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政經走勢分析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譚翊飛

  初秋季節,天氣微涼,大閲兵在即,未經證實的重大軍事改革的計劃也已傳出。剛剛過去的八月份,政治領域的走勢相對平靜,但不冷靜。

  而在經濟領域,一場重大改革的大幕正在開啟。正如上個月的半年度分析所稱,類似於去年43號的重大改革很可能會在下半年推出。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就是這樣的改革。

  這兩年,中國的改革呈現出上半年平靜,下半年加速的特點。股市仍在“跌跌不休”,但從這次主動進行匯率調整來看,中國金融改革並沒有因為股災而減緩,改革仍在迎難而上。

  資本市場和人民幣匯率頻繁地大幅波動對社會心理預期產生新的影響,但很可能這會成為新常態,需要逐漸適應。對匯率敏感的外貿企業更是如此,他們需要更多的工具來應對匯率的波動。

  市場波幅擴大,社會對資訊的需求更為強烈,反應也更為靈敏。資訊傳播的蝴蝶效應更為明顯,尤其是對目前並未企穩的、如驚弓之鳥般的市場,一句無來源的傳言都可能引起市場的暴漲暴跌。

  這對監管機構提出了新的挑戰,這需要進一步的公開資訊,而不是嚴控資訊傳播。上次的股災已經顯現,流動性枯竭從根本上是信心的缺乏,而不是市場上真的缺少流動性。因此,培育市場信心十分重要。但目前的救市政策,仍停留在技術層面的買賣股票救市,讓證金公司成為全民的對手盤,“王的女人”就是對市場規則的最大嘲諷。

  目前看來,要走出困境,唯有加快改革。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三公原則,進一步加大力度簡政放權,讓民眾有序参與對簡政放權的監督,創造一個開放、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更少管制、更低税賦、更尊重法治。只有這樣,大眾創新、萬眾創業才會真正迸發出勃勃生機。但是,眼下的情況來看,各類管制相當嚴重甚至粗暴,社會氛圍因為管制而變得壓抑。

  即將舉行的大閲兵和習近平訪美可能都是下半年政經走勢的關鍵節點,此後,軍事領域、國資領域及對外開放方面的改革可能加快。

  一、政治走勢

  7月底,北戴河會議前夕,周本順和郭伯雄兩大重要人物相繼落馬。相比上個月,這個月的政治形勢似乎平靜得多。

  高層的公開活動在這個月中旬北戴河會議結束之後才頻密起來。其中幾個事件值得關注:

  第一是國務院正在調整其會議機制,國務院層面先後舉行專題講座和專題討論都相當罕見。新增的會議形式會否成為新常態還要繼續觀察。但至少説明,國務院系統在決策模式上出現了一些變化。

  另外一件事與天津大爆炸有關。因為社會事件而影響到省部及以上高層政治十分少見,以前只有渤海二號沉船事故、山西特大礦難和北京非典等為數不多的幾次。雖然一度有各種傳聞,但目前查處情況還未公佈。同時,天津爆炸事故的應對和處置似乎是一次失敗案例的典型,作為一個直轄市其應對水平和能力,似乎和中西部的一個小縣城沒有太大差別。

  第三件事與目前正在調查的中信證券的案件有關。目前資訊撲朔迷離,調查範圍似乎在不斷擴大。調查的指向到底是什麼?

  8月份,雖然沒有任何官媒的推動,但是在微信朋友圈、微博卻突然颳起一陣“長者風”但並未涉及到什麼直接的事件,也沒有直接針對當下時政,而是具有人情味的角度,挖掘許多人物的細節。為什麼會起這樣一股風,既與當下敏感的反腐形勢有關,也與當下的政治社會氛圍有關。

  在中國外部,泰國的爆炸事件值得關注,泰國向來是國際假護照的一個集散地,這次爆炸據稱可能和泰國遣返有關中國人士有關。這對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的非傳統安全合作都會帶來新的變化。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8月政經走勢分析

  二、經濟形勢

  6月份的股災已經預演了一次中國資本市場的流動性枯竭的情形,救市正在半山腰,這個月由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卻又引起新的風波。

  按照去年和年初的改革預期,包括利率市場化、資本項開放和匯率形成機制改革都是今年改革的重頭戲,去年央行已經讓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區間擴大,伴隨着美元加息預期和資本外流問題,一度引起了市場的恐慌。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今年上半年人民幣一直保持穩定。

