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該不該加冕“新沙皇”?

  文|施君玉

  今年,是俄羅斯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光陰荏苒,與百年前相比,當今世界早已物是人非。但仍然忘不了百年前那場改變了世界的革命,忘不了作為革命成果而被推翻的末代沙皇。回溯歷史,俄羅斯再次出現了恢復君主制的雜音,勸喻普京加冕“新沙皇”,作“終身總統”。

  關於普京是當代“沙皇”的傳聞並不新鮮。從上台起,西方就為其扣“新沙皇”的帽子,車臣反恐被批為“種族清洗”,加強中央集權被斥為排斥異己、獨裁專制,“大國復興”被責為“世界威脅”……“新沙皇”桂冠從未給普京形象添過彩,反而成為壓制自由、踐踏人權的標誌性符號。

  與西方相反,“沙皇”在俄羅斯人心中卻是神聖的。革命雖已過百年,俄羅斯人的“沙皇”情結卻一直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儘管現代醫學早已證實,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早在九十九年前就已慘遭滅門,但許多人依然質疑監定結論,民間甚至流傳有各種版本的王子死裏逃生之謎。

  俄羅斯對“沙皇”的尊崇,源於“君臣關係”的心理落差。“沙皇”一詞源於拉丁語中“凱撒”的轉譯,意為“大皇帝”。拜占庭時期,俄大公們尊拜占庭君主為“沙皇”,自己甘作其麾下的大臣。蒙古韃靼人統治時期,俄大公尊蒙古大汗為“沙皇”,自己是俯首聽命的大臣。在俄羅斯人心目中,“沙皇”就是最高統治者,臣子對其不敢有絲毫僭越。直到十六世紀中葉,國家實力逐漸強大,莫斯科大公伊凡雷帝才敢將自己升格為“沙皇”,定國號為“沙皇俄國”。

  俄羅斯對“沙皇”的懷念,源於帝國的強大。“沙皇”是開疆闢土、繁榮鼎盛的象徵。經過幾百年征戰,這個起源於基輔羅斯、發展于莫斯科大公國的民族,建立起強大的“俄羅斯帝國”,並自詡“第三羅馬”。這是每一位俄羅斯人的驕傲,在十九世紀全盛時期,俄疆域北起北冰洋,南達黑海南部,西起波羅的海,東達阿拉斯加,國土面積達二千二百八十萬平方公里,是名副其實的世界列強。

  時勢造英雄。蘇聯解體後,積貧積弱的俄羅斯呼喚政治強人,成就了普京,令其成了強國的符號。從二〇〇〇年正式就任總統開始,普京一路走來,消滅了車臣恐怖主義,避免了俄聯邦的分裂,實現了經濟復甦,圓了“大國復興”夢。

  但“俄羅斯帝國”早就走進歷史,就連其繼承者蘇聯都已灰飛煙滅。大浪淘沙,“普京時代”早晚會過去,被其他代表新潮流的人所取代。不管“終身總統”的勸喻是出於珍愛,還是“抬轎”,普京頭腦很清醒,歷史不能倒轉,“沙皇這一綽號並不適合我”。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