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日製華 起底莫迪安倍對非“小算盤”

       文/李理 

  2017年9月,在非洲極具影響力的新聞雜誌《新非洲》以及《非洲商業》都不約而同把封面文章留給了三個國家:中國、日本和印度。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和極具優勢對非貿易投資的壓力下,日本和印度聯手提出了“亞非增長”走廊計劃,其中包括基建、人文交流、技能提升、其他發展援助等細分板塊,乍看之下和“一帶一路”極其相似,背後是制衡中國在非洲“小算盤”。 

  無論是安倍在印度受到長街表演的熱情禮遇,還是莫迪搭乘新幹線到安倍老家,二者的親近純屬地緣政治需要。三菱日聯金融集團的新興市場部門負責人Christopher Marks不諱言道,印度希望續寫在非洲的往日輝煌,而日資企業在印度也如魚得水,找到了家的感覺。 

  日本和印度甚至想好了“亞非增長”的具體模式,從日本運輸原材料到印度加工成半成品,再把這些半成品運到非洲加工成成品,是為二者對非洲的技術培訓合作重要實踐。 

  日本和印度在非洲“抱團取暖”的背後是各自的考慮。再早一個月前,我在南非伊麗莎白港市短暫駐留時,就留意到印度對非洲濃厚歷史情結。港口上清楚標註着印度人最早登陸的時間和對當地的貢獻,在奈保爾的筆下,印度小商販也是非洲大陸獨特印記。對於日本而言,三組數據顯得令日資企業走向非洲的心情尤為急迫,日資企業在全球運營的有7萬家,亞洲運營的有5萬家,在非洲僅有700家。 

  安倍比歷任日本領導人都急切的鼓勵日企走進非洲。 

  據接近日本和非洲“亞非增長”走廊計劃消息人士透露,計劃將優先對農業、災害管理和醫藥健康領域。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大領域正是中國以“央”字頭和“國”字頭為先鋒的對非合作所欠缺的。 

  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貝巴,我參加樂施會的最新《國際對非合作》報告發佈會,來自非盟和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的多名政策制定者都表示,中國和其他國際社會對非合作都有自己的模式。總的來看,中國以強大的“國家隊企業”開路,再機上政策性銀行和基金助力,拿到不少大項目。而印度和日本多以PPP的形式,公私合營,在非洲多用當地承包商,也有所斬獲。不過,中國的外交官也以開放的心態表示,中國也想學習PPP的合作經驗。 

  日本和印度的“亞非增長”走廊計劃到地能走多遠?我的非洲朋友幾乎都一致的表示要看落地的成效,這也給未來的中非合作一個啟迪,“中小型的項目更受歡迎,也必須要讓非洲眼見為實,否則再多的政府官員握手和口號,只能淪為官僚的噪音。”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