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政經走勢

  大公網特約評論員 譚翊飛

  盛夏將至,六月的中國基本的政經態勢仍算平穩,但資本市場的突然逆轉,成為這個月的大事件。中國金融領域的改革正在疾速推進,對這次股災的反思會否影響到後期金融改革進展,仍需密切關注。

  同時,盛夏時日是羣體性事件高發的季節。目前經濟低迷,產業更替迅速,一些羣體利益普遍受損正在影響他們的基本生活,如出租車行業等。這需要高度關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社會問題。

  本月的分析在形式上做了一些小創新,因為深感分析中國的走勢離不開世界,全球的局勢變化對中國內部影響越來越大,因此特將全球局勢作為一個獨立的小節,單獨分析。

  一、 國際形勢

  在全球領域,這個月需要關注三方面的動向:一個在美國,一個在歐洲,一個在中東,三件事目前都沒有結論,但出現了傾向性的苗頭,風險不可小視。

  一是,與TPP談判密切相關的貿易促進法案獲得了美國國會兩院的授權通過。這意味着白宮獲得了談判的“快速通道”,談判可能加速。

  TPP談判是新一代全球貿易準則的代表,不僅僅要監管協議國的税收、海關和保税區,而且把約束範圍擴展到協議國的國內的勞工、國企制度等。這一規則要求太高,許多目前參與談判國都難符合。但是如果談判一旦達成,中國可能面臨着再一次被排斥在新一輪的全球貿易規則之外的危險。

  二是,6月底,希臘成為第一個對IMF債權違約的發達國家。更為嚴重的是公投在即,如果救助計劃被否,希臘脱歐的可能性將大幅提升,這對歐元區和全球區域經濟一體化會造成破壞性影響,避險資金進一步迴流美國,雖然美元加息仍未到來,但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也將可能面臨資金外流。

  三是,6月26日在法國、科威特和突尼斯一天發生了三起恐怖襲擊,部分襲擊ISIS已承認。中東亂局仍在發酵,ISIS勢力呈擴大之勢。美國及中東各國下一步會如何應對,既影響中東地區的穩定,也影響全球局勢變化。需要關注後期局勢變化及油價走勢。

  此三件事都需要在下個月進一步觀察走向,是為風險事件。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6月政經走勢

  二、 政治

  這個月的國內政治形勢,比前兩個月稍有活躍。

  一方面,去年7月底,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立案審查,而這個月該案在悄無聲息中走完了全部流程,這避免了像薄熙來案一樣,形成新一輪輿論對政治的關注。同時,上個月已出現發酵跡象的軍方一位前高層的近親人士被調查或被認為工作不力,這個月沒有發酵的跡象。

  但是,前央行行長的女婿車豐被帶走調查可能會引發新的紛爭,其在香港資本市場一度大名鼎鼎。目前走向不明。

  近期,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在《求是》雜誌上發文,談全面從嚴治黨。這可能意味着,對軍事後勤系統的反腐處理已告一段落。

  對十八以來的整風和反腐運動而言,對地方副省級高官的整肅似乎已經走過高峰期,月底政治局的集體學習主題也是反腐倡廉的法規制度建設,下一步的重點可能是制度建設。但是,軍事安全領域的反腐出分批次公佈了一些被查處的軍內高官外,公開資訊較少,不排除也正在進入新的階段,比如以9月3日閲兵儀式為節點。

  新階段之後,兩個動向值得關注:一是國安委的運作,目前公開報道的仍只有去年的一次會議;二是軍事領域的各項改革,包括軍民融合改革。

  這個月,中紀委的網站和客户端開通了一鍵舉報違反“四風”一鍵通舉報窗口,鼓勵民眾通過照片、視頻等形式反映問題。這意味着民眾參與反腐得到鼓勵。雖然是否作為完全由中紀委內部掌握,但技術手法鼓勵民眾參與仍值得褒獎。

  其他重點政治事件:

  1、 昂山素季訪華。自2011年緬甸變局以來,中國官方應對一度十分不足,一些在緬項目也遭遇挫敗。這次昂山素季訪華是中國最高層級和緬甸的反對派打交道。同時,重視反對派會否成為中國外交的新範式尚待觀察。

  2、 南沙島礁吹填結束。對於南海政策走向,國內分歧頗大。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前宣佈填沙工程結束,説明中國南海政策並未完全激進化,進退有度,掌控有力。

