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醫改徒成惡夢 遇執政最大危機

  

  圖:美國總統特朗普24日在白宮會見記者 路透社

  24日下午,美國共和黨在將《美國醫保法案》(AHCA)提交給眾議院全院表決前的最後一刻,宣布將其撤回。AHCA旨在廢除和取代“奧巴馬醫保”,但其最終無法獲得足夠多的支持票數。這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執政兩月以來在國會遭遇到的最大挫折,意味着他後續將要提交給國會審批的其他議案,也將凶多吉少。

  美國眾議院原計劃于23日晚就《美國醫保法案》(AHCA)進行表決,由於支持票不夠而被推遲到24日下午三點半。當天下午,隨着投票時間越來越臨近,眾議院議長瑞安發現仍然無法獲得足夠的216張支持票,只好急匆匆地趕到白宮報告,建議總統特朗普撤回議案。有意思的是,3月23日正是俗稱“奧巴馬醫保”的《平價醫療法案》簽署七週年的日子。

  歸咎民主黨不支持

  近幾周來,特朗普和瑞安一直在努力爭取共和黨內部的支持,特朗普此前大施“交易藝術”,對共和黨議員威逼利誘,並親自向120多位眾議員做工作,23日晚他還向所有議員下了最後通牒,但仍然無法改變共和黨內自由保守派議員的意見。24日上午,副總統彭斯專程到國會做工作,試圖在最後關頭扭轉局勢,但也以失敗告終。

  瑞安在撤回議案後舉行新聞發佈會。他表示,“我們今天真的很接近目標了,但最後功虧一簣。”他承認,“在可預見的將來,‘奧巴馬醫保’仍將是美國的法律”。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記者會上表示,特朗普和瑞安都已經盡了全力,“我認為議長跟總統的合作真的很密切。”他也表示,即使此項議案失敗,但特朗普的其他議事日程不會改變,這些議程包括移民、税收改革和重振基礎設施等方案。

  特朗普將新方案的失敗歸咎於民主黨。他説,他們爭取到的票數已經接近多數,但由於沒有任何民主黨議員的支持,結果功虧一簣,“他們連一票都不投給我們”。特朗普説,真正的輸家是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隨着保費的暴漲,‘奧巴馬醫保’正在爆炸”,現在失敗的“奧巴馬醫保”將是他們的問題了。不過,特朗普也留下了轉圜的餘地,表示願意就新的醫保方案,和民主黨人展開協商。

  未來四年或舉步維艱

  由於民主黨議員此前一致反對這項議案,特朗普和瑞安只能在共和黨內爭取到多數票才能讓議案在眾議院過關並送交參議院。在共和黨內,此項議案的主要阻力來自成員約30人的共和黨強硬保守派“自由黨團”。他們認為特朗普和瑞安的計劃保留了太多“奧巴馬醫保”內容,違反了“小政府”原則。

  眾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眾議員布雷迪認為,新方案允許各州根據需求,自行制定基本健康福利方面的計劃,這是換湯不換藥。一些共和黨議員認為,匆匆趕在限期前通過法案,只會在立法過程中出現錯誤。還有一些議員認為,新方案准備不夠充分。民主黨人反對的主要理由則是,新方案會使2400萬美國人在2026年前失去醫保,共和黨急急忙忙地推動通過立法,並未為民眾考慮。

  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當天表示,“今天是美國人民的勝利,共和黨版本的新醫改方案並不是一份醫保方案,這只是給富人減税的方案。”

  輿論普遍認為,醫改失敗是特朗普執政以來遭遇的最大挫折,這將預示着未來四年,他想與國會合作推行任何一項議案都會舉步維艱。

  錯信瑞安轉推税改

  

  圖:美眾議長瑞安24日在議案撤回後舉行新聞發佈會 路透社

  在廢除“奧巴馬醫保”的努力宣告失敗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迅速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另一個議題上─致力於推動税務改革。

  當得知《美國醫保法》草案被撤回後,特朗普24日在白宮向記者表示:“我們可能展開非常、非常強力的大幅減税和税務改革。那將會是下一步。”

  多名共和黨成員隨後迅速表明將加緊籌備特朗普的税改方案。有相關人士預計,税改方案最快需要6至8周就能提交國會審議;該方案正在“全速推進”。

  24日的挫敗對於特朗普的執政之路來説,是一個不祥之兆,也令特朗普和眾議院議長瑞安的關係面臨危險。儘管特朗普表示,醫改法案沒能通過並不意味着他對瑞安失去信心。他説:“我喜歡議長瑞安,覺得他真的很努力。”但據《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曾私底下向四個人表示,他後悔接受瑞安的意見,不應該先推動醫保改革,而應先推動税務改革,因為共和黨在政治上對税務改革的接受度較高。

  廢除“奧巴馬醫保”和大幅減税及税改,均是特朗普的主要競選承諾。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表示,相較於醫改,税務改革容易得多。但共和黨眾議員科爾則認為,新醫改方案的失敗,將令税改更加艱難。

  醫改碰壁 有人歡喜有人憂

  

  圖:特朗普的反對者24日在芝加哥集會,抗議醫改 美聯社

  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領導層24日因未能爭取到多數票支持而撤回旨在廢除並替代奧巴馬醫保方案的《美國醫保法》草案後,美國民眾當中不少人大鬆了一口氣,但同時也有人覺得很沮喪。

  名為“殺掉新法案”的主題標籤“#KillTheBill”24日下午成了社交媒體Twitter的一個主要流行話題。來自堪薩斯州勞倫斯的45歲圖像設計師威廉斯反對新法案。她因患上神經疾病而入院接受治療。根據《平價醫療法案》(即“奧巴馬醫保”),她每月需要支付480美元的保費,每年需自掏腰包的為最多3500美元。而如果“奧巴馬醫保”被廢除,她用丈夫的保險也無法承擔每年最多1.3萬美元的帳單。她在24日得悉新法案被撤回後説:“我很感恩。我希望這令特朗普成為歷來最早誕生的跛腳鴨。”

  不過,來自北卡羅來納州金斯頓的34歲銀行家勞斯則支持特朗普的新法案。在大選中,他曾為特朗普投出了自己的一票,他如今亦願意給成功當選總統的特朗普一個兑現承諾的機會。勞斯認為,奧巴馬的法律是政府過度伸張的表現。儘管他也認為特朗普在保健方面的舉措有些草率,但他相信共和黨最終能拿出較好的法規來。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