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政經走勢分析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譚翊飛

  如果放在全年來看,今年9月份和10月初的這段時期是非常關鍵的一段時期。

  對中國影響深遠的事件和改革不斷地湧現,如閲兵和軍事改革、習近平訪美、國資改革、日本新安保法通過、TPP達成基本協議等。如果加上8月份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以及10月份將要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這幾個月可能是影響未來數年的中國走向的重要時期。

  本月政治走勢相對平靜,而在經濟和改革領域波濤洶湧,以下為對本月度的分析。

  一、政治走勢

  自十八大以來,中國政治權力重塑核心一直在反腐領域,今年亦不例外。繼第一位在任的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之後,第一位在任的省長蘇樹林也落馬,蘇樹林具有明顯的石油系背景,其出身大慶油田,大部分履歷均在石油系統。外界的聚焦點圍繞在中信證券及其他金融相關案件上,但目前資訊仍十分不明朗。

  可以預期,反腐不會停滯,這早已是政治新常態。但頻密度會降低,不會再出現之前時常出現驚爆新聞的情景。

  這個月,中央黨校原副校長李君如對媒體記者稱,中央正在制定高級領導人的行為準則規範。而月底,王岐山在福建考察時指出,要改變要麼是“好同志”,要麼是“階下囚”的現狀。他的考察主要就廉政準則和黨紀處分條例的修訂徵求意見。

  通過黨內“立法”加強制度建設一度是熱門話題,目前看來,這可能會成為下個階段的重點。反腐形成了新的政治規則和慣性,但並不牢固,因為制度化、法治化的程度仍非常微弱。

  而且,反腐衍生了新的難題——官僚系統普遍的不作為。去年這一情形已十分普遍,今年並無多大改善的跡象。李克強這個月在一次會議上稱要讓不作為的官員混不下去。可是,中國有2000多個縣,只靠中央監督百官幾無可能。改革應當是建立有序的民眾参與監督的渠道,讓地方官受到當地民眾的直接約束,而不僅僅是對中央負責。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目前仍無跡象朝這個方向努力。

  這個月,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最重要的兩個機構之一--深改組的會議召開時間再次出現了新的變化。自今年4月以來,基本形成了月初深改組會議,月末政治局會議的慣例,而且去年出現過深改組會議審議未通過的議題,但在政治局會議上通過了,從某種意義上説,深改組的權力可能在政治局之下。但是現在看來,很難下這樣的結論,今年深改組所有披露的審議的內容都通過了,相反政治局審議一份關於巡視的報告反而沒有報道獲得通過。這説明,高層的權力制度運行制度化和規範化還仍在進一步探索。

  在社會領域,一些資源富餘的地區深陷“資源詛咒”,經濟嚴重衰退,之前並未引起明顯的就業問題。這個月東北最大的煤企龍煤集團十萬大裁員可能是個開始,意味着更多的低效企業(尤其是國企)可能會通過裁員減輕負擔。

  在外部環境方面,中美在軍事和網路方面達成了一些管控風險的規則,但是根本的分歧仍未解除,仍需密切觀察這方面的走向。日本通過新安保法,亞太地區的穩定形勢從長遠來看很不樂觀。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9月政經走勢分析

  二、經濟形勢

  這個月本來有一項對中國未來影響巨大的事項,即中美之間bit談判可能在負面清單上達成初步的協議,但是結果卻是連象徵性地宣佈一些共同的原則共識也沒有。在第一輪互換負面清單之後,中美互相都很不滿意,最近交換了第二輪。雖然一些媒體熱炒這次bit協議可能達成,但其實這是天荒夜談,僅僅交換了兩輪負面清單,怎麼可能達成協議?

  可是,經過多輪談判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卻達成了協議,這對中國的外部環境構成嚴峻的挑戰。雖然目前尚未公佈文本細節,但是達成本身就足以構成衝擊。TPP是新一代世界貿易規則,不僅僅升級了舊有規則對農產品開放、原產地規則和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標準,而且在競爭中立原則、勞工和環境標準、爭議解決機制等方面新設了許多標準,諸多規則不僅僅涉及貿易,而且觸及一個國家內部的經濟管理。中國從設立上海自貿區以來就試圖往“負面清單 准入前國民待遇”的方向走,而且承諾了負面清單推向全國的時間表,方向十分明確,但中國並不在TPP参與談判國之列。可是,這次馬來西亞、越南等國是如何做到可以符合TPP的標準呢?這有待於公佈文本後解開謎團,或許TPP已降格以求。不過,達成的協議還有待各國國會的審議批准,美國正值大選期間,變數仍有。

