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風突變!英美高調秀恩愛 “特殊關係”或生尷尬

  特朗普27日在白宮與英國首相特雷莎·梅舉行會談並出席聯合記者會。英首相成為特朗普任內首位訪問白宮的外國領導人。圖片來源新華網

  本週五,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將同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會談,她將是特朗普就任後首位訪問美國的外國領導人。有人説,特朗普希望與梅建立當年裏根總統和撒切爾夫人一樣緊密的美英關係。可能嗎?

  白宮易主 畫風突轉

  據英國《電訊報》報道,梅于1月26日抵達美國,為27日與特朗普的會面做充分準備。據《金融時報》報道,梅表示她將同特朗普展開“非常坦率”的交流。

  因為脱歐的問題,英美關係曾一度緊張。去年6月,英國“脱歐”公投之前,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曾警告英國,如果真的“脱歐”,與美國商談貿易協定時英國不享有優先權。

  甚至在特朗普勝選之初,英國首相府也曾有過不愉快的時刻。當時,特朗普率先與到訪紐約的英國獨立黨領袖法拉奇會面,甚至建議讓法拉奇擔任英國駐美大使。

  不過,如今,畫風突轉。

  本月初,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發文説:“非常期待春季在華盛頓與特蕾莎·梅首相會晤。英國,美國的長期盟友,十分特殊。”

  接受《泰晤士報》採訪時,特朗普稱讚英國脱歐“將會成為一件偉大的事情”。他表示,將非常努力地與英國迅速、妥當地達成貿易協定。

  此外,智庫美國傳統基金會經濟學家、特朗普經濟顧問穆爾日前稱,特朗普“非常看重”與英國間的自由貿易協議。

  為確保梅是特朗普就職後首批到訪華盛頓的外國領導人,英國方面進行了諸多努力。本月初,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飛抵美國,同特朗普團隊高級成員以及參眾兩院重要人物會面。約翰遜此行成果頗令其滿意,稱特朗普政府將優先考慮和英國談判新貿易協定。去年12月底,梅的兩位資深幕僚已經以非官方方式低調前往美國,和特朗普過渡團隊建立聯繫。而且,特朗普去年勝選後,梅第一時間就表達了祝賀。

  歷史淵源 現實利益

  一直以來,“英美特殊關係”被用來形容兩國之間的親密。兩國在經濟活動、貿易、軍事計劃、軍事行動、核武技術和情報共享等領域有着親密無間的合作,使得兩國之間的關係被稱為“獨一無二的大國間關係”。英國和美國在20世紀及21世紀的多次軍事及政治衝突,包括兩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冷戰、海灣戰爭、對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中均有緊密的合作關係。

  “從歷史上來看,英美兩國的關係一直非同一般。兩國無論是在價值理念還是國家利益方面都有許多相同點。”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徵接受採訪時説,“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英美兩國的氛圍多少有點相近。英國‘脱歐’、特朗普傾向貿易保護主義,都有民粹主義的色彩。兩國首腦目前在歐洲大陸都不太受歡迎。雙方如果能在諸多問題上達成一致,那麼在面對歐洲大陸時,無論英美都會更有底氣。”

  據日經中文網1月23日報道,特朗普最先選擇英國領導人舉行會談的目的,是要加快推進美英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進程。1月20日就職當天,特朗普便宣布將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以及重新磋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美英領導人會談可能會對世界多邊貿易談判的框架產生影響。

  促成特朗普與梅會面的顯然是相互的需要。英國廣播公司稱,此次會面的象徵意義尤為重要,因為英國即將啟動脱歐程序,英國首相與新任美國總統的會面將在“政治上產生顯著影響”。

  “從世界範圍來看,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強硬態度必定會讓他遭遇外交壓力,甚至有可能被孤立。他需要支持。對於美國的整體利益而言,美國需要英國這麼一個鐵桿盟友。”武漢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張曉通説。

  英國對美國的需要似乎更迫切一些。

  “英國脱歐之後,面臨很多不確定因素。退出歐盟,意味着英國無法再享受歐盟成員的各項優惠。英國對於美國這個當今世界最強勢的國家的依賴加深了。而特朗普的上台卻帶來許多不確定性,梅希望通過會談讓事情朝着有利於英國的方向發展。”袁徵説。

  “英國表示要‘硬脱歐’之後,歐洲對英國的態度比較強硬。這時的英國更需要加強和美國的關係。英國退出歐盟後,進入歐洲市場肯定要困難多了,這時更不能丟失美國這個巨大的市場。”張曉通也表示,“特朗普強調的貿易保護主義和孤立主義讓英國不安。英國希望能更好地維護英美雙方的特殊夥伴關係,擔憂會被特朗普領導的美國拋下。”

  內外壓力 妥協默契

  實質利益面前,盟友也會翻臉。

  2015年底,英國成為第28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國家。加入亞投行,分享“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這塊大蛋糕,對英國而言無疑是抵消歐元區經濟危機負面影響的極好機會。但是,英國此舉遭到老盟友美國的強烈斥責。英國《金融時報》感歎:“這次譴責是一次罕見的翻臉”。

  “現實利益面前,英美總會出現有矛盾的時候。英國脱歐之後,對美國必定有很高的期望,雙方必然會出現一些分歧和矛盾。不過,雙方關係整體上應該會保持和諧,而且,在內外各種壓力之下,雙方應該會做出一定的妥協,形成相對的一致和默契。”袁徵説。

  目前看來,英美關係正在向好。

  據英國《星期日電訊報》從英美兩國的數十位官員處了解到,特朗普團隊將考慮和英國建立新的“護照”機制,減少兩國企業間的壁壘。英美兩國將建立一個工作小組,鑑定兩國間的貿易壁壘,為進行自貿談判做準備。此外,特朗普和梅還可能將發表防務聯合聲明,要求歐盟國家增加防務開支,達到北約關於國防預算佔國內生產總值2%的要求,同時承諾合作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

  長久以來,英國一直充當着美國與歐洲之間橋樑和調解人的角色。張曉通認為,這種角色未來也不會改變。“英國扮演着軍師一樣的角色,負責協調、出主意。英國畢竟有着輝煌過去,其智慧與影響力猶存。”

  有媒體引用特朗普政府團隊消息人士的話稱,特朗普希望與特蕾莎·梅建立當年裏根總統和撒切爾夫人一樣緊密的美英關係,特朗普曾稱里根是“政治上的英雄”。

  這樣的想法或許只是特朗普的“嚮往”。不過,無論如何,正如張曉通所説,“英美未來一段時間內應該會保持緊密、強有力的特殊夥伴關係”。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