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習總訪美最大期待 深化新型大國關係共識

  文|木春山

  中國外交部已經公佈,9月22日開始習近平將對美國展開首次國事訪問。外界普遍預計,此訪將繞不開南海問題、網路安全問題、經貿關係等各種話題。而有內地專家認為中方最希望通過習近平此訪,中美能夠使得“新型大國關係”在共識與構建上取得進展。

  筆者觀察發現,中國對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認識和深化有個過程。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的一篇談中國和平崛起的文章中就提到了“新型大國關係”,作者對其內涵的表述是“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

  2011年1月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訪美期間,中美兩國元首就建立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伙伴關係達成共識。雖然中國高層尚未公開闡釋“新型大國關係”,但胡的表態無疑體現了中國高層對中美關係的探索,並且這種表述比《學習時報》提到的中美關係內涵還要有所增加。

  2012年2月,時任中國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美期間,提出要構建“前無古人,後啟來者”的新型大國關係倡議。是年11月中共十八大報告更是進一步指出要“推動建立長期穩定健康發展的新型大國關係”。“新型大國關係”在中國最重要的政治文件裏出現,預示着這將是一個對美關係指導性的外交綱領。

  但是“新型大國關係”的提法,卻很少出自美國高層之口,而中方一直在各個可以接觸的場合,希望美國能夠認可此提法,同時兩國能夠為此共同努力。

  筆者此前一直關注中美構築“新型大國關係”的進程,數年來,中國和美國圍繞這一問題的認知顯然趨於深化。

  2013年6月已當選為中國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出訪美國時,向奧巴馬當面提及這一中國高層的共識,並對內涵作出明確限定:“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這可看作是中方對美主動的外交實踐。

  中方的積極態度,一度獲得了美國方面同樣相對積極的迴應。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2013年11月20日在喬治城大學發表講話,勾勒了美國對亞太政策的要點。對於美中關係,賴斯表示:美國將尋求具體實施新型大國關係(to operationalize a new model of major power relations),在兩國利益存在交集的事務上形成更深度的合作,而且不僅限於亞洲,同時管控不可避免的競爭關係。這被一些輿論認為是美國官方首次“承認”新型大國關係。

  2014年中楊潔篪為籌備APEC後“習奧會”訪美,在和國務卿克里交流時,克里對楊潔篪提到的新型大國關係的表示迴應道:美中之間有廣泛的共同利益,雙方要積極尋求加強務實合作、妥善管控分歧之道,推動美中新型大國關係建設。

  此外,克里在2014年7月參加中美戰略對話時公開表示:“我多次聽到習近平主席提到新型大國關係。我認為,新型大國關係不能只靠語言來界定,而是應該由行動來界定。”

  2014年11月奧巴馬訪華時,有兩場“習奧會”,期間都提到了新型大國關係的問題。“瀛台夜會”上,習提到“要以積水成淵、積土成山的精神推進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建設”。同時表示,“不能讓它(新型大國關係)停留在概念上,也不能滿足於早期收穫,還要繼續向前走。”官方公開的奧巴馬的表態是“美方願意同中方共同為此作出努力。”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博鰲亞洲論壇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楊希雨15日在北京表示,他注意到美方對“新型大國關係”提法的保留態度,但認為正因為兩國關係的結構性矛盾,才需要在此問題上進一步深化共識與構建。

  “中美很多問題,都是產生於相互戰略猜疑。共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就能從根本上解決戰略猜疑。”楊希雨在中國記協新聞茶座活動上,對數十位境內外媒體如此分析新型大國關係可以打破中美結構性矛盾的問題。

  他的觀點是,中美結構性矛盾,需要按照新型大國關係方向來解決——中國不爭奪美國主導權,美國也不謀求領導中國。“進一步深化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如果有共識或者方向,其他的問題即使一時解決不了,至少也能比以前更加容易管控。”

  因此,當被問及習近平此次訪美面臨南海爭端、網路安全、經貿關係等各種話題,中方最希望從此訪獲得什麼時,楊希雨表示,與單個問題的解決相比,中方最希望的就是能夠通過這次訪問,中美深化共建新型大國關係上的共識。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