  三季度的經濟數據即將發佈,破七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中國的宏觀經濟仍沒有觸底的跡象,相反各種數據顯示,經濟下滑的速度可能還會加快。雖然四季度數據可能有基建等因素支撐,但是明年一季度的數據可能會再此跌入低谷。

  低迷的中國經濟數據和全球的大宗商品市場形成了不斷疊加的負效應,因為中國經濟的下滑,帶來了大宗商品市場的恐慌。這種恐慌情緒就如8月份國際市場對於人民幣貶值的過度反映。但市場的反映其實是對未來形勢的預期,螺旋式下跌似乎不可避免。

  資本市場的波動是前幾個月的熱點,但隨着配資清理的結束,股市進入了一個低迷的底部,不排除仍有短期小反彈的機會。但復歸牛市需要經濟轉型出現曙光、重大改革出現轉機,但目前條件均不具備,即使這個月已連續發佈三份重要的改革文件。

  股災的後期效應仍在顯現,因為房地產市場和股市的雙重低迷(三四線房地產市場普遍承壓,部分一二線城市則十分火爆),市場上高收益的投資品十分稀缺,形成了“資產荒”的局面。瘋牛的股市和一路暴漲的房地產曾一度都是資金市場的奇葩,因為它們的高收益存在,導致市場對資金價格十分不敏感,降低融資成本似乎成為不可能,因為總有更高的收益在拉高市場的整體收益率。

  而今,多年難解的降低融資成本難題似乎一招化解。蜂擁而至的資金流入公司債市場,導致債券市場的利率出奇的低,一些房地產企業的債券利率和國開債的利率相差無幾。未來,寬鬆似乎仍不可避免,海量的閒置資金會流向何方,仍需密切觀察,因為它們去向哪裏,哪裏就會波濤洶湧。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9月政經走勢分析

  三、改革趨勢

  官方推動的改革進程在這個月明顯加速,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國資改革,去年各地已紛紛“搶跑”推出諸多地方版的國企改革文件,而中央的國資改革文件在幾度推遲之後,千呼萬喚始出台。

  這份改革文件最大的特點是分裂和糾結,這也恰恰反映了背後激烈的利益博弈。文件一方面鼓勵放開搞活國企,更多地遵循市場原則辦事,但另一方面卻又強化黨管。在執行中會往哪個方向走得更遠,目前似乎很不明朗。在諸如國資委的去向、清理退出的力度等關鍵問題上,也未給出明確答案。

  另外兩項改革——生態文明和科技體制。生態文件改革不僅僅要解決當下的迫切問題,而且要在基礎制度建設開始搭建框架,改革方案設計了一整套的對自然資源從產權、開發到保護的基本制度,並在環境保護等具體制度方面有創新。這是內外環境共同推動下進行的改革。

  科技體制改革的實施方案也於9月發佈,這份文件明確了技術創新的市場導向,強調企業在技術創新中的作用,這需要改革高校和科研院所,推出更多的市場化的激勵措施。不過方案仍有待一項一項落實,變為exe類的可執行文件。

  另一項改革在上個月末已露端倪。9月末,香港商報的一則消息再次披露重大軍事改革方案存在,並稱年內很可能發佈。不過,這則消息同樣在發佈之後即被刪除。

  在人民幣未被納入SDR之後,中國國內的金融改革仍在有條不紊地推進,各種細微的改革措施這個月仍在不斷推出,中英在金融合作方面也推出了許多舉措。中國一直希望倫敦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早幾年就十分活躍為此而努力,而今合作正處黃金期。這個月習近平將訪問英國,應會進一步提升中英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的合作。

  習近平訪美是這個月的大事件,中美關係的走向影響全球,更對中國內部改革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但這次訪問成果平淡無驚喜。雙邊合作最大的亮點仍是去年強化去年在氣候變化和減排問題達成的協議,網路安全和軍事領域目前看來初步達成了管控分歧的意見,在中國承擔更多國際責任方面也達成一些共識。但在其他領域進展微弱。且習近平訪美期間恰逢天主教教宗訪美,民間的宣傳效果也未達到,未來中美關係走向,還需密切觀察。

  (作者注:因月度分析篇幅所限,筆者正在嘗試新的分析方式——在重大事件發生之後,馬上推出“快評”。最近的嘗試顯示,快評的分析和預測相當準確,但是需要不斷地根據時事的變化,進行更新。歡迎關注筆者微信公號(zhengjingguancha)獲取不定期的“快評”。)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9月政經走勢分析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譚翊飛

