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那些不懂中國的美國人

  都説“新官上任三把火”,特朗普自上任以來接連簽署多項行政命令,廢除“前朝”政策。資料圖

  文|張念之

  媒體的"新寵兒"、搖滾明星般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有日子了,隨着他的上任,也正式開啟"娛樂"世界的新階段。其實早在上任之前,他在中國就火了,一則據説是組建了一個以鷹派為主的亞洲團隊,以至於外界的普遍觀感是特朗普"可能會實現奧巴馬'亞洲再平衡'的夢想";另一方面,是聲稱要和中國"談判一中原則",認為除非北京在匯率及貿易問題上讓步,否則"不一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

  鷹派們的反動言論,中國媒體已有相當之揭露。例如現任國務卿蒂勒森稱,中國南海造島"非法",類似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應禁止中國進入南海所造島嶼;現任防長馬蒂斯認為這還不夠,中國在南海的作為還只是損害全球秩序的一部分,更應該綜合施策多管齊下。另有特朗普為把貿易政策矛頭指向中國而指派的所謂"鷹派貿易三劍客",據報道也是來者不善,例如現任商務部長羅斯的財富有一大部分來自鋼鐵和汽車零件產業,而中國這兩個行業不僅龐大,而且正擴大出口。也就是説,總統班底的"三駕馬車",都是對華鷹派。

  鷹派年年都有,"圍堵"也早不新鮮,可拿"一中政策"和中國政府"談判",確實是開美國政府四十多年來未有之生面。而就在數週前,據説是副國務卿熱門人選的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更進一步拋出了一些奇談怪論,稱《上海公報》已經過時,現在該重新審視"一中原則",具體做法是推翻過去數任美國政府的既定政策,與台灣建立軍事關係,擴大對台軍售,甚至再次駐軍台灣,並以此化解駐日美軍爭議問題,同時替代風雨飄搖中的美菲同盟。如果中國大陸不樂意,落腳點還是談判。

  特朗普與蔡英文“一通電話”後,中國提出嚴正交涉。資料圖

  可見美國果然是以商立國,美國人腦子裏總想着要"賣"點啥,真正是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模板:名流賢達可以拍賣和自己共進午餐、喝咖啡的機會(據説多用於慈善),華府政要經旋轉門一轉,可變身K街上的權力掮客,其影響力化為合法流通的商品,就連監獄和少年感化院也可以按市場的規則來辦。這一回,特朗普要公開叫"賣"的是"一中政策",估計是覺得價錢公道就可以成交。只是前不久致去賀電的蔡英文女士,不知是否會感到心塞。特朗普自稱對一個中國政策"完全懂得",但上述言論卻顯示其對中國、對外交隔膜甚深。

  在華盛頓,扛"外交現實主義"大旗的一向是共和黨,但這回特朗普卻偏要玩兒"不現實主義"。對此,觀察人士眼中的"現實主義者"奧巴馬向其繼任者提出了足夠清晰的提醒:"中國對待這個問題的方式和其他問題不一樣,甚至同對待南海問題的方式都不一樣。"即是暗示新總統,台灣問題是超越了中國一般所謂核心利益的問題,糾纏着這個國家的歷史和未來,關係到人家的命門,必須相當謹慎。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羅德斯則從現實層面指出,所謂"談判"只會把台海局勢引向危機,導致"現今世界不需要的引爆點"。

  正是忌憚觸發大國對抗的"引爆點",當着二戰尚未結束之際,斯大林才會説,在中國搞兩個政府的想法是"愚蠢"的;羅斯福一開始才會考慮撮合國共。當初誰也沒料到冷戰陰雲會覆蓋亞洲,而後來的台灣得到美國的"協防",無非是託了冷戰的"福"。再後來風頭正勁的里根也曾一度表示要恢復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不僅最終作罷,後來還簽署了八·一七公報。

  當然,里根政府又搞出了所謂"六項保證",企圖左右逢源兩頭下注,但試看今日的台灣,作為"籌碼"還有多大價值?特朗普若執意要碰這個"引爆點",讓台獨勢力趁機繼續坐大,則與那種搞兩個政府的愚蠢做法本質上無異,局面終將無法收拾。如果特朗普自認比前輩們都高明,真要輕舉妄動,那就只能祝他好運了。

