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成新"奧斯曼帝國"? 土耳其改制後與西方漸行漸遠

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公投結果發表講話/美聯社

  大公網4月18日訊 綜合美聯社、法新社、路透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土耳其16日以微弱優勢歷史性地通過修憲公投,從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現任總統埃爾多安有望成為超級總統。在對外關係上,埃爾多安政府有可能實施更加獨立的外交政策,與西方漸行漸遠。埃爾多安先前與德國等多國發生外交齟齬,在公投通過後又宣稱要恢復死刑,有分析指,土國與歐盟關係可能進一步冷淡,入歐夢恐難圓。歐洲對本次公投結果反應也表示謹慎和擔心。

  土耳其16日晚以51.41%支持對48.59%反對的微弱差距,通過修憲公投。選舉委員會決定將沒有官方戳印的選票判定為有效選票,導致公投可信度的質疑不斷髮酵。反對陣營公開要求重新點票,負責監督本次公投的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觀察團17日表示,本次公投“不符合國際標準”。在公投結果出爐後,埃爾多安即刻提出,將就是否恢復死刑舉行公投,預計又將引起土耳其與歐洲的新一輪口水戰。

  恢復死刑終結入歐夢

  在本次公投之前,土耳其與歐盟的關係就已經嚴重惡化,雙邊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由於海外僑民在公投中佔有不少的分量,安卡拉先前欲派官員向歐洲宣傳公投,先後遭到德國及荷蘭等多國禁止入境,雙方發生外交齟齬。埃爾多安指德國總理默克爾使用“納粹手段”,令人“無法接受”。

  其次,埃爾多安提出恢復死刑的公投,直踩歐盟在人權問題上的“紅線”。執行死刑與否一直是歐盟與土耳其的角力場,足以使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陷入僵局。土耳其在2004年取消死刑,作為其加入歐盟的努力之一。

  歐洲政界對今次公投的結果表示關注,反應謹慎。歐盟委員會説,在今次公投結果中,正反雙方勢均力敵,意味着安卡拉應該在落實投票結果時,尋求“最廣泛的全國共識”。

  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德國“尊重土耳其民眾決定自己國家憲法的權利”,極為接近的選舉結果則顯示出,土耳其社會當前嚴重分裂的程度。她敦促埃爾多安儘快在國內“相互尊重的對話”。德國外長加布里爾也表示,如果土耳其計劃恢復死刑“等於終結歐洲夢”,預示着土耳其多年來入歐談判走上終結。不過,加布里爾也稱,不跟歐盟疏遠,符合土國的利益。法國總統奧朗德亦警告,土耳其若再公投恢復死刑,將違反歐洲價值。

  埃爾多安企硬:不屈服

  歐盟上述反應,恰好反映了雙邊之間的複雜又冰冷的關係。由於大部分歐洲國家毫無熱情,土耳其自2005年啟動入歐談判後,十多年毫無進展。埃爾多安在3月曾表示,可能就土耳其是否繼續謀求加入歐盟舉行公投。

  在地緣政治上,歐盟需要土耳其,以抵擋來自中東難民潮。土歐關係進一步惡化,亦有可能危及去年所達成的、土耳其約束難民流入歐盟的協議。歐盟也需要作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對抗在門口虎視眈眈的俄羅斯。土耳其擁有北約第二大的軍隊。與歐盟漸行漸遠的同時,土耳其必將尋求與更多其他國家的合作,建立其他戰略聯盟,包括與俄羅斯。去年有消息指,土耳其計劃加入上海合作組織。

  17日,埃爾多安發表演講時,措詞依然相當強硬,“我們打了一場反對世界其他強權國家的戰鬥……我們不會屈服,作為一個國家。”

  土耳其作為西方和東方穆斯林世界的橋樑作用開始改變,外界預計在外交方面可能會有其他動作。美國需要土耳其支持壓制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土耳其希望用此為籌碼,説服美國特朗普政府重新思考對於敍利亞庫爾德族戰士的支持。

  支持者遊行歡慶 反對者敲鍋抗議 

  

圖:反對修憲的人士敲打銅鍋示威 /法新社

  綜合路透社、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本次修憲公投已嚴重分裂土耳其。當晚結果出爐之後,支持和反對陣營在多個城市一起走上街頭,支持者欣喜地在大城市遊行,反對公投者聚集在伊斯坦布爾街上敲擊鍋碗瓢盆──這是土耳其傳統的抗議方式。

  總統埃爾多安和他的支持者説今次修憲實屬必要,原因在於要修正目前土耳其在1980年軍事政變過後由將領們所撰寫的憲法,結束目前讓總統和議會都由直選產生的“雙首長制”。他們指,這種制度有可能導致僵局產生。

  反對者則認為,修憲走向“一人獨大”的一步,指出當天投票存在不公正現象,稱有大量違規投票,例如無效票。他們批評將未蓋章的選票視為有效票的決定,要求重點六成的選票,親庫爾德族人民民主黨(HDP)聲稱,會向最高選舉委員會提出上訴。

  由於公投結果並沒有如埃爾多安事前預料的大幅勝利,對其合法性的質疑將一直揮之不去。土耳其副總理凱納克也坦承,公投投下贊成票的人數比預期少。埃爾多安表示,公投勝利的結果很明確,各界都必須尊重結果,他亦無疑解散議會,或在2019年大選前要求提前舉行選舉。

  本次公投的立意之一是要為土耳其帶來穩定,但現在看來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94年議會制終結 新總統制類法美

