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被彈劾,她會進監獄嗎?

  【編者按】今天,韓國國會發起的針對朴槿惠總統的彈劾案,以234票贊成、56票反對、2票棄權、7票無效的結果獲得通過。朴槿惠被停職,由國務總理黃教安代行總統職務。今年韓劇的恢弘之作《我的閨蜜是總統》,唱到了高潮。俠客島第一時間聯繫了島叔復旦大學朝韓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以下是我們的對話實錄。

  1、俠客島:從這次彈劾案的表決結果來看,234票,相當高的票數。怎麼看這個結果?

  鄭繼永:此次彈劾由韓國國會在野三黨聯合動議,這三黨有172人。執政的新國家黨,在國會擁有128個席位,也就是説,有62票投了贊成。要知道,此前,新國家黨的35個人發起了一個“緊急對策委員會”,這些人也就是執政黨中的“非樸系”。也就是説,在“親樸系”中,有27個人拋棄了以前的立場,轉投贊成票。很明顯,執政黨新國家黨很快就面臨着分裂,甚至是很多人要脱黨、另立新黨的局面。

  有幾個因素促成了彈劾案通過。

  首先當然是親樸系的27個人加入贊成,這很關鍵。如果這些人不投贊成票,也就是207人贊成的話,可以説明新國家黨內部的團結力還很強,甚至對朴槿惠還保有某種期待,這個黨也還有很大可能性可以“重生”;但現在看結果,可以説,新國家黨存在於國會中時間將越來越少了。

  另外,投票前,在野的三黨就放出話來,如果否決彈劾,三黨172人將全部辭職,國會就要面臨解散。這意味着,我開玩笑説,等於韓國政治按下了重啟鍵,韓國政治將陷入非常大的混亂。在這些人看來,如果在230萬民眾上街遊行示威的情況下,彈劾議案還通不過,説明韓國的代議制民主出了問題,國會議員不能代表民意,這對議員們的震懾作用非常大。如果這些人未來還想代表民意去參選,就必須考慮到這一問題。所以,在野黨這種“背水一戰”的做法也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2、俠客島:今天下午,彈劾案的表決結果已經送至韓國憲法法院。按照韓國製度,將由這一法院來裁決彈劾案是否有效,這個裁決的期限,最長是180天。您怎麼看待未來法院的裁決?

  鄭繼永:結果送至法院的同時,朴槿惠除了總統名號和必要的警衞外,就已被停職職務。如果是180天,就是明年的5月9日,但我看來,應該脱不了那麼久。

  首先,反對朴槿惠的民意洶湧強烈,憲法法院受到壓力很大。今天下午,韓國法律界的人也站出來,呼籲憲法法院要“順應民意”。

  和此前盧武鉉遭受彈劾、最終法院裁定彈劾無效不同,盧武鉉那次只是因為簡單的貪腐被彈劾,憲法法院認為本身不足以讓盧武鉉從總統位置上下來,而且民意對盧武鉉也多有支持,所以最後沒過。但是這次,彈劾案以前,韓國的檢察機關已經把朴槿惠列為“主謀和共犯”,直接定性為嫌疑人。所以,朴槿惠跟盧武鉉的結局應該很不一樣。我個人判斷,法院通過的機率非常高。

  雖然這次也有不可控的因素,比如憲法法院的9名法官中的2人明年要退休(必須2/3以上同意,也就是6人),但是法官也會考慮到韓國的政治情況。如果沒有通過,憲法法院對民眾沒法兒交代;就我在韓國觀察的普遍民意來講,很多人認為朴槿惠已經不能作為總統來看了,犯下了很多對民眾來説都是不可饒恕的罪名。因此法官的壓力也很大。在這種情況下,保這這樣一個總統的話,對韓國震動會很大,還不如順應民意讓她下來,再重新選舉,法官在歷史上也會留下一個比較好的名聲。

  3、俠客島:此前朴槿惠為什麼一直挺着,不主動辭職呢?

  鄭繼永:第一,如果自動下台,她將成為韓國曆史上以不名譽的情況下下台的總統,對她來説很難接受。作為總統,肯定都想在歷史上留下點兒什麼,但目前看,她的政治遺產基本啥都沒有。

  比如經濟上,大家生活普遍感受非常差;財閥也不舒服,大企業受到她的欺負,經營情況也不好,她還逼着企業出各種錢。政治上,只有大概60幾個人在挺她,而且是鐵桿親樸派;民眾支持率跌到4%多。換句話説,在國內,社會、經濟、政治上她都沒有什麼太多遺產。外交上,她跟中國原先關係非常好,本以為可以藉此實現“第一次離統一最近”的夢想,但是因為薩德,搞得跟中國關係急轉直下。造成這麼大的影響,她在外交上留下的東西,也只能讓大家覺得對中關係搞差了,讓大家覺得中國對韓國開始了經貿報復。對美外交也沒什麼可談的。

  在各方面都沒有留下好的遺產的情況下,再從總統位置上退下,對她個人來講,很難接受這一點。她是“選舉女王”,上台時支持率極高,自尊心放不下。

  另外,如果她主動辭職,也可能引發反對派和在野黨對新國家黨的比較極端的報復,親樸系的一些人在選舉議員等其他職務時,也可能受到不小的侵犯。不下來,就有可能儘可能推後這種負面影響,讓這些人有時間站穩腳跟、另謀他法、或採取反擊。

  還有,在部署薩德、韓日簽署情報協定等議題上,韓國的保守勢力和美國也需要她拖一陣,把能辦的事兒先辦了。從她個人來講,也許也還抱有一絲幻想,希望憲法法院沒有過。即使停職180天,這期間也可以做各種工作,能夠有反彈的希望。

  4、俠客島:如果彈劾通過,就將在裁決後的60天內召開大選。現在很多人已經開始討論下一任總統可能的人選了,比如潘基文、在野黨的文在寅等。您怎麼看?

