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勇法師,河北趙縣柏林禪寺監院。親近淨慧老和尚近二十年,多年來鑽研經典,闡揚正信,於石家莊真際禪林講經説法,並在生活禪夏令營期間為青年學子作禪修指導。曾任河北省佛學院副院長兼教務長等職。

佛緣由打坐而起

當時我是在一個國企工作,和我住在一起的同事信佛。起初,因為我剛開始接觸佛教,也不瞭解。他信佛,在我看來是件挺奇怪的事。後來,看他打坐,我覺得打坐倒是很有意思的一個事兒,打坐有的時候腿覺得會很疼的,他能忍,我覺得我也能忍,兩個人就好像有點比着。當時就想,你學佛,我雖然沒有打着學佛的名號,但是我也可以打坐,我也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我通過去做,對打坐有了感受。


後來,同事再去找老和尚,也就是後來我的師父,我也跟着去。漸漸的就接觸、認識了老和尚,然後我就跟着老和尚學佛。後來又皈依,皈依了以後,學佛,看一些經典。有的時候心比較散亂、不安定的時候,就讀一部比較長的經書。比如我讀《華嚴經》,《華嚴經》是80卷,如果一天看一卷,那麼就差不多要三個月的時間。那時候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個國企,晚上也不忙,吃完飯就沒事了。我就每天吃完晚飯看一卷,這樣就可以看三個月。連續看三個月,堅持下來心理是會有變化的,這個變化它很有説服力,會促使你想更深入的去了解它。


佛教經典不是迷信 是佛陀講述的道理

講經也是學佛的很好的方式,聽經的人,通過學習經典,能夠對佛教有更多的瞭解。因為生活中有很多普通人並不瞭解經典。過去的時候我們一説“和尚”,一説出家人,大家就會認為“和尚”就是“唸經的”。“唸經的”,給人的感覺就好像唸經不是件特別令人讚賞的事兒。實際上經典有很深的道理在,它並不是像過去人們所認為的那樣,覺得唸經好像是帶有一點迷信的色彩。經典都是佛陀講述的道理,都是指導生活的道理。

佛教經典指導我們解決生活中的問題

經典都是佛所講述的道理,是指導生活的道理。很多人之前沒有接觸過,就覺得經典和我們生活是很有距離的。我師父提倡的生活禪,其實就是把佛教所講的道理和生活結合起來。佛教的經典實際上就是講生活的,講的就是生活本身,只不過我們不接觸這個經典,就不知道他講的是什麼,有時候還覺得不容易懂。講經就是結合生活把這個道理講出來,如果聽者能夠有一些理解,他就可以用以指導生活。


我們生活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依靠什麼來解決?普通的人可能就依靠自己的經驗,或者從其它地方學到的一些知識。學佛的人,則是依靠經典的道理。如果我們剖析經典所講述的道理,就會發現它能夠更全面,更透徹,更圓滿的看到問題的本質。這樣,在解決問題的時候,就能從“根”上解決問題。所以説經典能夠很好的指導我們的生活。那麼,當我們生活中遇到問題的時候,用經典這個道理來面對問題,來解決問題,就能夠把問題解決得更好。


當然,這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真正的感受到這個道理的真實性的。它也需要我們不斷的學習,不斷的體會,慢慢的自己能夠有一點收益了,就離入門不遠了。


佛教經典給人帶來放鬆和依靠

經典的一下子讀懂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不用去管它,你就這麼看,這麼去看,這個心就會變化。理解經典是一回事,理解道理本身是一回事。如果我們相信經典,我們相信經典能指導我們的生活,相信經典講的道理是真實的道理,那麼這個相信本身它也會使我們心有一個依靠。有個依靠的時候,也能幫助我們把心放鬆下來。心要是能夠放鬆一些,那麼平時積累的一些雜念,一些煩惱,一些各種各樣的問題,在這種放鬆的狀態下,它就能得到一個緩解。如果有情緒,越執着這個問題,情緒就會越強烈,越不容易散出去,心一旦放鬆下來,這個情緒就能散出去了。情緒散出去以後,心就會感受到一種安定,一種舒適,一種快樂。這種感受它會是很有誘惑力的,它會促使你更深入的去體會它。這樣,你就會願意繼續的學下去,繼續的去打坐,看經,所以經典道理是一方面,經典給我們帶來的放鬆、依靠也是一個體會。


柏林禪寺明勇法師談經典的力量

史利偉:您講一部《心經》需要多久?

