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國台辦舉報台獨少女的黃安 究竟有什麼來頭?

  如果你非要問,黃安一個藝人為什麼要這麼幹,他就明確地告訴你,“為了自己的信仰。”

  1962年出生的黃安成長於一個國民黨官員家庭。那時的台灣正在搞“中華文化復興運動”,蔣介石當“復興委員會”的會長。從黃安這屆小學生開始,台灣不允許在學校説方言,必須説國語,規定要用小楷寫日記等。“解救同胞於水深火熱之中”,這是台灣當時的口號。小時候的黃安和那時的兩岸民眾都知道,不論誰主沉浮,大家都同屬一塊土地,兩岸終歸是要統一的。

  可黃安在台灣住着住着,不知不覺感覺台灣好像不是中國的了,這種變化讓他很氣憤:“都是陳水扁那幫人鬧的,他們改了教科書,現在的年輕人讀的都是‘台獨’教材,是喝民進黨奶水長大的一代。”而在靈魂深處,黃安就鄙視所謂的“台獨一代”:“他們根本沒有那個種!”

  “太陽花學運”的“女神”劉喬安,讓黃安對台灣的年輕一代失望透頂:“她一邊説‘民主是不能交易的’,但另一邊為了錢出賣自己。”

  日本AV女星波多野結衣代言台灣公交卡,又讓黃安對台灣的媚日風氣哭笑不得:“看來台灣正常的名人都死光了。”

  大陸9·3閲兵更是加深了黃安的這種判斷,“台獨”根本不能成事:“‘台獨’只是一小撮人在自娛自樂,真要搞‘台獨’、鬧革命,那可是‘千萬萬人頭落地’的事,台灣人沒那個種。這次北京閲兵,走過閲兵台的是精選的幾百分之一的解放軍,再看看那些向連戰抗議的所謂台聯青年軍,就是四個人,兩隻條幅,一台行李車。所以我認為,‘台獨’不要在台灣講,在自己家客廳講‘我們要獨立’,沒用的,只要對岸不讓你‘獨立’,你就不能‘獨立’。”

  別人可以糊塗,可黃安不會糊塗;別人可以窩囊,可黃安不可以窩囊;“台獨”讓台灣逐漸被邊緣化,可黃安不允許他們這麼幹。他要批評,要踐行,要讓台灣的年輕人真正地醒過來!

  可台灣的年輕人,或是演藝圈,卻一直在鐵屋子裏半睡半醒。一邊靠着大陸市場賺錢,一邊卻又為“台獨”做事的人,這些年來絡繹不絕。

  普通的有五月天或是林宥嘉。台灣學生反服貿,他們跟着説:“起來!”

  文藝的有張懸。台灣學生反服貿,她淡然地説:“若‘執政者’毫無自審,我們就一起承受……”

  二X的有陳昇。台灣學生反服貿,他就一遍有一遍地説:“我把中國市場封殺了”、“陸客真的不要再來了”、“我反服貿”、“等你們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

  喏,正是這些“鍾嶼晨們”的存在,才讓黃安對台灣的現狀愈發失望。他知道“統一才有明天,台獨是自尋死路”,他苦口婆心勸説台灣年輕人多來大陸施展自己的才華,可他依然無法阻止台灣演藝界的沉淪。

  於是,這位台灣藝人終於站了出來。

  路漫漫其修遠兮,站在國台辦門口的黃安,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文/ 觀察者網 朱康琪)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公眾號

責任編輯:晃彥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