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不撤南海仲裁 菲對華“善意”尚需觀察

  文|施君玉

  由菲方一手主導的南海仲裁案即將作出所謂“最終裁決”,鑑於“仲裁庭”的人員組成及中方從自始至終“不接受、不參與”的立場,裁決結果肯定偏向菲方。對南海仲裁,中方一直視為一場政治鬧劇和挑釁,對所謂裁決結果,中方早有預判及因應之策,“不承認、不執行”原則立場不會變,扞衞南海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志更不會有絲毫動搖。

  當南海仲裁鬧劇進入最後階段時,菲政壇已經“變天”,仲裁始作俑者阿基諾三世已黯然謝幕。如何處理南海問題,不僅關係到中菲關係能否重啟“新時代”,而且關係到東南亞地區的安全與穩定,這是對杜特爾特政治智慧的嚴峻考驗。

  尚在大選期間,杜特爾特就以一個“敢作敢為”的政治強人形象示眾,對阿基諾執政所引發的衰退、貪腐、犯罪等種種弊端進行過激烈批判,其中包括親美疏中的外交政策。六月三十日就職時,杜特爾特聚焦國內事務,隻字未提當下敏感的南海議題。在首次閣僚會議上,他要求低調處理南海仲裁結果,避免刺激中國。在另外一些場合,杜特爾特矢言在南海問題上不會與中國兵戎相見,甚至表達出希望儘快訪華的願望。這一系列動作都被解讀為對華釋出善意,放出願與中國緩和關係的積極信號。

  但與此同時,還應當看到,菲新政府“誠意與善意”的背後仍有很大保留,傳達的資訊仍很模糊。如果杜特爾特真想改善對華關係,最大善意莫過於叫停南海仲裁鬧劇,為兩國關係設定“止損點”,避免其因所謂“裁決”繼續走向惡化。但杜特爾特不僅未這樣做,反而菲與中國談判與仲裁結果不能落實掛鈎。菲外長亞賽也表示,完全遵從並希望國際社會助菲落實仲裁結果,菲將待裁決公佈後再研究其影響和後果。

  這正是杜特爾特的“私心”之所在。如果南海仲裁庭作出有利於菲的裁決,在菲國內可被視為其外交的勝利,聽任仲裁走向終點不僅有助於新政府贏得更多民意支持,也可使其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有更多砝碼和迴旋空間,令杜特爾特在對華交往中佔據更大主動。顯然,菲新政府在對華關係上採取了兩手策略:既想通過南海仲裁向中國施壓,撈取政治實惠;又想與中國修好,讓中國幫助其發展經濟。淡化南海仲裁議題不過是其權宜之計,目的是避免中方針對裁決採取報復措施,令其帶領菲律賓走進“新時代”的承諾泡湯。

  南海裁決必定衝擊中菲關係,給兩國合作帶來新障礙。菲新政府這種“騎牆術”是十分危險的,結果可能是白白喪失中菲關係改善的寶貴契機。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