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31省區市會展權力排行榜

大公網政經觀察員 方樂迪編制 數據支持:許輝 宋代倫(數據截止到2015年6月1日)

  隨着中國對外交流與開放的不斷深化,會展業迎來了發展春天。與此同時,地方也日益認識到會展業之於省內政經發展的重要性,各地開始興辦越來越多的展會或論壇,或者提出成為本區域或者全國性的會展之都。大公研究院結合這一趨勢,特推出《內地31省區市會展權力排行榜》,側重從政治影響力方向來觀察內地諸省份的會展業發展。

  一、甄選樣本的標準

  榜單所採集的樣本為內地31省所舉行的大型會展或論壇活動。時間從2013年開始,截止到2015年6月,將在此期間內地省份舉辦的會展或論壇活動作為研究樣本,並從中進行進一步甄選。

  由於本榜單側重從政治影響力角度考量,故本榜單設計瞭如下要求。

  1、所甄選出的會展活動,需該省省委書記、省長參加活動,如在開幕式或閉幕式階段致辭或出席,在會展期間參觀考察。

  2、所甄選的會展活動,需要來自中央的現任正部級及以上官員參加。其中除常委級別以外,其他級別官員需親自參加活動,發賀信等則不在要求之內。

  按此標準甄選,內地31省區市舉辦的會展活動中,符合要求的共103場。由於各省入圍的會展活動數目不一,故評分對於單一會展進行評價,並將單個省份會展得分加總得出一省的成績。

  二、榜單的賦分標準

  榜單從政治影響、品牌可持續性以及知名度三個角度進行評估。對於套開的會展或論壇,該榜單以得分最高的一個納入評價榜單,不做累計加分處理。

  1、政治影響力

  政治影響力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參加活動中央官員級別,依照不同級別和不同參與方式賦分。總書記和總理級別直接參與會展活動為15分,通過賀信等間接方式為11分;其他政治局常委直接參與活動為13分,間接參加活動為9分;政治局委員參加活動為10分,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以及國務委員等其他副國級官員為7分;正部級官員則為4分

  為了衡量會展的國際政治影響力,特對於展會是否有外國政要參加進行賦分,有為5分,沒有為0分。外國政要的標準為,是否該國的現任國家元首(含副職)、政府總理、副總理、議長以及副議長等。

  2、品牌可持續性

  該項賦分主要考量的是一省會展的品牌性和可持續性,衡量一省是否具有品牌性且持續時間較長的會展項目。

  該部分賦分主要包括三個部分

  (1)省份會展的可持續得分,該部分主要是對會展等相關活動持續的屆數繼續賦分。舉辦次數超過10屆(含10屆)的為十分;舉辦次數為五屆到八屆的為8分,低於五屆的則為5分。

  (2)是否為國家會展。本部分賦分按照商務部公佈的相關會展名錄進行評分,被升格為國家級的展會為5分,非國家級的展會為0分。

  (3)特別賦分。本項賦分主要針對具有特別意義會展、論壇等進行特別賦分。上海的亞信峯會、浙江的世界網際網路大會以及北京APEC峯會獲得特別賦分,為10分。

  按此標準,故而我們可以看到一些省份總得分較高,但品牌可持續等分較低,這意味着該省雖然舉辦了很多重要活動,但該省缺乏精心打造的品牌性會展。

  3、範圍影響

  範圍影響主要依照該會議的級別進行賦分,全球性、國際級為15分,地區級為12分。國內(含港澳台)級8分,國內區域級為5分。

解讀地方會展權力排行榜:京川閩位列前三

  大公網政經觀察員 方樂迪

  在這份以政治影響力為主要考慮因素的榜單中,京、川、閩、滬、粵位列前五位。西部省份中,貴州的表現則較為出色(153)。憑藉“一帶一路”概念,陝西與福建都取得了不錯的分數。大公研究院通過相關會展活動的梳理髮現,邊疆省份藉助自身的地理優勢,進行會展升級並在周邊外交中扮演着積極的作用。

  1.川、閩為何走高?