圖:土耳其報紙報道修憲公投結果/法新社

  綜合法新社、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土耳其16日通過公投支持修憲,由此終結目前的議會政治制度,轉為總統制。這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于1923年在奧斯曼帝國的灰燼中建立世俗化的現代土耳其共和國後,該國政體的最大改變。

  在16日晚修憲公投結果出爐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伊斯坦布爾的官邸簡短髮表談話時説,“今天土耳其做了歷史性的決定,我們與人民一起實現了我國曆史上最重要的重組。”

  埃爾多安稱,新的政治系統將會類似於法國或美國,將會讓受到庫德族、伊斯蘭極端武裝勢力以及敍利亞情勢影響而動盪的土耳其平靜下來。新憲法將會強化國家安全,過往聯繫鬆散的政府部門將有更多合作,特別是九個月前土耳其剛經歷一場未遂的軍事政變。

  根據修憲內容,土耳其採用的總統制,與1958年戴高樂將軍時代通過的法國第五共和非常類似。總統擁有行政權和一部分立法權,有權指定內閣和高級官員人選,毋須議會同意。

  不過,反對派則擔心總統會掌握過大權力,稱修憲後總統獨大的局面並沒有如法國、美國或其他總統制國家的平衡機制來制衡。反對派認為,埃爾多安可能會繼續擔任他共同創立的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黨魁,總統與政黨的聯繫將大大加強。

  土國修憲前後對比

  修憲前:

  ●議會制

  ●總統只擁有象徵性權力,總理是政府首腦

  ●總統不能與任何政黨有聯繫,也不能是某個政黨的黨魁

  ●最高法院22名成員中四人由總統挑選,其餘由法官和檢察官投票選出

  ●內閣有權頒佈何時進入緊急狀態

  修憲後:

  ●總統制

  ●總統擁有行政權力,撤銷總理一職,總統任期將為五年,最多可做兩任

  ●總統可以是政黨的一員

  ●最高法院13人,其中5人由總統挑選,其餘由內閣挑選

  ●總統有權頒佈何時進入緊急狀態

  土國公投政經外交影響

  ●如何改變了該國的政治?

  土耳其目前實行的是1982年憲法通過的總統─總理“雙首腦”制度,但總統只擁有象徵性權力,總理是實權派。根據新的修憲案,土國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總統獲得行政權,總理職位被取消,在一定程度可避免政治僵局。下次總統大選于2019年11月舉行。若埃爾多安勝選,他將執政5年,還可連任一次,2029年下台。另外,新的總統制也可防止類似去年流產軍事政變的事件發生。

  ●外交政策上弦外之音?

  土耳其目前對美、對歐關係都不佳。與美不睦是因華府支持土國視為恐怖分子的敍利亞庫爾德族叛軍;與歐盟鬧得不愉快,則是因為土國官員日前為替“贊成”陣營站台,試圖到德國和荷蘭向僑民拉票,但被歐盟拒絕。修憲公投通過之後,埃爾多安現在可能擺脱歐盟一體化進程,建立其他戰略聯盟,包括與俄羅斯。

  ●通過公投對經濟的影響?

  土耳其近年來為政局動盪和軍事暴力所擾,包括去年7月軍事政變未遂之後,經濟活動持續受到波及。土耳其投資級主權債信評等去年更遭調降。部分分析師預測,埃爾多安公投勝利將有利於未來一段期間局勢進一步穩定,吸引部分外資迴流。

  ●公投讓政局動盪結束了嗎?

  暫時沒有。贊成派僅以些微差距勝出,讓全國瀰漫緊張氣氛,昔日就曾發生反政府示威人士和安全部隊對峙釀成死傷。

  ●是否有助反恐安保?

  土耳其近年多次受到不同的恐怖組織襲擊,被認為是政府無力處理好與庫爾德人的長期緊張關係,還有家門口敍利亞衝突的結果。埃爾多安表示,修憲將有助加強政府打擊在敍利亞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

  (彭博社、法新社、CNN)

  土耳其要成新奧斯曼帝國

圖:土耳其商販在店裏懸掛國父凱末爾的畫像/美聯社

  綜合法新社、美國《外交政策》報道: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來説,他正透過建立一個可以勇敢地面對境外強國的土耳其,來延續一個他形容為“武士凱末爾”的遺產而已。

  雖然土耳其大致上是一個穆斯林國家,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卻確立世俗主義為該國的最主要的原則。不過,在埃爾多安的統治下,土耳其政府解除女學生在公共場合和學校戴伊斯蘭頭巾的禁令。當局亦鼓勵開辦把宗教教育和現代課程混合在一起的伊瑪目─哈提普學校。今年較早時,一項預期今年9月開始採用的新課程草案被指控不提及凱末爾,然後就遭到非常仔細的審查。但埃爾多安憤怒地否認他正在消滅凱末爾的遺產。

  分析家説,埃爾多安自視為有歷史地位的有改革能力的領導人,正如非牟利智庫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中東問題專家史提芬.庫克形容,埃爾多安所構想的新土耳其,是一個新的奧斯曼帝國。新書《新蘇丹》(暫譯)的作者恰阿普塔伊説:就如凱末爾設計土耳其的社會政治景觀一樣,埃爾多安想要從上而下改革土耳其,只不過是把它改成一個有深厚穆斯林色彩的社會而已。

  不過,目前土耳其國內世俗、宗教勢力之爭以及恐怖主義、庫爾德問題等諸多矛盾相互交織,加之土歐關係關係起伏不定,土耳其走到歷史的十字路口。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