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國際 > 重點報道 > 正文

熱聞

  • 圖片

獨家:哈佛中國學子給阿爾巴尼亞總理「上課」

經濟部長帶頭鼓掌,衝上來摟着我的肩膀稱我為「亞洲之虎」,我還納悶他老人家是不是被咬疼了,因為工業園區是他主管的領域,還是語帶雙關,知道中國最近正如火如荼地打老虎,搞得老虎如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美國哈佛大學 資料圖

  文 / 田禾

  提起阿爾巴尼亞,我們似乎並不陌生,當年毛主席的那兩句「歐洲偉大的社會主義明燈」和「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讓這個巴爾幹半島西岸的小國在中國家喻戶曉。今年夏天,我有幸代表哈佛大學,參與阿爾巴尼亞國家發展規劃項目,並負責其中的產業發展戰略報告。阿爾巴尼亞的面積略小於海南省,人口不足300萬人,南鄰希臘,西面與意大利隔海相望,人均GDP稍高於4000美元,約為中國的一半,是歐洲的經濟窪地。

  赴阿之前早就知道,當年中國就是被以阿爾巴尼亞為首的亞非拉兄弟抬進聯合國的,但也聽朋友說,這盞當年的社會主義明燈如今仍在堅持不懈地與貧困作鬥爭,由於數十年的經濟封閉,其國內最常見的建築是中國援建的數十萬個碉堡和成千上萬廢棄的廠房。

    聽祖輩說,六七十年代中國最流行的電影和音樂就來自阿爾巴尼亞,但年輕一代也常常把這個國家和北非的阿爾及利亞記混,更搞不清阿爾巴尼亞與中國、蘇聯和南斯拉夫的恩怨情仇。

  如今,阿爾巴尼亞出了一個頗富創意、銳意改革的總理,也正是他把我們一行人從哈佛請到了地拉那。這位總理名叫埃迪·拉馬,今年剛滿50歲,身高超過1.9米,絡腮胡,虎背熊腰,表情豐富有感染力,看似粗豪,但他年輕時卻是一位才華橫溢的畫家。

    拉馬在擔任地拉那市長的時候以城市為畫布,通過有藝術感的彩色粉刷讓街道兩側的建築煥然一新,同時疏浚河流,整治公園,讓這個90年代殘破不堪的首都重拾活力,因而獲選2004年的「世界市長」。2013年拉馬當選總理後,領導政府旗幟鮮明地提出改革的口號,力圖振興阿爾巴尼亞相對落後的經濟。

  我們項目的另一位靈魂人物,也是蓄着標志性的絡腮胡,說話熱情洋溢的同時極富條理。他就是李卡多·豪斯曼,現任哈佛大學國際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世界銀行發展委員會主席和泛美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還曾在委內瑞拉政府任經濟規劃部長一職。

    豪斯曼教授已為數十個國家進行過經濟和產業發展規劃,其思路天馬行空之余亦接地氣,上課時常常以動物作比,妙趣橫生地講述發展經濟學的艱深規律。雖是名重一時的學者,豪斯曼教授平易近人,他每天與拉馬總理保持熱線聯係之余,常常和我們分享拉馬發到他黑莓上的家長裏短。

  來到地拉那第一周,來不及倒時差也來不及熟悉城市的風景,我們產業團隊就一頭紮進阿爾巴尼亞政府的經濟、貿易和企業部,熱火朝天地和各司局的負責人進行訪談。乍聽之下,阿爾巴尼亞經濟發展所面臨的問題並不複雜:由於產業結構單一,僅有簡單的農業和加工制造業,附加值低,面臨政府負債過高和歐洲經濟放緩的雙重壓力,產業升級之路內外交困。

    通過直覺,得到初步結論似也不難:通過工業園區集聚資源、形成規模優勢,提升產業附加值,利用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和對歐美的零關稅待遇引進外國投資、擴大出口市場,推動重點產業向價值鏈上下遊延伸,從而完成產業結構的升級。

  • 責任編輯:常曉宇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