  直到這個月初,人民幣納入sdr的評估失敗。這次失敗和人民幣匯率改革是否有直接關係,目前外界難以知曉。但是,相比於許多新興市場貨幣,人民幣一直維持的穩定和微貶其實仍是升值,因為其他貨幣貶值幅度更大。

  而且,上半年決策層也明確表示,不需要通過貶值來促進出口。因此,可以肯定這次改革並非是從提振出口引起,而是從金融改革自身的邏輯出發。

  但是改革引起外部的反彈可能超出了預期,加之前次股災的影響,這次匯率的陡然貶值在國際上引起了巨大波瀾,伴隨着大宗商品的暴跌,看空中國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度,由全球市場波動而引起的危機情緒加重,並引起會否重現亞洲金融危機的擔憂。但是無論是從中國和其他大多數亞洲國家的外匯存底,還是經濟增長速度來看,目前來重現亞洲金融危機的可能性都很小。同樣,在資本項管制和鉅額外匯儲備存底的前提下,談做空中國還為時過早。

  在央行就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的問答中已經給出了未來匯率改革的方向,包括增加外匯市場的做市商,縮小在岸和離岸市場之間的價差等等。這項改革肯定不會停止。對於外貿企業而言,也需要學會適應雙向波動的新常態,尋找更多的外匯對衝工具。

  目前而言,中國的資本市場仍然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雖然槓桿險情已經拆除,但是市場信心還沒有恢復。救市仍在走技術路線,而不是提振信心。但是提振信心需要改革。

  目前最受市場期待和關注的改革是國資。國資改革一度在三中全會後,各地紛紛出台混改的文件,蔚為壯觀,今年則突然出現央企整合潮,未來的國資改革會否能給市場驚喜?目前看來可能性很小,高層似乎也更重視國企在經濟中的作用,而不是打破壟斷,增強市場活力。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8月政經走勢分析

  三、改革前景

  雖然經濟形勢並不樂觀,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似乎都要政府之手來救,但改革並未止步。

  除來上文所述的匯率改革之外,地方債的改革也有新進展。從去年下半年的43號文發端,“開明渠、堵暗道”,地方債置換已經啟動了三輪,數額超過三萬億。不到一年時間,在經濟不斷下滑的背景下,這個龐大而複雜定騰籠換鳥的工作終於有了階段性的成果,在置換之後開始限額管理。

  同時,這個月遼寧發行的債券利率明顯上浮,而且即使如此還有部分出現流標。雖然有各種技術性因素影響,但也説明,市場力量開始對地方債發揮作用。地方債置換以時間換空間,將地方政府從迫在眉睫的短期債務中解放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初期來看非常依賴於央行的幫忙,從而鼓勵商業銀行購買這些債券。因而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道德風險的問題,只不過是風險主體發生了轉移,兜底由地方政府的安慰函變成了央媽。從未來發展來看,國債及地方債可能會形成龐大的市場,應當吸引包括國際投資者在內的買家進入,並且強化對這些發債主體的信用評級。可是,金融市場從來嫌貧愛富,未來經濟嚴重下滑的地區,諸如東北地區將怎麼辦?

  另外一項同樣討論已久的改革,也出現了明顯的進展,即農地抵押問題。這個月國務院層面下發了關於土地承包經營權和住房財產權等抵押貸款試點的指導意見。雖然目前規定的仍是試點,但其實各地的試點已不少見,關於賦予農民響應的財產權抵押功能也討論多年,這次從國務院層面正名,提出細則仍具有重要意義。

  土地改革是三中全會制定的改革藍圖中的一環,但是一直沒有動靜,仍處於局部試點的狀態,農地和房屋抵押貸款也是如此。面臨的現實法律障礙多,如果貸款違約,銀行如何處置分散的農地呢?而且土地和金融功能一旦結合,土地便會成為套取資金的工具,形成更復雜的問題。土地改革仍在小步慢走。

  此外,利率市場化也有新進展,一年期以上的存款利率已經放開,利率市場化接近完成。但是這次放開一年期以上利率並未引起市場熱烈關注,原因在於此前央行給予的存款利率的上浮幅度,比如1.5倍的基準利率,但幾乎沒有銀行一浮到頂,原因在於銀行面臨剛性到成本支出,競爭壓力不小。因此,再擴大波動區間意義不大,於是乾脆放開。但總有一天,銀行之間的存款定價差異會體現出來。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8月政經走勢分析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譚翊飛