  除了特朗普,據説要在中國搞"等價交換"的還有二戰期間的美軍四星上將史迪威。作為美軍高級將領中唯一能説漢語的將軍,史迪威有着長期的在華經歷,不僅見證了辛亥革命、軍閥混戰,作為美國駐北平武官,還目睹了日軍在華北的陰謀和抗戰的全面爆發,號稱比美國任何一個軍官都更了解中國和遠東。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在蔣介石看來只懂得百分之百搞軍事,而不知道在中國要當司令官,得是"六分軍事、四分政治"。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史迪威以中國戰區統帥部參謀長等身份來到中國。資料圖

  早在緬甸保衞戰把"刻薄的喬"搞得灰頭土臉之後,史迪威就曾擬定過編練一隻精鋭的中國"Y軍"準備反攻的軍事改革,其中包括改革中國的軍事指揮系統,以戰功決定賞罰進退,而非國民黨派系中的勾心鬥角。這勢必將有利於蔣介石嫡系之外的軍事首領。據説史迪威並不喜歡黃埔系二號人物何應欽,對白崇禧推崇有加,曾希望任命白為總參謀長取代何,也曾考慮讓桂系接替蔣介石。這種不考慮中國內政實際情況的一廂情願的看法,引發蔣的嫌惡也就不奇怪了。

  當然,最終促使蔣介石下決心逼走史迪威的還是後者對中共的態度。還在聯合國家宣言簽署時,盟國一些對中國戰區不滿的人就説:中國人可以回去坐等我們打日本人了,丘吉爾甚至説不要中國戰場,整個大戰形勢也沒有太大影響。在這種大局將定的心態下,蔣介石可以騰出手來對付中共。對這種態勢,共產黨自然有着相當的警惕,並意識到美援是逼迫國民黨就範的工具。緬甸保衞戰失敗後,周恩來就曾託人給史迪威帶話,説只要蔣介石首肯,八路軍願意入緬作戰,一切聽其差遣。這個話給史迪威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史氏不僅將其上報盟軍高層,還多次要求蔣使用八路軍在華北同國民黨軍共同抗戰。史迪威顯然沒有意識到,共產黨才是蔣介石的心腹之患,並在這種冒蔣之大不韙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在蔣介石看來,共產黨的宣傳不僅迷惑了羅斯福,而且"在華一般幼稚武官,中毒更深"。而在共產黨需要解懸之際,史迪威也是多次施以援手。當蘇德戰爭進入最後決戰之際,蔣介石曾判斷日本將趁亂北攻蘇聯,因此下決心"賭存亡",一舉肅清中共,中共隨即在重慶向史迪威求援,後者當即表示,如果中國內戰,他必將飛機帶走,隨後又讓中共提供其所牽制日軍的番號、數量及將領姓名等資訊。蔣介石在襲擊計劃擱淺後,又開始加緊封鎖邊區,中共向史迪威密報,國民黨正增兵西北,史迪威則趁着開羅會議的機會,當面向羅斯福打報告,抗議胡宗南擺在邊區圍堵中共。

  離開中國之前,史迪威在寫給朱德的告別信中,對他無法與中共軍隊建立聯繫表示遺憾。圖為朱德贈史迪威的抗戰相冊。資料圖

  當時,包括史迪威在內的美國軍方及外交人員與中共之熱絡,加上美國援助中共的可能,以至於毛澤東曾考慮要"爭取做鐵托"。而在中國軍隊面對日軍"一號作戰"的大潰敗後,史迪威對共產黨的關注,更使得中共因素更進一步滲入史氏與蔣介石的矛盾中,他不僅要求將包括共產黨軍隊在內的所有盟軍資源置其指揮下,調走封鎖邊區的胡宗南的幾十萬大軍,而且要給中共軍隊五個師的裝備與軍火,並與國民黨中央軍平均分配租借物資。當其時,中共正借正面戰場的頹勢在國統區展開政治攻勢,史迪威的所請,無疑是犯了蔣介石的大忌,是"有計劃破壞中國國家統一",蔣介石不惜拼死相爭,最終導致了史迪威被召回。

  作為一名職業軍人,再加之美國軍人不幹政的大環境,史迪威不懂得或者是刻意忽略中國在戰爭中的政治因素,不懂得所謂的"六分軍事、四分政治",一切行動皆以中國戰場的最大戰鬥力為指針,自然只能鎩羽而歸。

