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公投:百年糾葛一朝難解

  文丨范鄭傑

  10月2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政府宣布在1日舉行的公投中,約有90%的選票支持該區成為獨立共和國。西班牙中央政府則稱公投非法、無效,併發出強烈譴責。10日晚,加泰羅尼亞自治政府“獨派”主席普伊格德蒙特表示暫緩宣佈獨立,尋求國際調解。

   謀求獨立原因複雜

  總體看,加泰地區獨立運動不斷,是歷史情結尋求當代釋放,經濟優勢碰撞現實國情的結果。

  首先,此次公投可被視為其獨立運動的新延續。加泰羅尼亞位於西班牙東北部、法西兩國間,人口約757萬,佔西班牙總人口的16%,有獨特文化和語言。該區自阿拉貢王國統治中期即開始不斷謀求擺脱西班牙,數百年恩怨糾葛不斷、綿延至今。1978年修憲後,加泰地區終獲高水平自治權,卻仍難滿足民族主義者的訴求。他們在2006年、2014年和今年10月三度公投尋求獨立,而這些都被西班牙現行憲法視為非法。

  其次,加泰地區經濟發展強勢,對西班牙財政貢獻超過所獲經濟支持,加大了離心傾向。加泰地區工業化程度高,集中有西班牙大部分金屬製造業、食品加工業及化工產業,旅遊業亦十分發達,是全國最富庶地區之一。據統計,佔總人口16%的加泰人民貢獻了西班牙全國税收的20%,卻只獲得14%的財政撥款。這一定程度上助長了當地民眾尤其是分離主義者的民族情緒,部分人認為獨立將更有利於地區經濟發展。

  再次,有所升温的歐洲民粹主義情緒和“蘇格蘭獨立公投”形成“外溢”與“示範”效應。今年以來,歐元區經濟復甦緩慢,就業問題依然突出。加泰地區經濟發展雖相對領先,但亦受到20%高失業率的衝擊,下層民眾需要一定渠道抒發不滿。南歐國家民粹主義情緒受此驅動、持續發酵,支持加泰獨立公投的西班牙“我們能”黨更上升為國家第三大政黨。此外,自治區政府在2010-2015年改組後,聯合執政的左、右翼民族主義政黨也支持獨立。從歐洲範圍看,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便引發加泰地區效仿。

  各方反應多為負面

  西班牙中央政府在公投前後均強烈反對、譴責。在加泰區議會通過舉行獨立公投法案後,中央政府表示將“採取一切手段阻止”。公投當日,西班牙政府向自治區派遣大批警衞和武裝力量,試圖阻撓當地民眾投票並引發衝突,導致近900人受傷。公投結果出爐後,首相拉霍伊表示,“西班牙絕不可能分裂”,並威脅“不排除暫停加泰羅尼亞自治權的可能性”。憲法法院也緊急叫停原定9日舉行的加泰地區議會會議。

  加泰地區“沉默的大多數”既對現狀不滿,也不願與西班牙決然分離。本次公投共有226萬人參加,投票率僅為42.3%,反映民意分裂。8日,35萬人參加了巴塞羅那街頭的反獨立遊行。這些民眾多認為加泰地區縱能獨立,也難加入歐盟和世貿組織,將極大損害地區經濟發展。他們表示自己“既屬於加泰羅尼亞又屬於西班牙”,給自治區政府抉擇帶來不小壓力。

  歐盟主要官員雖多保持“緘默”或“拒絕介入內政”,但事實上支持西班牙中央政府的態度。他們或在公開表態中強調西班牙的統一,或警告加泰地區獨立後可能對歐盟、鄰國乃至自身發展帶來不良影響,以形成輿論壓力。

  化解分歧仍需互諒

  此次獨立公投可謂西班牙1975年民主改革後遭遇的最大政治危機。中央政府着力鎮壓,而地區政府欲“單方面”宣佈獨立,雙方暫缺對話基礎。

  首相拉霍伊表示將在法律框架內與獨派進行協商,但誓言捍衞西班牙統一;支持獨立者已不滿足於財政、税收等自治權,即便獨立計劃失敗,也欲通過公投製造政治危機,將中立的大多數拉入己方陣營。

  同時,該事件對主權獨立與完整的挑戰意義遠超一國範疇,長遠看,恐對歐洲一體化構成不利影響。一旦其繼續發酵,法國的科西嘉地區、意大利的撒丁島、比利時的弗蘭德和瓦隆等地區的獨立主義情緒或被激發,民粹主義分子也將以此作為榜樣繼續推波助瀾,而這種趨勢正是歐盟及其成員國最不願看到的。

  西班牙著名文學家塞萬提斯曾在《堂吉訶德》中寫道:“強求不可求,可求失於手”。如今,對爭執的雙方來説,互諒並妥協仍是最好的解決途徑。(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研究人員 )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