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氣候大會:美組“新聯盟”欲孤立中印

  圖: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謝振華、印度環境部長賈瓦德卡爾、南非環境部長莫勒瓦(從左至右)8日在巴黎氣候大會會場舉行新聞發佈會\路透社

  大公網12月11日訊 綜合英國廣播公司、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正在法國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預定於11日閉幕,目前已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巴黎氣候大會主席、法國外長法比尤斯9日向與會的代表團發放最終協定的新草案,敦促各國不要再“拖堂”。美國則出人意料地突然加入一個由多國組成的團體,試圖在談判的最後緊張階段,孤立中國和印度。

  法比尤斯星期三拿出了一份艱苦達成的新草案,頁數已從原來的43頁縮短到29頁,分歧點也約為減少3/4,從上千個降至366個。法比尤斯向各國部長施壓,要求大家在11日大會閉幕前通過最終協定。法比尤斯承認,“事情趨於更好,只是仍有懸而未決的地方”,各國部長們一連兩天在減排目標、資金和承擔減排責任等分歧點上取得共識。

  因此,不同的利益集團正為最終版本進行最後角力,談判進入白熱化階段。

  推1.5℃控温目標

  與歷屆聯合國氣候大會一樣,不同利益的集團又形成了錯綜複雜、可能交叉的陣營,在不同的議題上進行談判磋商。本次巴黎大會談判方中,已經有了傘形集團、歐盟集團、基礎四國、77國+中國、非洲國家集團、最不發達國家聯盟、小島嶼國家聯盟、美洲玻利瓦爾聯盟等集團,紛紛提出自己的訴求。

  星期三當天,一個美國、歐盟及79個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島嶼國家組成“遠大志向聯盟”突然亮相,誓言要讓本次大會達成強有力的協議。“遠大志向聯盟”部長級代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提出,新的協議應包括中國、印度、沙特阿拉伯等國試圖反對的措施。其中包括:控制全球升温不高於工業時代以前1.5℃以上,要求各國每5年更新減排承諾的條款等。島嶼國家提出,巴黎大會宣傳的2℃全球控温目標,會讓本國被上升的海平面淹沒,近日一再施壓力推1.5℃的目標。

  重返巴黎會場的美國國務卿克里發表講話,一再強調“志向”,敦促巴黎達成強有力的協議。他也表明美國是“遠大志向”成員的身份,更使得該聯盟突然似乎要成了巴黎會議上的絕對主導力量。

  美國氣候特使斯特恩表示:“這是我們的時刻,我們要讓它變得有意義。一些國家不在這個聯盟內,確實,他們不尋求達成多麼大的成果。”他拒絕列出這些國家的名字。

  中方:一個不眠之夜

  中國代表團首席代表解振華星期三下午表示,正在研究法方提供的新文件,並將與基礎四國、77國集團和發達國家連夜溝通。“今天(9日)夜裏是一個不眠之夜。”他承認,各方在資金、減排力度等問題仍存在分歧。解振華強調,此次中國代表團要努力爭取,達成一份全面的,均衡的,有力度、有法律約束力又能夠適用於各方的協議,力爭得到好的結果。

  印度環境部長雅瓦德卡爾表示,“我完全理解1.5℃的要求,然而,1.5攝氏度需要發達國家大規模減排,並大規模增加它們對發展中國家的財力支持。這我目前還沒有看到”。

  BBC分析指出,按目前新興市場國家的較大規模排放計算,已接近1.5℃度的上限了,一旦巴黎峰會同意該目標,意味着這些國家的煙囱以後無法再冒煙,這種“遠大志向”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此外,在遠離會場的巴黎市中心,一些原住民、非洲、小島國等地的一些代表當晚半夜發佈聲明,呼籲美國代表團不要引導其他代表團,企圖實施繼續讓大石化公司污染環境的政策,使得巴黎氣候大會完全走向失敗。

         “基礎四國”促富國掏錢履諾

  中國、印度、巴西和南非“基礎四國”的部長級代表,週三在巴黎氣候大會會場發佈聯合聲明,強調他們團結一致,敦促發達國家兑現每年1000億美元的援助資金承諾。

  四國部長級代表就此舉行聯合新聞發佈會,折射出巴黎氣候大會的談判焦點之一:資金,以及在該問題上以“基礎四國”為首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間的鴻溝。

  這次發佈會與巴黎氣候大會上有些發佈會座位空虛、聽眾寥寥的情形相反的是:新聞發佈大廳還沒開始就擠滿了各國的記者,顯示出“基礎四國”在巴黎氣候大會上舉足輕重的分量。

  中國代表解振華就首先發言強調,“基礎四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集團77國集團加中國(“G77+中國”)的一小部分,四國完全團結一致要維護髮展中國家利益,同時也展示談判合作誠意和靈活性。

  四位代表稱,目前有關西方已經提供了620億美元的數字“並非實際數字,有重複計算”。“發達國家説已經給了620億,發展中國家説沒看見錢在哪裏。”他們敦促發達國家兑現承諾,在2020年前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支持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並在2020年後進一步加大資金、科技和能力建設的支持力度。

  解振華表示,氣候資金越多越好,首先是發達國家應按照公約要求兑現承諾,其次是鼓勵發展中國家自願提供資金,與此同時歡迎私營部門和企業積极參與貢獻,同時提高資金透明度增進互信。這些國家代表強調,他們都雖然仍是發展中國家,但各自主動增加應對氣候變化的投入,包括中國設立南南基金專項等。

  此外,美國國務卿克里10日表示,美國承諾將協助最脆弱國家適應氣候變遷的金額,將每年翻倍增至8.6億美元(約67億港幣)。

        氣候會談如地獄 失眠掉淚灑熱血

  195國氣候談判人員每年在世界不同角落聚首磋談時,備極辛勞,宛如置身地獄,身心都像經歷了一場耐力賽:流下淚水是常有的事,灑了“熱血”的情況也會有。談判人員肩負利害攸關的挽救氣候浩劫任務,常得繃緊神經,他們各自扞衞國家利益,堅持己見的同時,往往得和其他代表衝突對槓。

  氣候會談的談判人員常會堅持籌碼,儘可能地拖長時間,以致這類會議常常一拖再拖,無法如期結束。“科學工作者關懷聯盟”分析家梅耶爾在巴黎峰會最後一輪告訴法新社:“這些會議常常看到淚水。有時他們會留下不甘與憤怒的眼淚,有時他們是喜極而泣。”

  從1995年在柏林召開首屆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COP1),到今年剛好20年。根據過去經驗,會談預定週五閉幕,但常會拖到週六,甚至週日。

  今年的峰會上,談判代表、觀察家和媒體工作者疲憊不堪,常常如行屍走肉般在會場的走廊遊走,他們很想好好睡個覺,想衝個澡,或想有張空沙發或懶骨頭,好歹眯個眼打個小盹。

  日以繼夜挑燈夜戰討價還價會帶來負面影響。

  第13屆締約國會議在印尼峇里島舉行時,因美國試圖阻擋協議,時任聯合國氣候首長的德波爾在數千名代表面前掉下英雄淚,還得讓人扶着離開會場。在兩年後的哥本哈根會議上,委內瑞拉代表沙勒諾揮舞染紅了的手掌,宣稱發展中國家得“割手掌留鮮血”才能發言,搶走各界焦點。參加過6次氣候大會的國際發展機構“基督徒互援會”的專家艾道表示:“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國會議接近尾聲時,就跟地獄沒兩樣。情緒很激昂,因為我們經手的決定,可能攸關數百萬人的生死。”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