 

明勇法師:我講主要是學習,我是因為講,就學習的有動力。我在佛學院講過一次《心經》,在趙州茶館講過一次《心經》,趙州茶館就是在北京將台路那邊。在石家莊真際禪裏講《心經》。這幾次講,差不多都是兩天的時間,主要是學習。在趙州茶館這邊講,因為那邊平時是有法師講的,那次正好是趕上暑假的時候,法師沒有時間,因為暑假比較熱,他可能有別的事兒沒有時間,所以讓我去講了一次,就是利用星期六、星期天講。石家莊真際禪林是每週日講經,是一個傳統,從真際建好了以後,老和尚就要求每週日上午講經,這是一個傳統。四年前,我在那邊住過三年,那三年的時間差不多都是我在講,講完了這部經,就講下一部經,當時都是老和尚提出來,要講完了這部經,他就會告訴我下一部經講什麼,然後我就學習,然後再講。

 

現在,我又回到真際禪林了,原先真際禪林是三年一任,我在那兒待過三年,現在這次換屆我又回去了,所以還是有興趣是講經。現在可能平時外面有些活動也要求參加,所以有的時候我要星期天不在那的話,就會請柏林寺的法師講。這個講經,真際禪林一直是延續的,有的時候是別處講,別的地方可能想有這麼一個活動,可能是問問我是不是有時間,有時間可能會講。

 

史利偉:講經的攝受能力不同,可能有些人偶爾去聽一次,聽到某一句話,可能就對佛教有新的認識

  

經典不是迷信 是佛陀講述的道理

 

明勇法師:對,可能有的話對他有觸動。各人不一樣。

 

可能有的人聽到這句話有觸動,有的人可能是別的話對他有觸動,講經這個事兒也是學佛的很好的方式,就聽的人,他學習經典,能夠對佛教有更多的瞭解。我們普通的人有時候不瞭解經典,過去的時候我們一説和尚,一説出家人,和尚就是念經的。唸經的,它的意思上覺得,好像唸經不是特別讚賞的事兒,好像都是這麼説。實際上經典它是有很深的道理在,它並不是像過去覺得唸經好像是帶有一點迷信的色彩。

 

經典幫助我們從“根”上解決生活中的問題

 

經典都是佛所講述的道理,都是指導生活的道理。很多人可能不接觸,一説唸經好像不理解,覺得經典和生活很有距離,就是經典和我們生活是很有距離的。我師父提倡生活禪,實際上就是把佛教這些道理和生活結合起來,佛教的經典實際上就是講生活的,講的就是生活本身,只不過我們不接觸這個經典,你不知道他講的是什麼。有時候還覺得不容易懂,那麼講經就可以把這個道理講出來,結合生活講出來,如果能夠有一些理解,在生活他就可以用,就可以指導生活。如果真正的想學佛,真正的去落實,他自己就會有感受,他就慢慢就會覺得,就會接受這個經典確實是指導我們生活的依據。就是我們生活中遇到一些問題,遇到問題了以後,我們依靠什麼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生活中可能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依靠什麼來解決。我們普通的人可能就依靠自己的經驗,或者自己一些個自己總結出來的道理,或者從什麼地方學到的一些知識。學佛的人,他是依靠經典的道理這個經典講的道理它是比較,如果我們來給它剖析,經典所講述的道理,它是更全面,更透徹,更圓滿,看問題看得更能夠看到他的本質。這樣,在解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能從根子上解決問題,這樣就能把問題得到一個很好的解決,所以説經典能夠給我們,作為我們生活的一個指導,那麼我們生活中遇到問題的時候,用經典這個道理來面對問題,來解決問題,就能夠把問題解決得更好。當然了這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真正的感受到這個道理的真實性的,它也是需要不斷的學習,不斷的體會,慢慢自己有了一點益處了,一點收益了,他就離入門不遠了,所以我的師傅,他也提倡講經,並且在石家莊真際禪林,因為石家莊真際禪林在室內,這樣,大家去學習也比較方便,並且我過去在那兒待了三年的時候,講經也有很多人,聽了經之後,慢慢對佛教有了瞭解,他也開始信佛,也慢慢地把佛教的道理用到生活中去用,去指導生活,有很多也是很有體會的。現在,很多人遇到一些問題,也的時候還會問我,會徵求一些意見。

 

史利偉:當年您自己是怎麼接觸佛教,跟着老和尚出家修行的?