  鄭繼永:目前呼聲最高的是文在寅,其次是韓國城南市市長,“黑馬”李在明(此君也被稱為韓版特朗普,經常發twitter批評朴槿惠及其政策)。

  潘基文的最大困難,在於被貼上了朴槿惠的標籤,不僅要對抗在野黨的文在寅,還要對抗新國家黨內部的大佬們。如果他要競選,更靠譜的方式是新建一個檔,吸收原有新國家黨的人,把保守派的票弄回來;但對於他這樣一個沒有太多國內政治經驗的人來説,難度非常大。

  作為盧武鉉時代的外長,盧武鉉曾千方百計推潘基文去當聯合國秘書長,動用了很多資源。但是,在最近的盧武鉉祭日當天,潘基文不僅沒去,連提都沒提這事兒。這就讓民主黨的人對潘基文印象很差。在韓國,潘基文有個外號,叫“油泥鰍”——特別滑,沒有真話。作為外交官,這沒問題;但對於政治人物,選民可能根本不吃你那一套。

  5、俠客島:為什麼韓國的歷任總統都沒有一個好下場?

  鄭繼永:這跟韓國的政治文化有關,即所謂的非黑即白、非敵即友的極端的光譜化、標籤化的傾向,要麼親要麼反,沒有比較靠近中間的東西,比較極端化。另外,也跟西方民主政治跟韓國傳統社會,硬生生嫁接,但是沒有融合到一塊兒有關。在韓國,民主地位很高,過度膨脹的民主意識,跟東方傳統的宗族、儒教文化,呈現出很矛盾化的,類似油水不融,但是又放在一塊兒的狀態。一出什麼事兒,按照西方選出來的人,就要按照東方的方式去處罰;每屆總統下來,只是看到他做的壞的事兒,以前在台下的人就要對前任進行比較殘忍的報復。不僅是總統,很多職場裏面,包括個人的關係上,這種情況也很多。

  6、俠客島:有報道稱,文在寅對薩德持堅決的反對態度。這個怎麼看?

  鄭繼永:政治人物現在所説的話不要太信。文在寅的確説過,一定要撤銷跟薩德有關的事情。但美韓關係仍然是韓國最重要的對外關係,畢竟有同盟,有美軍,不好把訂好的東西往回撤。應該是平息韓國老百姓對薩德本身的憤怒情緒才這麼説。對華的外交方面,無論誰上台,都肯定會改,如何修復中韓關係,很可能是新一任總統需要去好好考慮的事兒。

  總體上,我覺得肯定比現在強,但是也不能太樂觀。不能偏好某一方,不要急於做選擇,有傾向性地認為誰好誰不好。誰上來也要受到外在因素、內在政治的影響,不可能對中國單純好還是壞。去年的時候,誰能想到現在中韓的樣子?

  7、俠客島:特朗普也馬上開始執政了,會有什麼影響?

  鄭繼永:特朗普的用人已經開始要成型了。最大特點,他的用人兩方面:一方面,跟軍隊有關;另一個,很有錢的人。另外,他請了很多美國政治當中的新保守主義、新右派。尤其是在他的亞太政策團隊中,新右派非常多。這可能預示着美國對亞太政策出現比較大的調整。

  比如,美國對朝鮮現在的“戰略忍耐”,特朗普很可能有兩手,他説要跟金正恩對話;從他的班子來講,如果對話不成功,可能要對朝採取強硬措施,遠超現在。奧巴馬只是説了很硬的話。特朗普可能一方面很軟,跟平壤談;但如果朝鮮繼續維持在談中搞事兒,不斷玩這種邊緣策略的話,可能特朗普沒有這麼大的耐心。極有可能採取動武、或者其他手段來做。

  對韓,特朗普也説了很多次了。如果在駐韓美軍,包括國防費用的分擔上,可能需要讓韓國付出的代價更高。所以這樣來講,對韓美同盟,尤其是軍事安全關係上,可能調整非常大。另一個特點,特朗普在半島問題上,可能會讓中國擔負更大責任。這個特點來講,美國的半島政策可能出現比較大的調整。

  8、俠客島:朴槿惠的未來?

  鄭繼永:檢方調查還在進行中,沒有因為彈劾停止。如果彈劾通過,同時證據確鑿的話,可以説,朴槿惠有相當大的概率進監獄,只不過是輕重罪的問題,懸念並不是很大。唯一的懸念在於彈劾案沒過,總統有司法豁免權。但是目前來講,應該是80-90%的概率進監獄。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