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核30年災民仍食污染農產 輻射牛奶多售俄

\

  圖: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禁區外45公里處的一個奶農場,工人在照看奶牛/美聯社

  大公網4月26日訊 據美聯社、《多倫多星報》報道:切爾諾貝爾核災發生至今30年,當地民眾每日仍然攝入大量放射性物質。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最新報告指,當地農作物現時的輻射含量極高,加之該區域政局動盪財政困難,留守在禁區附近的上千户居民近乎成了遺民,他們為了生存,被迫要進食輻射超標的乳品和野果。

  白俄羅斯的古巴列維奇位於當年核災的禁區邊緣。時值30周年紀念,美聯社派記者深入訪問,拿到當地奶農生產的牛奶產品樣本,並找專家進行了檢驗,結果顯示出產自該區的牛奶,含有的輻射同位素水平,高於該國食品安全水平10倍。

  白俄牛奶輻射超標10倍

  奶農喬巴努克表示,他的農場位於切爾諾貝爾以北45公里,共飼養了50隻奶牛,每日可產兩噸牛奶,會供給附近一間食品工廠。報道指,工廠生產的芝士主要在俄羅斯出售,但工廠不承認美聯社的化驗結果,並強調所用的牛奶完全符合安全標準。

  喬巴努克本人也表示不擔心輻射問題,他説:“哪還有輻射呢?”雖然農場距離禁區只有兩公里,但喬巴努克完全不擔心食品安全,他還稱希望能擴建農場,並在農場直接生產芝士。

  “為了生存,還能怎樣?”

  如果説位於白俄羅斯的禁區飽受污染影響,那現在位於烏克蘭境內的禁區附近居民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不但仍然承受着30年前的災難惡果,還因烏克蘭政局不穩,經濟每況愈下,債台高築等原因而讓他們本已艱難的生活雪上加霜,而最先受到傷害的就是兒童。

  受影響地區被劃分為“第四區”,屬“須嚴格管制輻射及生態”的區域。該區約1300户的學校午飯被取消,學童要食用受輻射污染的食物,或與同學平分一個小三文治。一間學校的主廚表示:“學童會餓暈倒地,我只能給他們一杯熱茶,或由其他學童給病童食物。”

  報道指,自2012年開始暫停監察第四區食物及土壤的污染情況,並取消供應輔助牲口對抗輻射的化學品。從去年又停止向切爾諾貝爾核電廠附近地區的35萬名學童供應午飯,導致大量窮苦家庭被迫食用產自受輻射污染地區食物,面臨患病甚至死亡的危機。

  四個孩子的母親維得羅娃表示,其8歲兒子因長期飲用產自受污染地區的牛奶,已經患上甲狀腺疾病。維得羅娃表示:“我們明白有風險,但為了生存,還能怎樣?”

  有不少學生家長患癌無法工作,子女只能待温暖時節進入受污染山林,採集野果及蘑菇等充飢。一名9歲女童彼得羅娃表示:“在森林你不需要錢,所有食物都能充飢。”

  農業部早前測試發現,該區輻射仍然超標,而食物如果仁、野果及蘑菇等更超標達5倍。

  工作人員憶當年“沒有防護服 只有責任感” 

圖:波蘭攝影師波斯勞斯基拍攝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禁區\網上圖片

  據法新社報道:切爾諾貝爾核災30年過去了,但對於當年在場的工人來講,當年的那場慘劇仍歷歷在目,現年78歲的前核電廠建築工程師説,到現在,他都還記得1986年4月26日上午開車前往切爾諾貝爾核電廠時,嘴裏的那股金屬味道。

  馬加拉説,當年他接到電話被告知有意外發生,要去提供協助。他抵達現場時,發現電廠擠滿了軍人。他説:“起初完全沒有消息傳出。當時任何什麼事都被視為是機密。”

  馬加拉當時並不知道,自己協助建造的4號反應爐數小時前在安全測試期間爆炸。前蘇聯當局竭力防堵消息曝光的同時,有毒輻射已經外泄,反應爐也持續發熱。馬加拉説:“紅色柱狀燈不停閃爍,在深夜裏特別耀眼。”

  馬加拉説自己很幸運,可以活到現在。當局在事發後的數年陸續派遣了約60萬人進駐災區,進行清理作業,其中大多是軍警、消防人員和公職人員,這些人大多已經死於核輻射相關的疾病。馬加拉説:“當年根本沒有安全的防護服,有的只是人們的責任感。”

  難耐離鄉之苦 居民冒險回家

圖:雖然面臨輻射危險,但部分災民仍認為回家鄉生活才最快樂\網上圖片

  據路透社報道:切爾諾貝爾及其周邊30公里目前仍被綠色和平評為“高度污染不適於人類居住”的地區,但事發後30年的今天,不少當地居民難耐離鄉之苦,寧願冒險也要重返家園。

