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外交政策正向東看

  文|周戎

  最近,土耳其出現了向東看的新跡象,對“一帶一路”戰略表現出特別的興趣。土耳其政府最主要的媒體喉舌《晨報》,最近派代表團訪問了上海、北京等地,筆者在與代表團交流過程中,感受到他們表現出強烈想與中國發展關係的願望,而《晨報》過去是登載過許多反華文章的,這反映出土耳其外交政策的變化。

  土耳其修憲公投,將沿襲半個多世紀的“議會制”轉為總統權力更為集中的“總統制”。而就此問題,早前土耳其在外交上與歐盟出現了更多的裂痕和激烈的衝突。為了贏得土耳其海外僑民對公投的支持,今年2月和3月,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派遣了多名部長到歐盟國家,向在那裏的土耳其僑民遊説,希望他們對埃爾多安擴大土耳其總統權力的修憲公投予以支持,但遭到歐盟許多國家政府的抵制,如德國、荷蘭和奧地利,或阻止土耳其部長入境,或者禮送出境,或者不為土耳其官員提供舉行土僑集會的便利等。

  代表團成員土耳其學者奧古茲稱,早在1957年,土耳其就申請要求加入歐洲煤鋼聯盟,遭拒;1963年,土耳其又正式申請加入歐洲共同市場,未果;1987年,土耳其正式申請加入歐共體,歐共體不予考慮;1994年,土耳其成為歐盟的候選成員國,但提出了許多令土耳其難以接受的附加條件,而且歐盟的門檻還在不斷增加。60年過去了,土耳其雖然努力按照歐盟標準“改造”自己,但始終難以達到,或者説歐盟滿意的標準。

  而在去年,土耳其曾經與歐盟簽署了有關難民問題的協議,然而,根據代表團成員卡里姆.阿里金博士(土耳其著名經濟學家)的説法,迄今為止,歐盟沒有兑現任何承諾。用代表團成員布倫特.卡赫拉曼教授(卡迪爾.哈斯大學副校長、晨報專職評論員)的話説,土耳其被歐盟拒之門外60年,這對於土耳其的民族自尊心是奇恥大辱,土耳其多數民眾已經失去了申請加入歐盟的耐心。所以埃爾多安總統還提出,在修憲公投後,土耳其馬上要就是否繼續申請加入歐盟再度公投,如果土耳其民眾的意見是否定的,土耳其將不再申請。不論結果如何,不論土耳其在歐洲的利益有多大,土耳其對歐盟幾乎是從失望走向了絕望。此外,由於英國脱歐,法國右翼政治人物勒龐有可能上台,法國脱歐的可能性增大,歐盟核心成員國之間的分裂,讓土耳其申請加入歐盟的動力也在大幅減弱。

  “一帶一路”有助經濟增長

  在土耳其申歐不斷碰壁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才開始認真考慮東向戰略,認為中國宣導的“一帶一路”戰略與土耳其繼續實現經濟騰飛和外交多元化相匹配,符合土耳其的國家利益,而土耳其東向戰略的核心是中國。這次代表團的核心人物、土耳其共和國總統顧問薩阿迪特.奧盧柯博士坦率地説,土耳其需要與中國結成新的戰略關係。

  中國與土耳其能夠攜手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推動亞歐大陸經濟發展,提高政治影響力,土耳其可以在交通、能源、物流、旅遊、零售、金融等領域與中國加強互聯互通合作。目前駐土耳其中資企業已達786家,投資和工程承包主要集中在電信、金融、交通、能源、採礦、製造等領域。

  奧盧柯博士稱,“一帶一路”並不是單一的基礎設施建設方案,它在推動土耳其與中國之間的政策協調、投資貿易、區域融合、文化交流等方面也將發揮積極作用。中國現已成為土耳其第19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中土旅遊合作也有巨大潛力。2018年,中國將舉辦“土耳其旅遊年”活動,土方希望屆時能吸引100萬中國遊客到土耳其旅遊。

  新疆問題一直是困擾土耳其與中國關係的問題。奧盧柯女士接着重申,土耳其不支持、不容許在土境內任何從事反華活動的組織和人士肆意活動,一些親西方的東突分子已逃離土耳其到了歐洲和美國。當然,中國方面似乎還需要對土政府對東突的政策聽其言、觀其行,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即土耳其媒體專家代表團近期對中國訪問,的確得到了包括埃爾多安總統領導的土耳其政府的全力支持。

  目前,埃爾多安總統繼續在對外關係中奉行“攘外必先安內”政策。例如,土耳其的智庫和媒體強調居倫運動、土耳其庫爾德工人黨和ISIS是土耳其的三大敵人,而且認為居倫運動和庫工黨對土耳其的威脅更大。

  埃爾多安時代開啟

  土耳其學者認為,自2016年7月15日開始,土耳其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即埃爾多安時代,認為埃爾多安時代比起凱末爾時代(自1923年到2002年的所有土耳其領導人都被土耳其學者歸類到凱末爾時代),土耳其社會成熟了很多。

  就經濟而言,其中,土耳其的人均GDP最近十五年翻了近兩番。由2002年的人均3000多美元達到2016年的11000多美元,土耳其的世界經濟體排名已經躍居第十七位,進入發達國家行列。在2002年,土耳其的農村人口與城市人口之比是4:1,而目前的是1:4,即十五年來,土耳其實現了城市化,80%的人口集中在城市。

  土耳其還是中東和巴爾幹地區唯一出口製造業產品的大國,在巴爾幹的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希臘、莫爾達瓦、塞爾維亞、克羅地亞、波斯尼亞黑塞哥維那、馬其頓、黑山共和國以及中東的敍利亞、伊拉克、伊朗、海灣六國、約旦。在伊斯蘭國家中,能夠提供非資金技術援助的國家唯有土耳其莫屬。雖然土耳其經濟帶有表面繁榮但結構性矛盾突出的特點,對於埃爾多安而言,土耳其仍然是伊斯蘭世界少有的經濟強國。因此,埃爾多安總統多次稱,土耳其在最近十五年取得的成績超過了過去79年。代表團成員、土耳其學者奧古茲博士説,土耳其已經成為中東、巴爾幹以及俄羅斯、烏克蘭等國遊客的主要旅遊目的地和貨物集散地,需要從中國進口大量的卡車和汽車,甚至駕駛員,以滿足旅遊需要和貨物運輸需要。

  就社會政治問題,尤其是土耳其軍事政變未遂後的社會政治轉變,土耳其學者代表團認為,埃爾多安時代的特徵是,沒有改變土耳其的政權,沒有改變其世俗政權和民主的本質,而只是改革了土耳其的政治制度,使得軍人干政在土耳其永遠成為歷史。

  土耳其民眾勇敢地上街反對軍人干政、支持埃爾多安總統,反映出埃爾多安有強大的民意基礎和對軍隊干政的反抗。過去那種軍隊判處民選政府總理絞刑的歷史已經結束。而且土耳其學者還認為,土耳其議會已成為掣肘土耳其政府重大決策的障礙,而土耳其政府體制也使得總統與總理之間難以達成政策一致,因此,必須將權力集中在總統手中,才能使土耳其的重大決策的制定(包括支持“一帶一路”)更順暢,這是土耳其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土耳其人民的心聲。

  土耳其代表團急於要在重大問題上向中國靠近,反映出“一帶一路”的魅力、中國綜合力量增強所帶來的震撼、土耳其戰略利益的急迫需要。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文章有刪節)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