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專家:美古關係解凍不單純 美國仍想和平演變

\

古巴與美國關係解凍迅速

  文 / 朱祥忠

  儘管奧巴馬政府宣佈減輕對古制裁措施,但改變古巴政權性質的戰略目標並沒有改變,只是改變了策略而已。他企圖用軟的一手,對古巴進行“和平演變”達到改旗易幟的目的。這對古巴是“新的挑戰”,且更難對付。另外,雖然美古雙方都希望改善關係,但要實現關係完全正常化,美國必須取消對古經濟封鎖。這涉及有關法律,需要國會批准,而目前參眾兩院都被反對同古改善關係的共和黨所控制,短期內難以實現。同時,美又面臨2016年大選,結果難料。如果民主黨繼續執政,古美可保持改善關係的勢頭,但共和黨人取勝上台,奧巴馬宣佈的對古“新政”能否繼續就很難説了,兩國關係則有可能倒退。因此,美古關係正常化前景不容樂觀。

  4月11日,古巴國務委員會主席兼部長會議主席勞爾•卡斯特羅首次出席在巴拿馬召開的第七次美洲國家首腦會議期間,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相互尊重和建設性的氣氛中”舉行了會晤,雙方一致同意繼續推進兩國關係正常化進程,並就復交、互設大使館和互利合作等有關問題達成重要共識。這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國元首第一次舉行會晤,標誌着兩國關係開始解凍。奧巴馬説,這是一次歷史性會晤,不僅掀開了美古關係新的一頁,也是美國同拉美地區關係的“轉折點”。

  一、這次美古關係解凍,奧巴馬政府表現得更為積極主動。2009年奧巴馬上台時就表示要和古巴政府有“新的開始”,多次批評小布什政府對古巴政策是錯誤的,並放出願同古巴改善關係的信號。2012年12月,曼德拉葬禮時,奧巴馬同勞爾握手。他指示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副助理羅茲,把對古巴的研究列為一項“重要任務”。2013年初,拉美事務顧問蘇尼加到邁阿密調查居住在那裏古巴移民的情況,發現年齡大一點的人己逐漸失去影響力,年輕人大都主張同古巴改善關係。同時指派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羅茲和古巴代表進行試探性接觸,得到古方的積極響應。同年6月,雙方代表開始在加拿大進行了長達18個月的9輪祕密磋商,其間在交換間諜問題上雙方發生分歧,在梵蒂岡教皇方濟各的斡旋下得以解決,為兩國關係正常化談判掃除了障礙。

  隨後美方代表負責拉美事務的助理國務卿雅各布森和古巴代表何塞菲娜•比達爾,輪流在對方利益代表處舉行了三輪會談,雙方闡述了各自立場和主張並達成了重要共識。2014年12月17日,奧巴馬和勞爾分別宣佈,就兩國復交、互設大使館、實現關係正常化問題正式舉行會談。美國同時宣佈減輕對古巴制裁、放鬆兩國人員和經貿往來,其中包括美國人到古巴旅遊和古巴移民僑匯的限制等措施。

  二、奧巴馬政府為什麼急於同古巴改善關係?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第一,表明美國對古政策的失敗和無奈。1959年古巴革命勝利後,美國經歷了從艾森豪威爾到小布什10任總統,都將古巴這個西半球唯一的社會主義國家視為眼中釘,對其實行經濟封鎖、政治孤立、外交施壓直至僱傭軍入侵等各種手段,企圖搞垮古巴革命政權,但都未能得呈,相反古巴在拉美和國際上的地位和影響日益提升。美國的有識之士,都認識到美國採取敵視古巴的政策已經失敗,不僅損害了古巴利益,也有損美國利益,必須作“重大調整”。同時,近年來古巴推行“更新發展模式”和對外開放政策,也有利於美古關係的改善。

  第二,基於同拉美國家改善關係的整體着想。美國對古巴採取封鎖敵對政策,遭到拉美國家的普遍反對。美國在其“後院”的地位和影響力日益下降。前幾次美洲國家首腦會議,在是否邀請古巴領導人與會的問題上,美國與拉美國家嚴重對立。在2012年第六屆美洲峯會上,除美國和加拿大以外的32位與會國首腦發表共同聲明,表示如果沒有古巴參加,以後將不再出席美洲峯會。阿根廷和玻利維亞等國總統甚至退出會議,以示抗議。另外,目前美國的拉美裔人口已達5000萬,佔總人口的16%,他們在美國經濟和政治生活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而改善同古巴的關係,無疑有助於團結和爭取這部分選民的支持。據“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12公佈的民調顯示,63%的美國人支持與古巴建立外交關係。因此,對古政策已成為影響美拉關係和美國戰略後方的穩定以至國內民心向背的大局。

