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司法改革”的魔鬼細節

  文|朱穗怡

  民進黨當局上台後搞得如火如荼的“司法改革”昨天終於交出了首張“成績單”:分組會議通過決議,被判決定讞案件的被告人可以聲請大法官“釋憲”,換言之,已有定論的案件可藉此翻案。島內輿論普遍認為,表面上看,這是為維護民眾合法權益增設保障,但其中隱含的“救扁”意味不言而喻。雖然陳水扁已於2015年初獲准保外就醫至今、形同“釋放”,但仍是戴罪之身,只有為扁“除罪”,民進黨才能丟掉貪腐的包袱,安撫“挺扁”的基本教義派。而“司法改革”無疑是最好的幌子,通過擴大“大法官釋憲”的範圍,打着“為民請命、全民受惠”的招牌,救扁于無形之中,還可以堵住輿論的悠悠之口。

  陳水扁家族的“世紀弊案”是民進黨最大的污點和恥辱,每每被提起,綠營人士都有抬不起頭的羞愧感,但民進黨走的不是自我反省的正路,而是為了自我安慰,竟把扁案“定性”為國民黨的“政治追殺”。這讓民進黨人找到了“精神寄託點”,在集體自我麻醉之下,扁彷佛變成藍綠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民進黨在野時,已極力向國民黨施壓要求讓扁保外就醫,最終如願以償。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顯然已不滿足於只釋放陳水扁的身體,從精神上為扁“恢復名譽”則成為蔡政府的新目標。

  其實,為扁“洗刷罪名”,也等於是為民進黨“洗刷污點”。蔡政府自然絞盡腦汁了。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當局領導人蔡英文下特赦令。但被特赦者須符合特定情況,包括一是對台灣社會有大功者,澤及其後人;二是特赦思想行為超越時代的政治犯、良心犯;三是案情“其情可憫”。陳水扁並不符合以上條件,倘若蔡英文強行特赦,必招致輿論嚴厲抨擊。正是“解鈴還須繫鈴人”,當局的算盤是,當年司法機關判扁有罪,只有由司法機關“為扁平反”,才能平息質疑。這也是當局熱衷“司法改革”原因之一。雖然關於擴大“大法官釋憲範圍”的決議傾向不溯及既往,但現在的“立法院”為民進黨立委把持,在法案中加入“溯及既往”的條文並非難事。而且蔡英文提名的大法官中不乏具有“台獨”色彩的人士,無異於為扁翻案開了綠燈。

  除了“司法改革”,蔡政府也培植了不少政治打手,為“救扁”製造輿論氛圍。最近獲蔡英文提名監委的陳師孟就揚言要懲罰辦扁案的法官,以製造寒蟬效應。正如台媒所言,陳水扁當局雖貪,但至少尚有獨立的“司法”以為節制,並為正義守護;倘蔡英文當局成功破壞“司法”獨立,則貪腐巨獸將橫行無阻,貪腐淫威將更兇于陳水扁時代。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