  此五省份的得分分別是252、209、199、187、186。在前五名中,京滬粵位居前列並不意外,而四川和福建何以在這一榜單中超越滬粵呢?

  福建和四川兩省入圍的會議相較滬粵兩省多,分別為8個和7個。

  福建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涉及了多個與台灣有關的會展及論壇。而此類涉台活動,參與活動的官員級別也較高,故而整體賦分水平也較高,比如海峽論壇就是由俞正聲出席。當然,過去一段時間,作為“一帶一路”的關鍵省份,福建也舉辦了涉及“一帶一路”的會展,如亞洲合作對話、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研討會等,這也提高了整體分數水平。雖然各省也都有設計“一帶一路”的活動,但參加福建活動的官員級別較高,這也提高了福建的分數。

  四川分數提高則與其舉辦活動的“範圍影響”得分(98)較高有關係。在這方面的得分,四川的分數僅次於北京(115)和上海(105)。自2013年開始,四川相繼舉行了《財富》全球論壇等國際化的活動,這提高了四川的“範圍影響”得分的分數。與此同時,四川也有屬於自己的品牌活動,諸如西部博覽會、科博會超過十屆,酒博會也超過七屆,而西部博覽會與酒博會也相繼升格為國家級。

  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由於八項規定等政治因素的影響,地方也在適度收縮會展的規模並節省不必要的開支,這集中體現在取消開閉幕式等環節。如上海書展開幕式就被取消。而這也影響一些省份的分數。

  2.從X洽會到X博覽會的升級看各省的國際關係

  梳理內地31省會展活動發現,隨着內地對外交流和開放的活動,一些邊疆省份的X洽會均在2010年前後由省級升格為國家級,並變成中國——X博覽會等模式,並由此完成了從地方性展會向國際區域性展會邁進。

  在中國日益重視周邊外交的今天,這些省份的會展活動也承擔着一定的外交功能。故而,此類會展在政治上也受到了格外的重視,政治局委員乃至政治局常委會出席其開幕式。


  通過上表格看,內地邊疆省份的會展省級大多在2012年前後完成,且形成較為清晰區域定位。一邊疆省份對於這一片區域的周邊外交,比如吉林對應的俄蒙日韓等國,雲南對應南亞國家,廣西則成為對東盟關係的橋頭堡等等,而黑龍江的主要資源則在中俄關系。

  會展的密集升級則意味着中央層面日益認識到,會展對於周邊外交以及繁榮經貿的重要作用。

  由此表格進一步延伸看,我們就能明確的看出內地各省的“國際關係”,即如何利用各省對外交流區位優勢拓展經貿及政治影響力。

  邊疆省份在對外關係上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由上表格看,邊疆省份都對應着某一週邊區域,由此成為該省份在經貿政治上的優勢資源和固本強根的基本盤。

  上述表格只是反映了目前各省“國際關係”的靜態發展,實際上邊疆諸省份已經開始發力盤活自己的“國際關係”資源。例如,今年內蒙古自治區就在其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建立籌備中蒙博覽會。內蒙古現有蒙俄經貿合作洽談會,不過相比其他邊疆省份的資源盤活,還有待加強。與內蒙古類似,西藏與尼泊爾的關係維護較好,不過雙邊會展活動還有待進一步升級。因為渝新歐鐵路等基礎設施便利,內陸省份重慶將對外關係的重點放在歐洲,如舉辦亞歐互聯互通產業對話會。

  一些沿海發達省份則把對外關係聚焦於歐洲國家,比如浙江的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發展論壇與中國-中東歐國家投資貿易博覽會(兩者套開)。

  3.會展中的“一帶一路”

  隨着“一帶一路”戰略決策推進,內地諸省也爭取政策落地和強化自身的定位。這種地方政治動向也直接體現在了地方的會展布局中。

  去年年末,坊間一度傳言甘肅“蘭洽會”將升級為“絲綢之路博覽會”。不過,輪到今年的地方會展布局看,“絲綢之路博覽會”則被陝西搶走,變成了“西洽會暨絲綢之路國際博覽會”。