  初秋季節,天氣微涼,大閲兵在即,未經證實的重大軍事改革的計劃也已傳出。剛剛過去的八月份,政治領域的走勢相對平靜,但不冷靜。

  而在經濟領域,一場重大改革的大幕正在開啟。正如上個月的半年度分析所稱,類似於去年43號的重大改革很可能會在下半年推出。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就是這樣的改革。

  這兩年,中國的改革呈現出上半年平靜,下半年加速的特點。股市仍在“跌跌不休”,但從這次主動進行匯率調整來看,中國金融改革並沒有因為股災而減緩,改革仍在迎難而上。

  資本市場和人民幣匯率頻繁地大幅波動對社會心理預期產生新的影響,但很可能這會成為新常態,需要逐漸適應。對匯率敏感的外貿企業更是如此,他們需要更多的工具來應對匯率的波動。

  市場波幅擴大,社會對資訊的需求更為強烈,反應也更為靈敏。資訊傳播的蝴蝶效應更為明顯,尤其是對目前並未企穩的、如驚弓之鳥般的市場,一句無來源的傳言都可能引起市場的暴漲暴跌。

  這對監管機構提出了新的挑戰,這需要進一步的公開資訊,而不是嚴控資訊傳播。上次的股災已經顯現,流動性枯竭從根本上是信心的缺乏,而不是市場上真的缺少流動性。因此,培育市場信心十分重要。但目前的救市政策,仍停留在技術層面的買賣股票救市,讓證金公司成為全民的對手盤,“王的女人”就是對市場規則的最大嘲諷。

  目前看來,要走出困境,唯有加快改革。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三公原則,進一步加大力度簡政放權,讓民眾有序参與對簡政放權的監督,創造一個開放、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更少管制、更低税賦、更尊重法治。只有這樣,大眾創新、萬眾創業才會真正迸發出勃勃生機。但是,眼下的情況來看,各類管制相當嚴重甚至粗暴,社會氛圍因為管制而變得壓抑。

  即將舉行的大閲兵和習近平訪美可能都是下半年政經走勢的關鍵節點,此後,軍事領域、國資領域及對外開放方面的改革可能加快。

  一、政治走勢

  7月底,北戴河會議前夕,周本順和郭伯雄兩大重要人物相繼落馬。相比上個月,這個月的政治形勢似乎平靜得多。

  高層的公開活動在這個月中旬北戴河會議結束之後才頻密起來。其中幾個事件值得關注:

  第一是國務院正在調整其會議機制,國務院層面先後舉行專題講座和專題討論都相當罕見。新增的會議形式會否成為新常態還要繼續觀察。但至少説明,國務院系統在決策模式上出現了一些變化。

  另外一件事與天津大爆炸有關。因為社會事件而影響到省部及以上高層政治十分少見,以前只有渤海二號沉船事故、山西特大礦難和北京非典等為數不多的幾次。雖然一度有各種傳聞,但目前查處情況還未公佈。同時,天津爆炸事故的應對和處置似乎是一次失敗案例的典型,作為一個直轄市其應對水平和能力,似乎和中西部的一個小縣城沒有太大差別。

  第三件事與目前正在調查的中信證券的案件有關。目前資訊撲朔迷離,調查範圍似乎在不斷擴大。調查的指向到底是什麼?

  8月份,雖然沒有任何官媒的推動,但是在微信朋友圈、微博卻突然颳起一陣“長者風”但並未涉及到什麼直接的事件,也沒有直接針對當下時政,而是具有人情味的角度,挖掘許多人物的細節。為什麼會起這樣一股風,既與當下敏感的反腐形勢有關,也與當下的政治社會氛圍有關。

  在中國外部,泰國的爆炸事件值得關注,泰國向來是國際假護照的一個集散地,這次爆炸據稱可能和泰國遣返有關中國人士有關。這對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的非傳統安全合作都會帶來新的變化。

  二、經濟形勢

  6月份的股災已經預演了一次中國資本市場的流動性枯竭的情形,救市正在半山腰,這個月由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卻又引起新的風波。

  按照去年和年初的改革預期,包括利率市場化、資本項開放和匯率形成機制改革都是今年改革的重頭戲,去年央行已經讓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區間擴大,伴隨着美元加息預期和資本外流問題,一度引起了市場的恐慌。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今年上半年人民幣一直保持穩定。

