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台灣頻道 > 台灣時政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生在毛澤東時代我就是共產黨

許信良是台灣政壇獨一無二的在藍綠兩黨均二進二出的奇絕人物,也因此謗譏於市朝。近10多年,許信良頻頻往大陸跑,參加各種類型的兩岸關係研討會,並成為北京領導人的座上客。為此,曾有民進黨人質疑,許信良重返民進黨,是要做國共兩黨的「臥底」。

\

許信良提出兩岸可以成立「中國議會」(中評社 孫儀威攝)

  原標題:「生在那個時代,我會成為中國共產黨人」和民主黨主席聊政治

  我們太快成功,搞人民選舉,但沒辦法改變人民,台灣現在就是人民的水平決定(選出)怎麼樣的領導人。

  文/張悅

  往茶幾上放錄音筆的時候,我不小心把茶杯打到地上,身旁這位72歲的民進黨前主席迅疾俯身彎腰撿起茶杯,放回桌上,另一只手禮貌地橫在我眼前,示意他撿就可以了,「不要緊,無所謂的。」他是許信良先生,台灣政壇中一個最百折不撓的失敗者。

  前些年,為了看台灣台,家裏特地安了衛星電視,我對許信良並不陌生,對他失敗者的形象也已習以為常。在政治民主、選戰激烈的台灣,政見會動輒電視直播,各台名嘴的板磚和吐槽也同步跟進。許信良毫無優勢可言:他長得不好,小蔣以降,台灣地區領導人的形象都還算過得去,到馬英九這屆,女性選民更是「小馬哥」的票倉;他口才不好,有點結巴,2011年那場民進黨台灣地區領導人政策發表會上,3位候選人中蘇貞昌台風穩健,蔡英文知性犀利,唯獨許信良老態難掩頻頻低頭看稿;他身段不好,缺乏政治人物應有的八面玲瓏、長袖善舞,居然先後不見容於藍綠兩黨。

  但在生活中他是個可以放下身段為你撿杯子的人。「不忘初心,」他說,無論是突承大統的李登輝、一心想賺錢的窮孩子陳水扁,還是因緣際會由學入仕的富家女蔡英文,「他們都和我不一樣,他們是沒有初心的。」

  自從小學三年紀接觸到堂哥一堆曆史演義書籍起,他博覽群書,不斷汲取書中自認為有關「英雄本色」的精華,「小時候讀《三國演義》,我都會背的,將星隕落五丈原,我難過得要死。」他後來有機會去大陸追尋諸葛亮的五丈原,又曾沿着「蕭何月下追韓信」的路線重走一遍。他一度因梁啟超《飲冰室文集》中的一句「今後可能沒有英雄,英雄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而倍感失落。

  許信良的英雄夢是他屢戰屢敗百折不撓的一個注腳:他曾是國民黨刻意培養的青年本土幹部,卻因返鄉參選桃園縣長而被開除黨籍。作為台灣民主先行者,他為民進黨立下戰功,但由於提出了大膽西進與大陸建立全面合作關係,這在當時過於前衛,被得勢的基本教義派誣為賣台小人,1994年大選黨內初選敗在台獨大佬彭明敏手裏。2000年大選,他又在講力不講理的民進黨候選人爭奪戰中敗給陳水扁,一意孤行的許信良脫黨參選,最終只得到不到1%的票選。2004年他倒戈為連戰助選,為「兩顆子彈」在「總統府」前絕食。2008年,在民進黨敗選後,許信良應邀重返民進黨,擔任顧問。2011年,年逾古稀的許信良在最後關頭參與角逐民進黨「總統」候選人,一定要在自己政治生涯的暮年,再幹一次「一生想幹的事情」,又一次毫無懸念地失敗。

  許信良是台灣政壇獨一無二的在藍綠兩黨均二進二出的奇絕人物,也因此謗譏於市朝。近10多年,許信良頻頻往大陸跑,參加各種類型的兩岸關係研討會,並成為北京領導人的座上客。為此,曾有民進黨人質疑,許信良重返民進黨,是要做國共兩黨的「臥底」。

  • 責任編輯:書丹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