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位不正”的特朗普難有蜜月期

  特朗普于北京時間21日凌晨在華盛頓國會山莊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第45任總統,他在演講中強調會實行“美國優先”政策,又表示會剷除恐怖主義。

  文|顧鐮墨

  美國時間本週五,特朗普將宣誓就任,但他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擾。通常當選總統有至少一百天的“蜜月”:不管選民原先的選擇如何,都願意給新總統一個嘗試的機會。但他在未上任前已經失去了“蜜月”機會。最近一期民意調查,卸任總統奧巴馬有接近六成的支持率,而他只剛過四成。

  特朗普的主要問題是競選中爭議和疑雲太大,“得位不正”。表現在四個方面:

  第一,普選票落後:

  特朗普是史上輸掉對手普選票最多,卻贏了選舉人票的總統。雖然經過重點選票風波及與選舉人投票爭議,特朗普都安然渡過,證明選舉制度和投票的公正性。但普選票落後,還是成為他心頭之痛。

  第二,假新聞幫助特朗普:

  在選後不久,美國政壇就掀起假新聞的討論。其實,往年選舉的假新聞也很多,受眾多是“另類右派”的低學歷白人基督徒。但這次選舉的假新聞危害特別大,4chan、reddit、臉譜和推特等網站都成為製造、發酵和傳播假新聞的利器,引起廣泛爭議。這些假新聞絕大部分有利特朗普,其團隊還參與傳播假新聞。依仗假新聞上台,怎麼説都不是光鮮的事。

  第三,FBI違反中立原則,干預大選:

  在選前11天,FBI總管科米,在未有實質證據的情況下,突然寫信給國會,宣布重啟“希拉里電郵門”調查。直到選前三天才宣布,維持原先“不起訴”的結論。此行動改變了選舉形勢,原先民主黨的大好形勢突然變得緊張。希拉里、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裏德和不少獨立學者都認為,這是民主黨敗選的關鍵。FBI的舉動史無前例,而且涉嫌違法。最新消息爆出,司法部在選舉前已對科米此舉展開調查。國會上週也開始聽證,如果證實科米有不當甚至不法行為,更會質疑特朗普當選的合法性。

  第四,俄羅斯干預大選:

  以上三點都沒有俄羅斯通過竊取和發放美國民主黨電郵,刻意幫助特朗普贏得大選來得“火爆”。俄羅斯網絡攻擊美國,以前一直髮生,但只限於傳統間諜的“情報”目的。美國干預其他國家大選不在少數,美國大選被別國干預卻從來沒發生過。美國以前也沒有干預過俄羅斯大選。這次事關美國國家安全,更動搖“民主制度”基礎,當然不是自信“美國例外”的政客可以容忍的。除了民主黨之外,還有不少共和黨議員認為必須詳細調查。

  特朗普在此事上選擇了最糟糕的應對方法:先是極力否認俄羅斯竊取民主黨電郵,不得不承認俄羅斯是駭客之後,又否認普京是幕後黑手;不得不承認普京是幕後黑手之後,又否認普京要偏幫自己;不得不承認普京有意幫自己後,又説普京的行動沒有成功(儘管自己贏了選舉)。在此過程中,特朗普不斷替普京和維基解密開脱,不斷指責美國情報機關無能,不斷指責奧巴馬、民主黨、國會以及質疑此事的媒體通通都在針對自己。

  結果上週CNN首先報道,情報總監在一月六日給特朗普的簡報中有兩頁附件,進一步擴大爭議。這是一份自去年十月就開始在政界、情報界和媒體中流傳的三十五頁檔案的摘要。這份檔案據稱是一位受僱於美國某政治機構的英國前特工撰寫的,主要內容是,普京在好幾年前就計劃培養特朗普做美國總統,通過利益和“色情錄像帶”“控制”了特朗普,在競選中與特朗普團隊合作“同謀”,利用民主黨電郵幫助特朗普等等。據説此特工在俄羅斯有廣泛的情報眼線,故其報告有一定的可信性,但所有資料都無法證實。媒體因此都一直壓住不報。結果CNN利用這兩頁簡報屬於政府文件,找到空隙,報道這兩頁文件的事。Buzzfeed網站順勢跟進,把三十五頁文檔公諸於世,引起美國輿論譁然。在上週三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公開指責CNN和Buzzfeed製造假新聞。但此事已在公眾中造成極大影響,國會也正展開有關此事的調查。

  來自政壇的正面挑戰

  每個質疑多少會影響特朗普當選的合法性(legitimacy)。儘管單個質疑不足以否定其合法性,但組合在一起就非同小可。於是上星期五,在政壇上終於有正面挑戰的聲音。佐治亞州眾議員劉易斯(John Lewis)在接受NBC採訪時,説自己不會出席總統就職典禮,自己不認為特朗普是一個“合法”的總統,因為他是在“俄羅斯幫助下”取得勝利。這當然立即遭到特朗普推特的反脣相譏,把劉易斯貶斥為“只説不做”的政客。激起了更大的反彈。

  劉易斯不是普通人。他年紀輕輕時就已經和馬丁·路德·金並稱民權領袖“六君子”(The Big Six),是著名的“向華盛頓進軍”大集會組織方(SNCC)的主席,與金博士手拉手遊行,集會上代表組織方發言。作為“六君子”的最後一位在生者,他已經成為美國民權運動的標誌性人物。從八十年代開始,他三十年來一直是佐治亞第五選區(亞特蘭大)的眾議員。特朗普攻擊他“只説不做”,激起眾怒。於是一場口水戰又要開始。

  對特朗普當選合法性的質疑剛剛拉開帷幕。雖然這種質疑不會在法律上(legality)否認特朗普是美國總統,但會動搖特朗普的統治基礎,方便阻擊特朗普的各項施政。特朗普今後四年可謂步步維艱。

  (作者為旅美學者)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