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安倍來訪 美國為何給予非一般禮遇?

\

28日,奧巴馬在白宮草坪上為安倍舉行歡迎儀式

  文/加藤嘉一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結束了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的演講。這是該會議首次邀請日本內閣總理大臣,安倍則這樣開始他的演講,“1957年6月,站在這裏的我的祖父岸信介是這樣開始演講的:日本站在世界的自由主義國家陣營是因為我們確信民主主義的原則和理想。”

  安倍首相介紹了自己與美國的相遇和緣分之後,為在70年前結束的那場戰爭所遇難的美國人表示了哀悼。他深知這一點對美國國會議員和輿論來説很重要。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向美國在歷史上培育下來的自由民主主義的價值觀給予了充分的尊重。他以祖父岸信介的那句話開始演講這一事實也彷彿這一點。他説,“日本遇到美國,就是日本遇到了民主主義。遇到它是150年以上前的事情。”他也強調,日美之間的同盟是基於自由民主主義的,這點是不需要任何理由和解釋的。

  對於美國方面從與中國、韓國關係的角度擔心的歷史認識問題,安倍首相的表述如下:“戰後的日本是本着對那場戰爭的深深的反省走過來的。我們不應該回避自己的行為給亞洲各國人民帶來痛苦這一事實。圍繞這些的認識,我與歷屆首相是完全一樣的。我們不惜一切努力為亞洲的發展、和平與繁榮做出自己的貢獻。”

  美國議員們向安倍給予了鼓掌。從兩院的議員們反覆站起來鼓掌的場面看,安倍首相的演講可以説是讓美國國會方面感到滿意的。而依我觀察,達到這一點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安倍首相向美國所關注的事宜和問題給予了充分的面子,包括歷史、價值觀、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日美安保新指針等,作為報答自己獲得了作為歷史上首次踏上美國國會兩院聯席會議的站台的隆重待遇。

  看着安倍首相在國會演講,議員們反覆鼓掌的“互動”場面,我重新覺得,內心感歎,美國還是很聰明,有戰略,即給安倍首相提供非一般的待遇和麪子,來換取他繼續扮演美國“聽話”的同盟國角色,為的是保護美國的全球利益,以及促進美國自身的發展與繁榮。

  “圍繞安倍首相對美國的國事訪問與日方交涉的同時,我們認真分析了安倍首相的性格,他喜歡什麼,對什麼感到高興和過癮,等等”,一名美國國務院工作人員對我説。

  而日美首腦會談前夕達成共識的日美防衞合作的新指針,以及其成功簽訂無疑是美國方面務必從安倍訪美獲得的一個成果。根據18年以來首次修改的新指針,日本將更加廣泛、密切地配合美國包括亞太地區的全球戰略與安保佈置。當然,新指針的簽訂必然地引起中國的警惕,以及日本國內渴望和平的市民們的反感與抗議。這恐怕是接下來日美兩國當局共同或各自面臨的變數。

  安倍首相從對美國率領培育下來的自由民主價值觀的尊重,延伸闡述的是此次安倍訪美議程裏飽受關注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一事。他説,“日本與美國要攜手為來自不同生長背景的亞洲太平洋各國創造不受任何國家之意圖的,公平、有活力、可持續的市場。在太平洋市場,知識產權不能被搭便車,也不能忽略過於苛刻的勞動和對環境強加的負擔。這樣才能夠向世界普及,並紮根我們所信奉的自由、民主主義、法治等價值觀。而體現這一價值觀的無非就是TPP。”

  緊接着,表達“TPP不僅帶來經濟利益,它也涉及到長期的安保意義”之後,安倍首相強調説,“日美之間圍繞TPP的談判很快就能達成共識和協議,讓我們兩國攜手發揮領導力,共同推動TPP。”其實,TPP談判能否成功找到落腳點也取決於美國國內的政局。日本方面也深知日美之間涉及到TPP內容與條款的談判也只好通過充分尊重美國方面的利益和情況才能落到實處。

  至於中國因素,奧巴馬和安倍首相都重視對華關係,支持中國和平發展,需要好好跟中國對話協商的同時,也沒有隱藏對中國崛起的警惕心。4月28日,奧巴馬總統在日美首腦會談結束後的共同記者招待會上表示,“中國在東亞和東南亞擴大力量。中國的做法是錯誤的”,並重申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包括尖閣諸島(中方稱“釣魚島”)。

  縱觀所述,我對這次安倍訪美議程(雖然尚未結束,安倍首相即將訪問美國西岸的舊金山和洛杉磯)的總體判斷是,在美國方面高度重視的新安保指針、TPP、歷史認識這三大議題上,安倍首相的言行和舉措基本滿足了美方的需求。如前所述,這是美方通過給安倍首相崇高待遇的方式換取的。日本人必須正視這一點,並不斷思考“我們應該做什麼樣的美國的盟國,以及應該怎樣做美國的盟國”這一根本的問題。

  當然,無論是安保、經濟、價值觀、以及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等議題上,安倍訪美無疑強化了日美同盟的基礎和能量,這是符合日本方面的利益的。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宋代倫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