  如果放在全年來看,今年9月份和10月初的這段時期是非常關鍵的一段時期。

  對中國影響深遠的事件和改革不斷地湧現,如閲兵和軍事改革、習近平訪美、國資改革、日本新安保法通過、TPP達成基本協議等。如果加上8月份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以及10月份將要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這幾個月可能是影響未來數年的中國走向的重要時期。

  本月政治走勢相對平靜,而在經濟和改革領域波濤洶湧,以下為對本月度的分析。

  一、政治走勢

  自十八大以來,中國政治權力重塑核心一直在反腐領域,今年亦不例外。繼第一位在任的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之後,第一位在任的省長蘇樹林也落馬,蘇樹林具有明顯的石油系背景,其出身大慶油田,大部分履歷均在石油系統。外界的聚焦點圍繞在中信證券及其他金融相關案件上,但目前資訊仍十分不明朗。

  可以預期,反腐不會停滯,這早已是政治新常態。但頻密度會降低,不會再出現之前時常出現驚爆新聞的情景。

  這個月,中央黨校原副校長李君如對媒體記者稱,中央正在制定高級領導人的行為準則規範。而月底,王岐山在福建考察時指出,要改變要麼是“好同志”,要麼是“階下囚”的現狀。他的考察主要就廉政準則和黨紀處分條例的修訂徵求意見。

  通過黨內“立法”加強制度建設一度是熱門話題,目前看來,這可能會成為下個階段的重點。反腐形成了新的政治規則和慣性,但並不牢固,因為制度化、法治化的程度仍非常微弱。

  而且,反腐衍生了新的難題--官僚系統普遍的不作為。去年這一情形已十分普遍,今年並無多大改善的跡象。李克強這個月在一次會議上稱要讓不作為的官員混不下去。可是,中國有2000多個縣,只靠中央監督百官幾無可能。改革應當是建立有序的民眾参與監督的渠道,讓地方官受到當地民眾的直接約束,而不僅僅是對中央負責。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目前仍無跡象朝這個方向努力。

  這個月,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最重要的兩個機構之一——深改組的會議召開時間再次出現了新的變化。自今年4月以來,基本形成了月初深改組會議,月末政治局會議的慣例,而且去年出現過深改組會議審議未通過的議題,但在政治局會議上通過了,從某種意義上説,深改組的權力可能在政治局之下。但是現在看來,很難下這樣的結論,今年深改組所有披露的審議的內容都通過了,相反政治局審議一份關於巡視的報告反而沒有報道獲得通過。這説明,高層的權力制度運行制度化和規範化還仍在進一步探索。

  在社會領域,一些資源富餘的地區深陷“資源詛咒”,經濟嚴重衰退,之前並未引起明顯的就業問題。這個月東北最大的煤企龍煤集團十萬大裁員可能是個開始,意味着更多的低效企業(尤其是國企)可能會通過裁員減輕負擔。

  在外部環境方面,中美在軍事和網路方面達成了一些管控風險的規則,但是根本的分歧仍未解除,仍需密切觀察這方面的走向。日本通過新安保法,亞太地區的穩定形勢從長遠來看很不樂觀。

  二、經濟形勢

  這個月本來有一項對中國未來影響巨大的事項,即中美之間bit談判可能在負面清單上達成初步的協議,但是結果卻是連象徵性地宣佈一些共同的原則共識也沒有。在第一輪互換負面清單之後,中美互相都很不滿意,最近交換了第二輪。雖然一些媒體熱炒這次bit協議可能達成,但其實這是天荒夜談,僅僅交換了兩輪負面清單,怎麼可能達成協議?

  可是,經過多輪談判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卻達成了協議,這對中國的外部環境構成嚴峻的挑戰。雖然目前尚未公佈文本細節,但是達成本身就足以構成衝擊。TPP是新一代世界貿易規則,不僅僅升級了舊有規則對農產品開放、原產地規則和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標準,而且在競爭中立原則、勞工和環境標準、爭議解決機制等方面新設了許多標準,諸多規則不僅僅涉及貿易,而且觸及一個國家內部的經濟管理。中國從設立上海自貿區以來就試圖往"負面清單 准入前國民待遇"的方向走,而且承諾了負面清單推向全國的時間表,方向十分明確,但中國並不在TPP参與談判國之列。可是,這次馬來西亞、越南等國是如何做到可以符合TPP的標準呢?這有待於公佈文本後解開謎團,或許TPP已降格以求。不過,達成的協議還有待各國國會的審議批准,美國正值大選期間,變數仍有。