  當年切爾諾貝爾發生事故時,有數萬名居民被疏散。瑪麗亞.洛茲賓是其中一人。她六年前和家人重回家園,靠耕種蔬菜和養牲口自給自足。她所住的區域需要穿過檢查站才能抵達,一路上還會有導遊拿?輻射測量器與好奇的遊客同行。現年69歲的瑪麗亞説,她在當年被疏散到基輔後,入住的難民村裏有很多酒鬼和癮君子,治安很不好。居住的房屋條件也十分惡劣。如今能和兒子一家一起返鄉,她很開心,也不擔心核輻射影響健康。

  瑪麗亞説她的媳婦,也幫忙在這裏創辦了一家臨時的博物館。其中一間屋子內被遺留下來的東西,就充滿了前蘇聯時代的各種回憶。

  瑪麗亞的媳婦説,希望可以保留被遺留下來的東西,這些舊物可以講述切爾諾貝爾的歷史。她也希望以前的居民有一天會重返家園。

  核災緻畸形 烏孤女摘殘奧獎牌

圖:殘奧獎牌得主馬斯特斯\美聯社

  據美聯社報道:1986年的災難,徹底改寫了馬斯特斯(Oksana Masters)的一生。核輻射令她天生雙腿殘廢,意志堅強的馬斯特斯沒有自暴自棄,獲養母帶往美國展開新生活後,她努力學習英語,併發掘出划艇、越野滑雪及賽單車天賦,成為國際賽事獎牌得主。

  現年26歲的馬斯特斯,出生于烏克蘭西部的赫梅利尼茨基。由於她的母親在受孕期間遭到切爾諾貝爾核災輻射感染,導致馬斯特斯天生沒有拇指,其餘手指也連在一起,每隻腳有6隻腳趾,雙腿嚴重畸形最終被截肢,而且只有一個腎,腸胃也殘缺。

  被收養後,重獲新生的馬斯特斯發掘了划艇這項興趣,經過多年的不懈努力,終成職業運動員,在2012年倫敦殘奧的雙人划艇中獲得銅牌。在2014年索契冬殘奧,她在滑雪項目中奪一銀一銅。

  現時她已面對新挑戰,矢志在7月的選拔中入選美國殘障單車隊,準備在今年裏約巴西殘奧中大放異彩。

  輻射禁區變野生動物天堂

圖:人煙稀少讓禁區成為野生動物的樂園\《獨立報》

  據《獨立報》報道:30年前,切爾諾貝爾核災發生後11萬人被撤離,上址至今仍了無人煙。但近日有研究發現,禁區被野生動物“接管”,不論物種、數量都大幅增加,遠超其他地方。

  來自美國、英國及澳洲等地的研究人員,在切爾諾貝爾近4750平方公里的隔離區內,設置多部攝影機,發現哺乳類動物的數量有明顯增長,更有歐洲猞猁、歐洲棕熊、普氏野馬等罕見物種。例如獐鹿的數目在1987年至1996年間增長達10倍;灰狼群的密集度,較其他地區更高出7倍。

  雖然無法判斷其中多少動物因核污染而患癌或有先天性缺陷,但有相關研究表明,相較核污染而言,人類的存在對野生動物的危險才更大。蘭開斯特生態學和水文學研究中心的貝雷斯福德教授説,禁區長達數十年沒有人類的農業、狩獵、砍樹等作業,反而令野生動物活得較好。目前俄羅斯及烏克蘭政府就當地污染水平而言,暫時無意解禁,研究人員希望當地可以成為永久的動物自然保育區。

  核災生態恢復需時3000年

  據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報道:切爾諾貝爾核事故雖然發生至今已30年,但事發地點烏克蘭城市普里皮亞季相信需時3000年才能回復原貌。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指,“切爾諾貝爾的災難給環境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且將持續數千年。人類史上從未有這麼大量的長命同位素在單一事件中被釋放出來。”

  切爾諾貝爾周邊區域將要保持空置至少3000年,有評論強調這證明了核能對人類社會的長期威脅。醫學及公共衞生團體“尋求社會責任的醫生”解釋:“雖然支持者聲稱那是安全的,但核能史近乎災難史。1986年的大災難令人驚恐,因其而流離失所的人約有22萬,而該宗意外中的輻射塵也令白俄羅斯和烏克蘭有近4440平方公里的農地和6820平方公里的森林荒廢。”

  美國《時代》雜誌的記者哈勒爾和馬森也曾於五年前寫道:“由於在核意外中釋放的一些同位素,會在未來數萬年間仍具放射性,清理將成為世世代代的工作。”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