬美元的罰款,並禁止俄羅斯副總理、前體育部長維塔利•穆特科參與未來奧運會。他目前是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的首要策劃者。國際足聯(Fifa)回應稱,國際奧委會的決定對世界盃的準備活動“沒有影響”。

  【俄羅斯反應強烈,稱決定有政治色彩】

  對於這一消息,俄羅斯多方反應強烈。俄羅斯奧委會主席茹科夫在瑞士洛桑表示,施密德領導的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並未找到用於指責俄在國家層面支持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證據。“其指控並未被確認”。他還表示,這一決定對俄羅斯運動員的名聲造成了很大損害。

  俄羅斯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俄方需要對國際奧委會的決定進行深入分析,並且應“不摻雜情緒”。

  俄羅斯總統普京目前尚未就此事表態,但此前回應國際奧委會對俄冬奧運動員的處罰決定時,普京曾指認興奮劑醜聞是美國的“發明”,意在影響明年的俄羅斯總統選舉。普京曾稱,全面禁止俄羅斯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是一種“羞辱”,這將引發俄羅斯的抵制。

  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多位官員表示,這一決定帶有政治色彩,剝奪了國際運動的健康和競爭。他們批評體育再次成為政治投機和非建設性試圖向俄羅斯施加國際壓力的犧牲品,稱國際奧委會的決定違反了《奧林匹克憲章》。

  俄羅斯媒體同樣對此表示不滿。全俄電視和廣播電視公司在當天轉播國際奧委會發佈會的過程中,通過字幕聲明將不會轉播平昌冬奧會。

  【冰雪運動強國缺席,平昌冬奧擔憂衝擊】

    

  資料圖:索契冬奧會上的俄羅斯代表團。

  今年1月,國際殘奧委會理事會已經拒絕俄運動員參加2018年平昌冬殘奧會資格賽。再加上這次俄羅斯代表團遭禁賽,就意味着俄羅斯的國旗與國歌將不會出現在平昌冬奧會及冬殘奧會的賽場上,獎牌榜上也不會有這一冰雪運動強國的身影。

  巴赫在5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是對奧運和體育運動完整性的一次前所未有的衝擊。”

  儘管國際奧委會並未排除俄羅斯運動員以個人身份參賽的可能性,但是俄羅斯花滑女單選手、兩屆世錦賽冠軍葉甫根尼婭•梅德韋傑娃已經表示,若不允許攜帶俄羅斯國旗,自己決不會參加奧運。

  平昌冬奧會組委會主席李熙范6日接受韓聯社電話採訪時表示,接受國際奧委會(IOC)禁止俄羅斯國家隊參加平昌冬奧的決定,但所幸國際奧委會允許俄羅斯選手以個人資格參賽。

  韓聯社稱,若俄方宣布抵制平昌冬奧,也將給平昌冬奧組委會帶來衝擊。在被稱為“冬奧之花”項目的花滑賽事中,若俄羅斯的明星隊員們缺席,比賽將變得索然無味。

  俄羅斯奧委會將於12日開會,最終決定是否參賽。

  【興奮劑風波發酵,衝擊俄羅斯體育】

  俄羅斯體壇近年來飽受興奮劑醜聞困擾。2016年7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曾發佈過一份“獨立個人報告”,文中稱“俄羅斯體育部門操縱運動員使用興奮劑並進行掩蓋”,並呼籲全面禁止俄羅斯體育代表團參加里約奧運會。

  雖然最終俄羅斯代表團沒有遭到全面禁賽的處罰,但俄羅斯田徑隊和殘奧代表團遭到禁賽,無緣里約。最終,俄羅斯代表團的陣容從380餘人“縮水”到了270餘人。

  里約奧運會結束後,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獨立調查小組又在12月公佈調查報告,指認在2011年至2015年期間,千餘名俄羅斯運動員涉嫌使用興奮劑。俄體育界隨即對這份報告予以抨擊,認為該報告“缺乏證據”“內容粗糙”“觀點片面”。

  時至今日,俄羅斯田協仍未恢復國際田聯會員資格,俄田徑運動員在錯過了里約奧運會後,又錯過了今年在倫敦舉行的世錦賽,只有少數運動員以“授權中立運動員”身份參賽。

  2016年至2017年,國際奧委會還累計取消了俄羅斯在索契冬奧會上贏得的11塊獎牌,導致俄失去索契獎牌榜第一的位置。此外,還有20多名俄羅斯運動員被終身禁止參加奧運會。

  面對不斷髮酵的興奮劑風波,俄羅斯將會怎麼做?在禁令宣布前,佩斯科夫曾稱:“我們打算捍衞我國運動員和俄羅斯聯邦的利益,繼續信守奧林匹克理想,維持與國際奧委會的所有關係,通過這些關係,已經產生的那些問題將會得到解決。”(完)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唐川閣 tangcg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