  第三,美國長期一意孤行地對古巴實施經濟封鎖和政治施壓的霸權主義政策,遭到整個國際社會的反對,嚴重影響美國的形象。從1992年起,聯合國大會已連續23次以壓倒性多數票通過古巴提出的反對美國封鎖的提案。在2014年10月的聯合國大會上,有188個成員國對古巴提案投了贊成票,只有美國和以色列反對。美國空前孤立。

  第四,奧巴馬執政以來政績不佳,內外交困,失去了對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又面臨2016年的大選,急需在外交上有所突破,做出點能起到轟動效應的成績來,而古巴就是這樣一個很好的突破口。奧巴馬這樣做,既能為民主黨明年競選總統造勢,也能為自已留下一筆外交遺產。

  三、古巴面臨着機遇和挑戰。美國對古巴實行半個多世紀的封鎖和制裁措施,其中包括1992年和1996年美國國會分別通過的《托裏切利法》和《赫爾姆斯一伯頓法》,給古巴經濟和社會造成巨大的損失,嚴重製約了這個小國的發展,使古巴人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之中。但古巴人民勇敢地承受並戰勝了這一切,取得了對美鬥爭的勝利。近年來,在蘇聯解體後古巴最大的經濟支持者委內瑞拉發生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危機,無力他顧,使古巴又陷入新的困境。此時美國能坐下來同古巴談判改善關係,對古是一個重大勝利,也是一個難得的機遇。

  奧巴馬政府宣佈減輕對古制裁措施,允許旅居美國的古巴移民向親屬匯款的數額,從每人每季度500美元增至2000美元。目前古約有三分之一居民在美有親屬,僅在邁阿密就有上百萬古巴移民。古每年僑匯收入約20億美元,主要來自美國。奧巴馬還宣佈取消美國人前往古巴旅行的禁令,目前每年來古的美國人不到10萬人,取消禁令後第一年估計就會有100萬人到古巴旅遊。他們可在古使用美國銀行卡消費,每人一次可帶回400美元古巴雪茄和朗姆酒。從美國到古巴最近距離只有160公里,從邁阿密到哈瓦那空中飛行時間只需30分鐘。美國人一年四季都可到古巴休假、度週末,享受那裏得天獨厚的自然風光。今後古巴旅遊和僑匯收入將大幅度增加。古巴改革開放政策在深入發展,不久前又修改了外資法,放寬了投資條件。古美關係的改善也帶動了古巴同歐盟國家關係的發展。西方國家來古投資將大量增加。所有這些,對恢復和發展古巴經濟十分有利。

  但是,奧巴馬和其前任一樣,改變古巴政權性質的戰略目標並沒有改變,只是改變了策略而已。他企圖用軟的一手,以“人權”、“民主”和“自由”為武器,對古巴進行“和平演變”或“顏色革命”,達到改旗易幟的目的。奧巴馬明確表示,在同古改善關係的同時仍要討論包括民主和人權在內的普世價值問題。在復交談判中,美方一再提出希望古巴允許美外交官在古旅行、同包括反對派在內的古巴人往來的自由。古美之間在意識形態方面的鬥爭將更加激烈。美將利用電信業、網際網路等先進手段向古民眾傳輸美國文化和資訊,支持古反政府、反社會主義勢力,加大對私營企業的支持,逐漸改變公有制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古巴媒體評論説,美國是想用“新的胡蘿蔔”、“聰明的做法”摧毀古巴社會主義。這對古巴是“新的挑戰”,更難對付。這正是古巴領導人所擔心的。勞爾説:“古巴不會為了改善同美國的關係和使關係正常化而放棄原則”。

  四、看來美古雙方都有改善關係的需要和願望,不久美古可能恢復中斷54年的外交關係,互設大使館。美方己表示,將把古從“支恐國家名單”中去除,掃除復交障礙。奧巴馬可以避開議會利用手中的行政權力,放鬆對古巴的一些制裁措施,使兩國關係有所發展。但要實現關係完全正常化,美國必須取消對古經濟封鎖。這涉及有關法律,需要國會批准,而目前參眾兩院都被反對同古改善關係的共和黨所控制,短期內難以實現。同時,美又面臨2016年大選,結果難料。如果民主黨繼續執政,古美可保持改善關係的勢頭,但共和黨人取勝上台,奧巴馬宣佈的對古“新政”能否繼續就很難説了,兩國關係則有可能倒退。因此,美古關係正常化前景不容樂觀,道路將是漫長曲折的。(作者為中國前駐祕魯、智利大使,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王宇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