  三季度的經濟數據即將發佈,破七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中國的宏觀經濟仍沒有觸底的跡象,相反各種數據顯示,經濟下滑的速度可能還會加快。雖然四季度數據可能有基建等因素支撐,但是明年一季度的數據可能會再此跌入低谷。

  低迷的中國經濟數據和全球的大宗商品市場形成了不斷疊加的負效應,因為中國經濟的下滑,帶來了大宗商品市場的恐慌。這種恐慌情緒就如8月份國際市場對於人民幣貶值的過度反映。但市場的反映其實是對未來形勢的預期,螺旋式下跌似乎不可避免。

  資本市場的波動是前幾個月的熱點,但隨着配資清理的結束,股市進入了一個低迷的底部,不排除仍有短期小反彈的機會。但復歸牛市需要經濟轉型出現曙光、重大改革出現轉機,但目前條件均不具備,即使這個月已連續發佈三份重要的改革文件。

  股災的後期效應仍在顯現,因為房地產市場和股市的雙重低迷(三四線房地產市場普遍承壓,部分一二線城市則十分火爆),市場上高收益的投資品十分稀缺,形成了“資產荒”的局面。瘋牛的股市和一路暴漲的房地產曾一度都是資金市場的奇葩,因為它們的高收益存在,導致市場對資金價格十分不敏感,降低融資成本似乎成為不可能,因為總有更高的收益在拉高市場的整體收益率。

  而今,多年難解的降低融資成本難題似乎一招化解。蜂擁而至的資金流入公司債市場,導致債券市場的利率出奇的低,一些房地產企業的債券利率和國開債的利率相差無幾。未來,寬鬆似乎仍不可避免,海量的閒置資金會流向何方,仍需密切觀察,因為它們去向哪裏,哪裏就會波濤洶湧。

  三、改革趨勢

  官方推動的改革進程在這個月明顯加速,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國資改革,去年各地已紛紛“搶跑”推出諸多地方版的國企改革文件,而中央的國資改革文件在幾度推遲之後,千呼萬喚始出台。

  這份改革文件最大的特點是分裂和糾結,這也恰恰反映了背後激烈的利益博弈。文件一方面鼓勵放開搞活國企,更多地遵循市場原則辦事,但另一方面卻又強化黨管。在執行中會往哪個方向走得更遠,目前似乎很不明朗。在諸如國資委的去向、清理退出的力度等關鍵問題上,也未給出明確答案。

  另外兩項改革--生態文明和科技體制。生態文件改革不僅僅要解決當下的迫切問題,而且要在基礎制度建設開始搭建框架,改革方案設計了一整套的對自然資源從產權、開發到保護的基本制度,並在環境保護等具體制度方面有創新。這是內外環境共同推動下進行的改革。

  科技體制改革的實施方案也於9月發佈,這份文件明確了技術創新的市場導向,強調企業在技術創新中的作用,這需要改革高校和科研院所,推出更多的市場化的激勵措施。不過方案仍有待一項一項落實,變為exe類的可執行文件。

  另一項改革在上個月末已露端倪。9月末,香港商報的一則消息再次披露重大軍事改革方案存在,並稱年內很可能發佈。不過,這則消息同樣在發佈之後即被刪除。

  在人民幣未被納入SDR之後,中國國內的金融改革仍在有條不紊地推進,各種細微的改革措施這個月仍在不斷推出,中英在金融合作方面也推出了許多舉措。中國一直希望倫敦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早幾年就十分活躍為此而努力,而今合作正處黃金期。這個月習近平將訪問英國,應會進一步提升中英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的合作。

  習近平訪美是這個月的大事件,中美關係的走向影響全球,更對中國內部改革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但這次訪問成果平淡無驚喜。雙邊合作最大的亮點仍是去年強化去年在氣候變化和減排問題達成的協議,網路安全和軍事領域目前看來初步達成了管控分歧的意見,在中國承擔更多國際責任方面也達成一些共識。但在其他領域進展微弱。且習近平訪美期間恰逢天主教教宗訪美,民間的宣傳效果也未達到,未來中美關係走向,還需密切觀察。

  (作者注:因月度分析篇幅所限,筆者正在嘗試新的分析方式——在重大事件發生之後,馬上推出“快評”。最近的嘗試顯示,快評的分析和預測相當準確,但是需要不斷地根據時事的變化,進行更新。歡迎關注筆者微信公號(zhengjingguancha)獲取不定期的“快評”。)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