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拒接班 兩地百年家族企業數僅及日本1%

  圖:(左起)現任Origami Labs行政總裁及九龍表行總經理黃家恆、香港科技大學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倩、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和康信商業案例中心創始人暨主任金樂琦、余仁生貿易(香港)董事總經理及余仁生(香港)副主席余在啟/大公報記者吳涵宇攝

  大公網9月14日訊(記者 吳涵宇)中國俗語云“富不過三代”,所言非虛,全球歷史最悠久的前一百間家族企業竟無一華企!研究顯示,內地逾百年歷史的家族企業僅204家,香港則有89家,兩地總和僅及日本約1%。科大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金樂琦解釋,因多數華人家族企業缺乏系統性的傳承規劃,以及富二代拒繼承家業所致,建議精簡所有權,多元管理資產,實現由家族企業向企業家族轉型。

  科大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昨發表“中國家族企業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報告引述統計數據稱,全球逾百年歷史的家族企業中,超過2.5萬家來自日本,美德次之,而內地和香港分別僅有204家和89家,列全球21及31位。該中心副主任彭倩提到,這些歷史悠久的日本家族企業中逾95%規模都很小,且主要經營餐飲等非常穩定的業務。

  對非家族成員不信任

  金樂琦表示,華人企業多數“富不過三代”的現象是由家庭文化、所有權傳承方式及業務模式等因素共同影響造成的。他舉例指,華人強調嫡系子孫繼承,而不少日企會通過招贅或領養,增加傳承的可能。

  此外,家族關係的複雜性和管理架構的不明晰,令家族企業中的角色混淆,而管理者往往對下一代不放心、對非家族成員不信任,造成承接困難、人才短缺。財富管理方面,華人很少涇渭分明地處理家族資產和企業資產,亦缺乏多元化管理和長期投資的意識,令企業長久生存難以為繼。

  金樂琦解釋,很多華企管理者忙於工作,忽略了對下一代的針對性教育,儘管逾70%內地企業傾向於從家庭成員中尋找繼承者,但僅6%的家族企業制定了具體清晰的傳承規劃。在對家族業務認識不足的情況下,不超過35%的下一代願意接手生意。彭倩指出,他們更熱衷追逐自己的事業,隨着傳統行業受到衝擊,半數年輕一代希望投身金融行業。

  建議向企業家族轉型

  當然,“富不過三代”的魔咒並非堅不可摧,金樂琦提出從三方面改善現狀。首先,應建立可持續的業務模式,傳統行業應善用科技手段,主動革新、轉型升級,並積極融入全球化浪潮。第二,企業應精簡所有權,注重對下一代或外聘管理人員的教育和培訓,增加信任。此外,他還提到猶太人的營商之道,認為猶太人追求開放對話、精英管理、自由職業選擇的特點都值得華人學習,建議糅合不同文化的可取之處,平衡中西方核心價值。

  金樂琦續指,現時家族企業(family business)正在向企業家族(business family)轉型,前者相對封閉保守,而在企業家族模式下,不再強調以血緣作為單一傳承標準,能夠適時放棄不具前景和活力的業務,挖掘全新機遇,並能多元化管理資產,建立清晰的企業架構,相信會成為未來華人企業的發展方向。

  九龍表行後人創業引阿里入股

  【大公報訊】記者吳涵宇報道:作為本港傳統鐘錶行九龍表行的第三代管理層,黃家恆合夥創辦了智能戒指初創公司“Origami Labs”(ORii)。他昨透露,ORii早前獲阿里巴巴的香港創業者基金投資,現時正在尋找新的策略合作伙伴,並將于年底進行第三輪融資,希望引入阿里巴巴作為公司股東。

  ORii行政總裁黃家恆介紹,ORii智能戒指利用“骨傳導技術”,能夠與智能手機 配對後接聽電話及收取資訊,未來亦會加入更多功能。目前,智能戒指主要通過電商銷售,不過身兼九龍表行總經理的他表示,未來亦將於九龍表行銷售ORii產品,以發揮二者的協同效應。

  他直言,每間初創公司都想成為市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目前正與各方傾談融資方案,短期內將專注于智能戒指研發,亦會考慮開拓B2B商業模式。問及會否考慮上市,他笑稱ORii是成立不足2年的年輕公司,目前並沒有上市時間表。

  另外,傳統藥企余仁生(香港)副主席、家族第五代成員余在啟亦指,家族已投資了不少醫療相關的初創企業,不乏一些中草藥研發公司。

  “中國家族企業的未來發展”研究摘要

  ●逾70%內地企業傾向在家族內尋找繼承者,但僅6%有明晰的傳承計劃

  ●內地不足35%“下一代”願接手家族生意,約50%希望從事金融業

  ●香港百年家族企業89家,全球排名31位,次於新加坡

  ●極少數年收入逾5000萬美元的華人家族企業生存超過一世紀,全球前百家歷史最悠久的家族企業無華企上榜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