  這樣的變化也體現在了“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的主辦權上。該電影節意圖成為繼上海電影節與北京電影節之後,第三個中國舉辦的國際性知名電影節。據筆者早前的瞭解,“海絲路”起點福建省與“絲綢之路”起點西安,都有意舉辦“絲綢之路國際電影節”。後來,雙方以輪流舉辦化解問題。

  陝西和福建在佈置絲綢之路會展上沒少下功夫。陝西方面除了絲博會外,兩年一屆的歐亞經濟論壇也將主打絲路議題。福建方面則在今年召開了“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研討會”(國新辦主辦)。該研討會邀請了中央政治局委員劉奇葆做主旨演講。除此以外,今年輪到福建省主辦的亞洲合作對話也是與絲路有關—— 亞洲合作對話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論壇。

  另一重要省份新疆也舉行了相關活動,召開了絲綢之路經濟帶國際研討會。該活動同樣也由國務院新聞辦主辦,時任國新辦主任蔡名照出席活動。

政經觀察:中國經濟的温度計是什麼?

  朱振鑫 民生證券宏觀研究員

  張德禮 中央財經大學

  今年一季度,我國GDP同比增長7.0%,創下了2009年二季度以來的新低。如果從克強指數看,中國經濟依然面臨巨大下行壓力。但同時一季度全國就業市場上的求人倍率達到了1.12,為歷史第二高值,該季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實際增長8.1%,就業市場反而在改善。

  根據這些經濟指標來分析中國經濟形勢,中國經濟是病入膏肓還是依然處於合理區間?如何解釋這些經濟數據之間的背離?其實根本原因在於中國處於增速換擋和結構轉型期,很多傳統的經濟指標和分析規律已經失靈,不能很好地用於分析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就好比醫院的温度計使用了多年已經失靈,醫生卻總是拿着它測試體温,自然在測試同一患者時出現時而高燒又時而痊癒的分析結果。

  要想分析新常態下的中國經濟形勢,就應該首先轉變觀察經濟的方式。不論對政府決策者還是資本市場而言,都應該客觀認識傳統經濟指標和分析規律的失靈,保持“平常心”,適應“新常態”。

  1.GDP差不一定代表就業差

  新常態:GDP不能完全反映就業情況,保就業不一定需要保增長。

  政府關注GDP,説到底是關注就業。過去就業確實對GDP存在較強的依賴性,新增1000萬就業大概需要GDP增長10個百分點。但近幾年來,就業對GDP的彈性明顯增大。2014年GDP增長率7.4%,但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數1322萬,超額完成當年1000萬人的城鎮新增就業目標。

  從微觀數據看,自從2010年以來,GDP增速也的確與就業市場上的求人倍率(需求人數/求職人數)產生明顯背離,表現為GDP增速不斷下滑,而就業形勢卻在不斷改善。保GDP對於保就業的意義早已不那麼重要了。

  為什麼GDP增速與就業會脱鈎?首先,經濟發展對就業的拉動作用在提升。經濟總量在不斷增加,由於基數效應,相同的增長率帶來更多的GDP增量,從而帶動更多人就業。其次,從勞動力市場的需求端來看,第三產業在中國經濟中的比重不斷提升,2012年已經超過第二產業,而第三產業吸納就業的能力相對較強。最後,從勞動力市場的供給端來看,2011年以來,中國的勞動適齡人口(15-64歲)已經開始下降,隨着計劃生育導致的人口老齡化趨勢加速體現,未來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人數還將繼續減少。大學生的人數雖然還在增加,但增速早已大幅放緩。高中生畢業人數從2008年之後已經開始下降,相應的,未來幾年大學畢業生人數也將進入下降通道。過去我們總擔心GDP增速下滑影響就業,現在看來,未來中國真正需要擔心的可能是“用工荒”。