  而在史迪威被召回過程中起重要作用的赫爾利,後來也被認為是根本就不了解中國的自大狂。羅斯福讓他調停蔣介石與史迪威,結果史迪威被調走了;羅斯福讓他撮合國共,結果被他搞成了扶蔣反共。

  毛澤東與羅斯福私人代表赫爾利在延安。資料圖

  合攏國共的設想,是基於當時美國政界一種流行的看法,即中共並非真正的共產黨,而是"勞農黨",其制度是"土地民主或農民民主"。按照羅斯福的構想,如果要以美國為模板,把中國改造成兩黨並存的"民主大國",則中共可以壓制蔣介石推行民主改革的一張牌。赫爾利本人則把中共比作和自己一樣的俄克拉荷馬共和黨人,無非是在野黨想成為執政黨,而區別是中共已經武裝起來。

  按照這位美國特使的邏輯,共產黨交出軍隊,國民黨承認中共地位、開放政權簡直是天經地義的交易。但他可能並不知道,當時國民黨在政治上已經相當虛弱,如果搞和平競爭很可能丟掉政權。閻錫山曾有一個判斷,若當時搞民選政府,中共在華南勝算為三分之一,在華北為十分之九。對於共產黨"聯合政府"與國民黨"請客政府"的差異,赫爾利算是懵然無知,因此才會與共產黨達成了被蔣介石稱為"無異於推翻政府"的協議。

  赫氏當然更不明白,中國人造反不是為了被招安,而國民黨靠黃埔係為核心的軍事集團得天下,其政權已高度板結,政治上的反對派除以武裝鬥爭回敬,實在是別無選擇。因此問題的核心應該是如何改造國民黨政權,而赫爾利在倒向蔣介石之後,卻覥着臉奉承後者為美式民主在中國的衞道士,反指責美國駐華外交官中的一干“通共分子”阻礙了國共的和解。

  前面提到,羅斯福憂心中國爆發內戰,從未主張戰後用軍事手段對付中共。因為若蘇聯干預支持中共,而西方國家出於自身利益,勢必造成類似於西班牙內戰的局勢,而且規模和危險性要大得多。如果説羅斯福"扶蔣"是不得已的選擇,美國對華政策從"扶蔣用共"發展到"扶蔣反共",則是在赫爾利的推動下形成的,蔣介石堅持一黨專政,下決心消滅共產黨,和赫氏不恰當的撐腰是分不開的。

  而在認識到中國內戰的危險性、赫爾利辭去大使職務後,杜魯門派遣馬歇爾赴華調處,並聲明一方面承認國民政府為唯一合法政府,同時要求國民黨的黨治必須廢除,這也成為馬歇爾調處國共關係的落腳點。

  1946年3月,毛澤東在延安設宴歡迎美國總統特使馬歇爾。資料圖

  以馬歇爾的地位和威望,中國當時的各黨派和民間曾寄予相當的希望,一度有"唯'馬'首是瞻"的説法,但不幸內戰卻成為最終的歸屬。馬歇爾曾對周恩來説,他唯一的目標是終止國內衝突,在中國建立一個兩黨政府,為此必須要有一個反對黨,這是保證建立美式民主的唯一途徑,只有關係農民、關心中國這個最大階級的共產黨作為合法的反對黨存在,才能督促國民政府推行任何改革。對這樣的意見,蔣介石絕難認同,因此多次馬歇爾強調,共產黨是一心要奪取政權。馬歇爾則反問説:哪一個反對黨不以取得政權為目標呢?

  馬歇爾將蔣所説的"奪權",與多黨制國家中各黨派輪流坐莊的情況混淆起來,恰好也説明這位美國政要並沒有搞懂中國政治的玄機:作為當政者權威來源的"法統",是無法分割與分享的。體制之外無政治,所有離心的政治力量,若無法通過某種規則將其留在體制內,流落到體制外,則只能是革命和造反,而革命和造反,勢必會以武力為支撐。當然,對此馬歇爾既無法了解,更無力解決,至今仍是中國人思考着的大課題。

  通過這幾個人的事例,可正如一位西方學者所説,中國是一所西方學者畢其一生也無法畢業的大學。因此,我們奉勸新上任的特朗普應該拿出務實精神,更多地學習和了解打交道的對象,而不是一開始就魯莽地去碰對方的底線。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