  直到這個月初,人民幣納入sdr的評估失敗。這次失敗和人民幣匯率改革是否有直接關係,目前外界難以知曉。但是,相比於許多新興市場貨幣,人民幣一直維持的穩定和微貶其實仍是升值,因為其他貨幣貶值幅度更大。

  而且,上半年決策層也明確表示,不需要通過貶值來促進出口。因此,可以肯定這次改革並非是從提振出口引起,而是從金融改革自身的邏輯出發。

  但是改革引起外部的反彈可能超出了預期,加之前次股災的影響,這次匯率的陡然貶值在國際上引起了巨大波瀾,伴隨着大宗商品的暴跌,看空中國的聲音再次響起。

  一度,由全球市場波動而引起的危機情緒加重,並引起會否重現亞洲金融危機的擔憂。但是無論是從中國和其他大多數亞洲國家的外匯存底,還是經濟增長速度來看,目前來重現亞洲金融危機的可能性都很小。同樣,在資本項管制和鉅額外匯儲備存底的前提下,談做空中國還為時過早。

  在央行就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調整的問答中已經給出了未來匯率改革的方向,包括增加外匯市場的做市商,縮小在岸和離岸市場之間的價差等等。這項改革肯定不會停止。對於外貿企業而言,也需要學會適應雙向波動的新常態,尋找更多的外匯對衝工具。

  目前而言,中國的資本市場仍然是一個棘手的問題,雖然槓桿險情已經拆除,但是市場信心還沒有恢復。救市仍在走技術路線,而不是提振信心。但是提振信心需要改革。

  目前最受市場期待和關注的改革是國資。國資改革一度在三中全會後,各地紛紛出台混改的文件,蔚為壯觀,今年則突然出現央企整合潮,未來的國資改革會否能給市場驚喜?目前看來可能性很小,高層似乎也更重視國企在經濟中的作用,而不是打破壟斷,增強市場活力。

  三、改革前景

  雖然經濟形勢並不樂觀,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似乎都要政府之手來救,但改革並未止步。

  除來上文所述的匯率改革之外,地方債的改革也有新進展。從去年下半年的43號文發端,“開明渠、堵暗道”,地方債置換已經啟動了三輪,數額超過三萬億。不到一年時間,在經濟不斷下滑的背景下,這個龐大而複雜定騰籠換鳥的工作終於有了階段性的成果,在置換之後開始限額管理。

  同時,這個月遼寧發行的債券利率明顯上浮,而且即使如此還有部分出現流標。雖然有各種技術性因素影響,但也説明,市場力量開始對地方債發揮作用。地方債置換以時間換空間,將地方政府從迫在眉睫的短期債務中解放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初期來看非常依賴於央行的幫忙,從而鼓勵商業銀行購買這些債券。因而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道德風險的問題,只不過是風險主體發生了轉移,兜底由地方政府的安慰函變成了央媽。從未來發展來看,國債及地方債可能會形成龐大的市場,應當吸引包括國際投資者在內的買家進入,並且強化對這些發債主體的信用評級。可是,金融市場從來嫌貧愛富,未來經濟嚴重下滑的地區,諸如東北地區將怎麼辦?

  另外一項同樣討論已久的改革,也出現了明顯的進展,即農地抵押問題。這個月國務院層面下發了關於土地承包經營權和住房財產權等抵押貸款試點的指導意見。雖然目前規定的仍是試點,但其實各地的試點已不少見,關於賦予農民響應的財產權抵押功能也討論多年,這次從國務院層面正名,提出細則仍具有重要意義。

  土地改革是三中全會制定的改革藍圖中的一環,但是一直沒有動靜,仍處於局部試點的狀態,農地和房屋抵押貸款也是如此。面臨的現實法律障礙多,如果貸款違約,銀行如何處置分散的農地呢?而且土地和金融功能一旦結合,土地便會成為套取資金的工具,形成更復雜的問題。土地改革仍在小步慢走。

  此外,利率市場化也有新進展,一年期以上的存款利率已經放開,利率市場化接近完成。但是這次放開一年期以上利率並未引起市場熱烈關注,原因在於此前央行給予的存款利率的上浮幅度,比如1.5倍的基準利率,但幾乎沒有銀行一浮到頂,原因在於銀行面臨剛性到成本支出,競爭壓力不小。因此,再擴大波動區間意義不大,於是乾脆放開。但總有一天,銀行之間的存款定價差異會體現出來。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