 

佛緣由打坐而起

 

明勇法師:當時我是在一個國企工作,和我住在一起的他信佛。一開始,因為我剛開始接觸佛教,也不瞭解。他信佛,我也覺得挺奇怪的。慢慢的,他打坐,我覺得打坐倒是很有意思的一個事兒,打坐有的時候腿覺得會很疼的,他能忍,我覺得我也能忍,兩個人就好像有點比着。

 

史利偉:較勁。

 

明勇法師:你不是學佛,我雖然説沒有打着學佛的名號,但是我也可以打坐,我也可以做到這一點。但是我通過去做,有些感受,對打坐有感受了,有了感受以後,然後,那樣同事有時候去找老和尚,找我師父。後來我就跟着老和尚學佛,他去我也跟着去,慢慢就見到老和尚,認識了老和尚,慢慢的又皈依,皈依了以後,學佛,有些書可以看,打坐其可以坐,有的時候這個心比較散亂的時候,不安定的時候,或者有一段時間特別沒有把握的時候,就讀一部比較長的經書。比如我讀《華嚴經》,《華嚴經》是80卷,如果一天看一卷,那麼就差不多要三個月的時候。

 

那時候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個 國企,晚上也不忙,晚上吃完飯就沒事了。吃完飯我就晚上這個時間每天看一卷,這樣就可以看三個月。三個月要看《華嚴經》,堅持下來這個心裏它會有變化的,這個變化它很有説服力。這個變化就會促使你想更深入的去了解它,這個變化它是有益的方向變化的,他要感覺到沒有益處當然也不去管了。我們生活中遇到很多事兒,好像沒什麼關係,沒什麼益處,也就不再管了。

 

史利偉:當時能讀懂嗎?

 

經典給人帶來放鬆和依靠

 

明勇法師:經典的一下子讀懂是不可能的,但是你不用去管它,你就這麼看,這麼去看,這個心就會變化。這個經典理解道理是一回事,理解道理本身是一回事。如果我們相信經典,我們相信經典能指導我們的生活,相信經典講的道理是真實的道理,那麼這個相信本身它也會使我們心有一個依靠。有個依靠的時候,也能幫助我們把心放鬆下來。這個心要是能夠放鬆一些,那麼平時積累的一些雜念,一些煩惱,一些各種各樣的問題,在這種放鬆的狀態下,它就能得到一個緩解。如果有情緒,越執着這個問題,這個情緒就會越強烈,越不容易散出去,心一旦放鬆下來,這個情緒就能散出去了。情緒散出去以後,心就會感受到一種安定,一種舒適,一種快樂。這種感受它會是很有誘惑力的,它會促使你更深入的去體會它。這樣,你就會願意繼續的學下去,繼續的去打坐,看經,所以經典道理是一方面,經典給我們帶來的放鬆、依靠也是一個體會。

 

還有一個,經典它都是古人,經典都是佛所説,或者看古人解釋經典的書籍。因為經典,如果我們簡單説,都是在這種比較安定的,清靜的這種心態下,講述的這些文字。那麼這種狀態下講述的文字。在文字裏面實際上也有一種安定感,也含有當時寫這書的人,或者翻譯的人,他的心態在裏頭。就像我們看文學一樣及有的文學作品看了以後心裏會很緊張,有的看了可能很歡喜,這都是作者當時的心態,一種傳染,應該是這樣的。

 

經典都是佛所説。經典和古人解釋經典的書籍都是在比較安定的、清靜的心態下,講述的文字。這種狀態下講述的文字,在文字裏面也會有一種安定感,也含有當時寫這書的人,或者翻譯的人的心態在裏面。就像我們看文學作品一樣,有的文學作品看了以後心裏會很緊張,有的看了可能很歡喜,這都是作者當時的心態的一種傳染。

 

經典都是佛所講述的道理,是指導生活的道理。很多人之前沒有接觸過,就覺得經典和我們生活是很有距離的。其實,佛教的經典就是講生活的,講的就是生活本身,只不過我們不接觸這個經典,就不知道他講的是什麼,有時候還覺得不容易懂。講經就是結合生活把這個道理講出來,如果聽者能夠有一些理解,他就可以用以指導生活。

如果我們相信經典,我們相信經典能指導我們的生活,相信經典講的道理是真實的道理,那麼這個相信本身也會使我們心有一個依靠。有個依靠的時候,也能幫助我們把心放鬆下來。心要是能夠放鬆一些,那麼平時積累的一些雜念,一些煩惱,一些各種各樣的問題,在這種放鬆的狀態下,就能得到一個緩解。

我講經主要是學習,因為講經,就學習的有動力。


本期責編:胡月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