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當局開放探親 台灣老兵“偷步”登陸尋親

  圖:2004年3月《台灣往事》電影原着編劇、台盟中央主席張克輝(中)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希望這部影片能增進兩岸同胞的相互了解,使骨肉親情更加深厚/資料圖片

  【編者按】三十年風起雲湧,三十年滄海桑田。自一九八七年在大陸對台政策的感召和兩岸同胞的共同努力下,兩岸交流的大門終於被打開。兩岸各領域湧現出一批勇敢無畏的“破冰者”,衝破各種政治藩蘺、開創先河,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今年恰逢兩岸交流三十周年,大公報記者走訪廣東、福建、江蘇、上海、北京、香港等地,尋找兩岸交流史上一個個“破冰者”的故事:國民黨老兵按捺不住思鄉之情,在台灣還未開放探親時就已“曲線登陸”;台退役將領與在大陸的弟弟分開五十年後終於重逢;耄耋老人送兩百個老兵的骨灰回大陸故鄉,堪稱史無前例;首次“汪辜會談”建立了兩岸制度化協商機制;首批赴台採訪的大陸記者為漁民“申冤”;第一批登陸台商勇當“開荒牛”;首批大陸學子無懼“三限六不”,跨海求學;首批到大陸擔任公職的台灣青年嚮往強大的祖國……正是“隔山隔海難隔情,同宗同族同心聲”,一灣海峽,阻擋不了兩岸一家親的同胞情誼。本報從今天起刊登兩岸交流三十周年系列專題,與讀者共同回顧兩岸交流不平凡的三十年。

  文 | 何德花

  在國民黨退伍軍人的經年努力下,1987年10月台當局終於宣布“榮民弟兄”可以返回大陸探親,結束了兩岸38年不相往來的歷史。其實,早在此之前,很多在台灣的老兵就已想方設法衝破兩岸政治藩籬,毅然回鄉定居。當年在福建台辦工作、現已八十高齡的張文林回憶説,滿溢的思鄉之情可以戰勝任何艱難險阻,陳定九、林䌒民和羅榕蔭這幾位國民黨老兵在1987年之前就已克服各種困難,回到日思夜想的故鄉。

  1973年福建省對台辦成立,只有五人,張文林是其中之一。28年的台辦工作生涯,他參與了所有閩台兩地重大事件,見證了兩岸從真槍實彈的對峙到宣傳戰、廣播戰,從開放探親、經貿來往到近年兩岸進入大交流、大合作、大發展的階段。

  張文林説,在第一批迴大陸定居的國民黨老兵中,陳定九、林䌒民和羅榕蔭三人既是同鄉又是同事,在台灣都沒有再婚,孤身一人。共同的命運和刻骨銘心的鄉愁,令他們成了無話不談的老哥們。

  借赴美旅遊飛往北京

  1979年元旦,從國民黨海軍退役後任台灣基隆海事專科學校(後改名海洋學院)教授的陳定九,在廣播中聽到大陸發表《告台灣同胞書》後,深受鼓舞。7月,他藉台當局放寬出境旅遊之機,辦理赴美旅遊簽證。不過,11月24日他乘坐的飛機不是飛回台北,而是降落在祖國首都北京,與分離30年的妻兒團聚。

  陳定九安全回到大陸並受熱烈歡迎和妥善安置的消息,讓林䌒民欣喜異常。1981年10月上旬,林䌒民也離開台灣,幾經輾轉,抵達廣州。廣東有關部門宴請了林䌒民,並陪同他到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地,憑弔他的堂哥林覺民等烈士,還參觀了廣州秋季交易會。10月21日,林䌒民回到了故鄉福州。一下火車,看到久別的妻子陳頌頤時,78歲的林䌒民老淚縱橫,緊緊握着妻子的手顫抖地説:我欠你們太多太多!

  由於回鄉舟車勞頓且情緒激動,林䌒民回到家鄉後就生了一場病。一個禮拜病癒後,林䌒民前往公墓祭奠母親。“母生不能親侍奉養、母死不能親手入殮”,歸鄉遊子這番悲慟不已的話,讓在場的人無不淚流滿面。

  定居大陸發揮所長

  林䌒民定居福州後,便給羅榕蔭寫信,勸他回來與家人團聚。一個多月後(12月底),羅榕蔭也離開台灣,從第三地幾經輾轉,于1982年1月13日乘火車回到了福州。時任福建日報記者、原大公報駐福建記者楊小洋蔘與了羅榕蔭返鄉的採訪。楊小洋回憶,在福州火車站迎接羅榕蔭歸來時,福建省對台辦的許楊,抓拍了羅榕蔭與離別30多年的女兒相擁而泣的感人場景,成為媒體焦點。該照片榮獲當年全國新聞攝影三等獎。

  張文林説,陳定九、林䌒民、羅榕蔭等人回到大陸後都得到了很好的安置。1980年,陳定九任北京市人民委員會專員,後轉為北京市文史研究館館員、北京市人民政府參事;林䌒民則被安排在福州大學任教授,羅榕蔭為福建省政協常委。晚年生活含飴弄孫,其樂融融。

