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阿基諾海牙法庭搏出位 仲裁南海要價美國

\

炮製南海主權爭端案開庭阿基諾任內或無法結案

  大公網7月9日訊 據海外華文媒體多維新聞報道,由南海引發的中美口水戰才剛剛平息,菲律賓又迫不及待地挑起事端。繼去年向海牙國際法庭提出仲裁無果後,菲方又以補充材料為據繼續向海牙國際法庭提出仲裁。7月7日,菲律賓派包括議長、防長、外長在內的高級官員代表團赴海牙參加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聽證會,闡述菲方立場。

  評論員禹陽稱,截至多維新聞發稿,法庭尚未對菲律賓單方面提出的該案做出裁決,而最終裁決會因為聽證會被拖延至少6到12個月,而現在菲方卻已着急為自己造勢。在聽證會未開始就宣告“對海牙法庭接受菲方主張信心滿滿”,稱已經為“證明中國是錯的”做好充分準備。而其所謂的信心不過是一幅近300年前的菲地圖,證明“斯卡伯勒礁”(即中國黃巖島)在3個世紀前就是菲律賓領土的一部分,以反駁中國關於南海的九段線主張。

  菲律賓用如此荒謬的證據來説服法庭看似滑稽可笑,實際上仲裁只是幌子,阿基諾三世是有自己的小算盤的。何況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阿基諾三世第一次提出仲裁,上一次就因為過了最後期限而如意算盤落空,再次“自導自演”可謂“用盡心機”。

  首先,從菲律賓國內的形勢來講,阿基諾的任期即將到頭,近期不斷爆發的反華情緒也跟明年到來的大選息息相關。此前不久,他就把反法西斯最堅決的中國比作希特勒,仔細看來,在反法西斯勝利七十週年之際,其做法似乎不合常理。

  依菲律賓憲法,規定總統不得連任,但阿基諾家族是個政治家族,本家族一定要有人出任下一屆總統,也好延續阿基諾家族的政治生命。阿基諾的祖父阿基諾一世、父親阿基諾二世、尤其是母親阿基諾夫人,都是民眾尊敬的政治人物,而他本身頂着祖輩的光環在從政路上輕而易舉地登上總統寶座。但是反觀他的總統之路,他在治理國家方面的確差強人意。而喜歡搏出位的這位菲律賓總統似乎還在個人作風上招致爭議。

  而在南海問題上,不僅不斷提出仲裁,甚至聯合日本在南海進行軍演,其用意無非是針對中國。對於日本來講,安倍似乎是想用菲律賓當作其推行新安保法的“試驗田”和同中國博弈的一顆棋子。但是阿基諾目的似乎“簡單”的多,或者説是愚昧的多,而他想對付中國的目的似乎只是他“想多了”。

  菲律賓自身軍事實力弱小,這幾年雖大幅增加了軍費,但其影響力仍有限。在同美國、日本進行聯合軍演時,甚至拿不出幾件像樣的武器裝備。為了在南海問題上對抗中國,守住在南海攫取的利益,菲律賓除了需要美國這個盟國撐腰之外,還需要日本等更多的域外國家施以援手。菲律賓寄希望於獲取日本軍事裝備等硬件支持,又得到日本這個地區大國在國際輿論上的呼應,以便給自己壯膽。

  因此,如今南海好不容易消停了,阿基諾又以可笑的證據將南海問題推到風口浪尖,無非是在“招蜂引蝶”,妄圖引起其他南海爭議國家的注意,進而對中國“羣起而攻之”,為他的大選造勢罷了。

  其次,從國際環境來講,現在正逢越共總書記阮富仲訪美。而越南一直以來都是菲律賓拉攏的對象國。越南是南海爭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也是七個爭端國中分量最重的國家,在去年981事件後,越南頻繁派高層訪美,而阮富仲是在南海問題中越矛盾激化後首次出訪的越共最高層領導。因此,鑑於美國在重返亞太口號的推動下支持菲律賓的南海策略但至今菲方除了向國際法庭提出仲裁外,美國在南海問題上不佔任何優勢。因此,美越此次會見很難不談南海,根據多維新聞此前的分析,就阮富仲訪美來講,華盛頓很有可能希望越南在南海問題上代替菲律賓為其打頭陣。

  事實上,從很大程度上來講,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激進其實只是一場代理人戰爭。菲律賓再次站出來攪局或許只是用來向美國要價。畢竟,即便海牙仲裁法庭可能會接過這個法律挑戰,但他們是否有勇氣作出艱難裁決就是另一個問題了,還有就是他們是否會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僅僅做出一些非常有限的法律決定,來迎合美國。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嚴雪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