  2.工業增加值不能完全反映經濟增長

  新常態:產業結構和企業結構的變化導致工業增加值不能完全反映經濟增長。

  工業增加值增速一直是最受青睞的GDP預測指標。過去,工業在中國GDP中的比重最大,基本維持在40%以上,而統計局每月公佈的工業增加值涵蓋了佔比超過80%的規模以上(年銷售收入500萬以上)的工業企業,基本可以反映GDP的走勢。從歷史上看,工業增速的確與GDP走勢高度吻合,相關係數基本維持在0.9以上。

  但近幾年來,工業增加值指標預測GDP的能力備受質疑。2014年工業增加值增速從9.7%放緩到8.3%,而GDP增速卻僅從7.7%下降至7.4%。2015年一季度,工業增速從去年同期的8.7%大幅下滑至6.4%,很多人質疑這樣的工業增速根本不足以支撐7.0%的GDP增速。

  到底是數據造假還是市場多慮?我們更傾向於後者。GDP增速與工業增速的相關性近年來明顯下降。原因一是中國正在從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型經濟轉型,工業佔比正在加速下降,2014年工業佔比已降至35.82%的歷史新低。2012年第三產業GDP佔比首次超過第二產業,在2014年7.4%的增速中,第三產業貢獻了3.6個百分點,而工業僅貢獻了2.6個百分點,貢獻率分別為48.9%和35.4%,這和2000年的36.3%和46.2%完全顛倒。拿着次要部分預測整體當然有失偏頗。二是規模以上企業的比例趨於下降,儘管目前全部企業的工業增速仍低於規模以上企業,但隨着規模以上企業去產能壓力加大,該差距正在大幅縮小,未來中小企業的佔比可能逐步提升,這也將導致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的預測作用減弱。

  3.工業用電量等經濟“晴雨表”代表性下降

  新常態:產業結構、能源結構和融資結構的變化導致工業用電量、鐵路貨運量和中長期貸款對經濟的代表性明顯下降。

  過去,工業用電量、鐵路貨運量被稱為中國經濟的“晴雨表”,其變動與GDP增速高度相關。但近年來,隨着中國經濟結構的變化,這些指標對經濟的代表性出現開始下降:

  首先,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的變化導致工業用電量的代表性下降。過去的關係鏈條是用電量—工業增加值—GDP,但近年來這兩個環節的相關性都在下降。一方面,由於生產效率和能源利用效率提升,工業用電量/工業增加值比率從2004年的22.07%降至2014年的17.51%,工業用電量反映工業活躍度的能力在下降。另一方面,經濟下行期隨着傳統高耗能工業的快速下滑和低耗能新興製造業及服務業的擴張,用電量中工業用電的佔比在不斷下降,而生活用電的比率不斷上升。單位GDP能耗持續下降,2015年一季度單位GDP能耗同比降低5.6%。

  其次,鐵路貨運量在總貨運量中的佔比不斷下降。過去,由於重化工業在我國經濟結構中的佔比較高,東部地區重工業發達但資源相對匱乏、西部資源豐富但工業落後,工業生產的擴張帶動東西部之間鐵路運輸活躍度上升,因此鐵路貨運量被稱為中國經濟的“晴雨表”之一。但近年來,隨着高速公路路網的延伸和航空貨運的興起,鐵路貨運量佔總貨運量的比例從2004年的12.8%下滑至2014年的8.7%,鐵路貨運量的變動已難以客觀反映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中總貨運量的變動。

  最後,社會融資結構的變化導致中長期貸款的代表性下降。過去中長期貸款能較好地反映實體的融資需求,因為社會融資高度依賴銀行貸款。但近年來,隨着IPO加速、新三板的繁榮和債券市場的日益規範化,直接融資的比例會進一步提升,貸款佔比下降是長期趨勢。這不僅會改變央行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也會改變中長期貸款和經濟走勢的關係。

  衡量中國經濟的傳統指標和分析規律已經失靈,對於各省市自治區而言也是如此。2015年一季度,重慶市以10.7%的GDP增速領漲全國,而位於增速排行榜最後一名的遼寧省GDP增速只有1.9%,其它經濟指標如工業增加值、就業率等各省市自治區也參差不齊。在對比分析不同省市的經濟形勢時,也需客觀認識這些指標的有效性已不如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