  當紅藝人舉家遷大陸

  在那個非常年代,還有一位台灣電視界紅人─祖籍福建的台胞黃阿原拋下一切、渡海登陸定居,震驚兩岸。1979年大陸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表達撤去兩岸交流藩籬的誠意,令黃阿原萌發要用自己的一技之長造福兩岸、推動兩岸和平的想法。

  1983年9月9日,黃阿原偕同妻子許秀絲和大女兒曉玲、兒子阿寶,先赴日留學,再輾轉來到北京。到北京的第八天,阿原夫婦的又一個小寶寶在北京誕生。阿原給兒子取名“秋根”,寓意孩子降生在金色的秋天,根就在祖國大陸。1984年2月黃阿原到故鄉福建尋根祭祖。許多當時回鄉定居的台胞是這位電視紅人的“粉絲”,聽説他回故鄉,都紛紛到他下榻的酒店探望。被家鄉人民熱情感染的黃阿原,立刻改編了《心事誰人知》的歌詞,用閩南鄉音唱到:“……故鄉好景色,點點人情味,感動我心內,有誰能了解?……”歌聲情意綿綿,唱出了台灣兒女對大陸故鄉的深情。

  遭誣“通匪” 台居民坐冤獄獲賠200萬

圖:在福建省台辦工作多年的張文林講述當年兩岸交流鮮為人知的故事/何德花攝

  1983年在福建台辦工作的張文林託台灣高雄商人莊安田,從島內帶一些品種優良的甘蔗到福建。莊安田果真帶來了15根甘蔗優良品種,但因此被台灣方面以“通匪”、“知匪”、“戡亂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關綠島服刑。基隆商人郭祥興也因把台灣“太平洋深水牡蠣苗”帶到福建,而被判囚12年。在他們的判決書中,均寫有“為共匪張文林運送……”的罪名。1990年,張文林在接待一批台灣漁民時得知,由於蔣經國去世,一批犯人被特赦,莊安田和郭祥興在列。張文林於是邀請老朋友到福建相聚。莊安田獲知後又乘坐漁船赴閩,還在福建沿海辦起養蝦場。

  不久,台當局給莊安田平反,還賠償了200萬台幣。但由於莊安田不是從正規渠道前往福建,也無法光明正大地回台。於是,他只好讓漁民將他載到金門海域,然後游回金門“投降”,這才重回高雄,拿到賠償金。

  在同一時期,一位叫李嘉生的台灣小學老師,對大陸產生好奇,也坐着漁船到福建,回去後也被抓了。但在取保候審時,李嘉生又偷渡到了福建,被張文林等人安置到莆田,後來他的妻兒繞道日本來到大陸,在廈門辦鞋廠、投資房地產,還擔任莆田市首屆台商聯誼會會長。

  護送漁民 張克輝《台灣往事》搬上屏幕

圖:張克輝題寫的《雲水謠》片名豎立在福建漳州長教古鎮/何德花攝

  福建省台辦1973年成立便處理了第一件涉台大事。當時在台辦工作的張文林表示,那年五月,台灣基隆“新富豐”號漁船12人,在風浪中漂流了一天一夜,被福建連江黃岐的漁民救起。張文林等台辦一行人趕赴連江處理。“那個對峙的年代,我們所有的指示都來自中央最高層。”張文林説,當時中央指示“增加接觸,給予必要的生活用品”。12名漁民於是被接到了福州華僑賓館好好安置,同時通過對台廣播通報了這12個人獲救的消息,廣播稿首次用了“台灣當局”這四個字。

  一個多月後,這12名台灣漁民在寧德三沙港乘坐漁船送台。由同為台胞身份的張克輝護送到公海。後來,張克輝將自己參與遣送台灣漁民的這一幕也寫進了電影《台灣往事》中。

  曾在福建日報任職記者的楊小洋回憶,因工作關係與張克輝多有接觸,但張克輝很少談及工作以外的親情事宜。兩岸開放探親後,有一回張克輝給楊小洋看一篇文章,叙述了他少兒時在台灣彰化老家的生活點滴回憶。洋洋灑灑七八千字,字裏行間充滿了濃濃的思鄉之情和對親人故土的深沉愛意,感人肺腑!於是,他們就聊起了台灣、家鄉彰化,以及他仍健在的八旬老母。沒想到,這位看似不苟言笑的大男人竟然也動了容,恨不得馬上飛越台灣海峽,看望白髮蒼蒼的老母親。隨後,他冷靜下來,帶着淡淡的憂傷説:“我很想馬上回去看看,但現在條件不成熟,再等等吧。”

  贈《雲水謠》劇本

  後來,張克輝調到北京,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有一次,楊小洋與張克輝在飛機上相逢。張克輝高興地拿出一部剛完成的電影劇本《雲水謠》送給楊小洋,並告知即將拍成電影。楊又問起他何時回台灣探親之事,他連聲説在安排中,快了,快了!喜形於色,溢於言表。不久,張克輝的台灣之行果然成行。以他親身經歷創作的劇本《雲水謠》也于2006年搬上銀幕,獲得巨大反響。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