  3、 西安火車站擊斃一名暴力持水泥磚塊襲擊購票旅客的人。這説明反恐安全形勢仍不太平,下半年的閲兵及五中全會,都是對大安保的考驗。

  4、外媒報道,中國的高超音速飛行器WU-14進行了第四次試射。此前,中國官方已經證實進行了新型高超音速飛行器第三次試驗。這一飛行器很可能可以躲避雷達和飛彈攔截器的追蹤,是具有戰略威懾力的新型高科技武器。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6月政經走勢

  三、 經濟

  經濟領域這個月兩件大事:

  第一,中美交換了負面清單,後期將就負面清單展開談判。這意味着中美BIT談判取得了關鍵一步進展,在習近平訪美之前可能會再進一步。如果BIT得以簽訂,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可能不亞於加入世貿。而且,這種新的世貿規則下的談判會影響到中國未來和其他國家之前的自貿協定。

  第二件大事是中國股市的詭異走勢,一個月內,市場情緒和氛圍由瘋牛迅速墜落至冰窖,而且雖然監管層連連出手(其中不乏病急亂投醫的措施),但目前暴跌仍在繼續。

  中國政府現在不僅僅要救實體經濟,還要救股市。對於這次股災的分析,原因眾説紛紜。但不可否認是槓桿資金的急剎車,造成市場恐慌性情緒,從而崩塌。這恰如廣場上的烏合之眾,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形成踩踏事件。這説明,在經濟金融改革領域,需要十分謹慎,細節監管的缺失,可能導致蝴蝶效應,引發大問題。

  目前,市場對於這次股災是否已造成或將造成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各種聳人聽聞的説法,這背後的動因就是鼓動政府救市,這也符合大多數股民的期待。但筆者對此存疑,市場的事,應該交給市場去解決。

  這個月,一些數據表明,實體經濟正在進入忽隱忽現的企穩,因此貨幣政策也變得糾結和遲疑,從正回購、PSL到期不續做都體現了這種微妙的遲疑。但是股市暴跌之後,降準降息及低利率逆回購迅速到來,可市場信心盡失,央媽也喚不回。

  如何看待這場股災?除反思在技術領域的監管失策之外,還需要重新回顧當初出發的邏輯,如居民資產配置的變化、寬鬆和利率走低的長遠預期、降低企業負債率等等。這些沒有改變,大方向仍不會變。

  另外需要關注的是,這個月不僅僅是深圳,許多一二線城市房地產市場出現了回暖跡象,住宅庫存三年來首次減少。下一步會否提升地產商買地及開放項目的熱情?還需要進一步觀察,但過去火爆的地產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

2015年6月政經走勢

  四、 改革

  與去年上半年類似,重大的改革並不多見。上半年的深改組和政治局搭配,形成了固定的會議週期:月初深改組會議,月末政治局會議。因為落實四中全會舉措、從嚴治黨的要求,司法領域和黨內製度建設的改革文件出台不少,變化不可謂不大,但頂層設計的重磅改革仍不多。

  這個月需要關注的改革仍延續之前幾個月的關注:

  第一項是3月份對資本項改革的分析,至今看來當時的判斷十分準確。資本項改革可能是今年改革中的最大亮點,目前在各個領域小步快走。近期目的是推動人民幣納入SDR,長期戰略則是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包括上海自貿區資本項限額內可兑換、銀行間債券市場擴大外資銀行進入數量等等。目前擔憂的是這輪股災會否讓高層對於資本項開放的擔憂加劇。

  第二項是國企改革。眾所期待的系列改革文件至今出台不多,深改組統領的國企改革主要聚焦於對加強黨的領導和防止國資流失兩個方面,地方從去年上半年開始就紛紛發佈本地區的國企改革文件,但是全國層面國企大方向上向何處去仍不明確。

  不過,資本市場在前期的牛市中已經掀起了一股國企改革熱,主要預期是資產注入、合併等。如南車北車的合併。但是央企合併應主要是從海外惡性競爭考慮,減少不必要的內耗,應非國企改革的邏輯。

  第三項是上個月分析的改革回頭趨勢,因為地方缺錢,在企業債領域目前正在進一步的放開。地方的第一個一萬億置換債券據稱已基本發行完畢,而未來還有第二、第三個。因為購買這些債券要佔用銀行資金,下個月降準仍可期待。

  本文為大公網特約評論員譚翊飛供大公網《中國省級政經週報》專稿,版權歸大公網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作者譚翊飛郵箱:sdzzok@gmail.com ;微信公眾號:zhengjingguancha )



掃一掃,關注政經週報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