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碰關乎情感的"紅線" 特朗普中東政策怎麼走?

  美國政府官員5日傍晚在一場白宮吹風會上説,總統唐納德·特朗普6日將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同時啟動美國駐以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進程,但不會立即搬遷。

  博聯社總裁、國際問題專家馬曉霖説,特朗普表態將打破20多年來美國就耶路撒冷地位相對超脱和中立的立場,折損美國自詡中東和平進程“監護人”和主要推動者的聲譽和地位,對巴以和平進程構成重大打擊。

  【關乎情感】

  把駐以使館搬到耶路撒冷是特朗普去年競選總統時的承諾。這些不願公開姓名的美國官員説,特朗普堅持必須兑現這一承諾,但搬遷不會馬上着手。特朗普將下令國務院啟動駐以使館搬遷進程,整個過程需要“幾年”。

  馬曉霖説,儘管特朗普事先給巴勒斯坦、約旦等國打過“預防針”,這些國家會做什麼樣的表態還需觀察。“耶路撒冷地位不是一般議題,遠不是選邊站隊的事,關係到伊斯蘭世界情感……對美國與伊斯蘭世界關係會產生長遠影響。”

  耶路撒冷地位是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分歧最嚴重的議題之一。以色列在1967年中東戰爭以後吞併東耶路撒冷,宣布整個耶路撒冷為以色列“永久、不可分割的首都”。巴勒斯坦堅持要求把東耶路撒冷作為巴方首都。國際社會普遍不承認耶路撒冷的主權歸屬以色列。

  美國政府長期以來的政策是,耶路撒冷地位須由巴以談判確定。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學者孫成昊説,特朗普以實際行動挑戰最敏感的耶路撒冷地位議題,觸及巴勒斯坦、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的“紅線”,徹底動搖所謂“兩國方案”的基礎,導致巴以和談可能無法推進。

  【不太理性】

  在美國中東政策層面,馬曉霖坦言,特朗普的決定是“一招臭棋”。

  “首先,它意味着貝拉克·奧巴馬政府與伊斯蘭世界緩和關係的努力倒退,導致去年奧巴馬訪問沙特阿拉伯、與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針對伊朗所建聯盟的解體。”

  “第二,它會刺激新一波反以色列乃至仇視猶太人的激進浪潮,可能導致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圍繞耶路撒冷走向有新發酵;第三,它將激起新一輪仇美情緒,把中東巴以之間的矛盾焦點重新轉為美國與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矛盾,不利於美國在中東推行自身戰略,也不利於美國在中東維護長遠利益。”他補充説。

  白宮高級顧問、特朗普女婿賈裏德·庫什納正牽頭制定美國中東政策,預計明年年初公佈。馬曉霖説,特朗普上台以來,至今沒有形成完整對外戰略和外交框架,基本確定的是美國在中東呈戰略收縮態勢,重點是維護以色列安全、維護美以同盟、確保石油對外出口管道暢通、打壓伊朗等與美國對立的國家以及反恐等。

  “現在他重用庫什納及其團隊制定中東政策,會破壞美國在中東一系列所謂‘重點突出’的方向。”

  孫成昊説,特朗普在中東推進的政策路線頗有“逢奧必反”意味,但他身邊缺乏真正的“中東通”,加上親以派勢力增強,導致中東政策制定缺乏與阿拉伯國家溝通,難以得到阿拉伯世界理解和支持,勢必引發不滿。

  【尋覓抓手?】

  按美國官員在吹風會上的説法,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是承認“歷史和現狀”,而不是一項“政治決定”。這些官員説,幾乎所有以色列政府機構和議會都在耶路撒冷,不在特拉維夫。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説,特朗普今年內外政策“成績單”略顯寡淡,或許希望兑現一些競選承諾,給自己“加分”。

  按刁大明的觀點,從在中東制衡對手的角度看,俄羅斯今年4月承認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強調推進和談,“特朗普要為美國創造回調中東、抗衡俄羅斯的機會,估計得反彈琵琶”。

  “特朗普想強勢迴歸中東,不斷找抓手,”刁大明説,“他似乎想製造更大矛盾,主動設置議題,給美國迴歸創造機會。”(閆潔 鄭昊寧)(新華社專特稿)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唐川閣 tangcg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