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馬會”登場:握手之外該看什麼

  導讀: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張志軍4日宣佈,經兩岸有關方面協商,兩岸領導人習近平、馬英九將於11月7日在新加坡會面,就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交換意見。張志軍強調指出,此次會面雙方以兩岸領導人身份和名義舉行,是雙方商定的。這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解決情況下根據一箇中國原則作出的務實安排。

  大公網評論員 李柏濤

  3日深夜,一則“習馬會”在新加坡登場的消息刷爆中文媒體圈,台灣媒體率先披露,馬英九將於7日在新加坡與習近平見面。台“總統府”3日晚間對外證實消息屬實,據其發言人稱,馬英九此行目的是“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不會發表聯合聲明。習近平是受新加坡方面邀請,於6、7日對新進行國事訪問。報道稱,“習馬會”很可能以“不期而遇”的方式上演。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對於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態度是積極開放、一貫的。“如有這方面的消息,我們會及時發佈。”

  習馬新加坡“不期而遇” 不籤協議、不發聲明

  “習馬會”的消息由台灣親綠媒體率先揭露,該媒體以所謂獨家發佈報道稱,據其權威消息管道證實,馬英九將於本週六(7日)前往新加坡,與在新加坡進行國事訪問的習近平會面。該報道還稱,馬英九極有可能在李顯龍7日為習近平夫婦準備的私人午宴上,作為嘉賓,與習近平“不期而遇”。就在各方驗證消息的可信度時,台“總統府”的官方迴應證實了消息的準確性。

  台“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3日晚間稱,“馬英九將於11月7日前往新加坡,與大陸領導人習近平先生會面,就兩岸議題交換意見。”據悉,台“行政院長”毛治國與台“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已約定4日上、下午先後向台“立法院長”王金平與各黨團説明。

  陳以信還稱,馬英九此行目的是“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並“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不會發表聯合聲明。”台灣方面陸委會主委夏立言4日將召開記者會,公開説明此行意義、諮商過程與安排細節。馬英九預定5日週四召開記者會,向全體民眾報告。

  陳以信説,兩岸領導人會面一向是雙方領導人追求之目標,馬英九近年也多次重申,在“適當時機、適當場合、適當身份”下,不排斥與大陸領導人見面。台灣媒體還引述台當局高層的話稱,兩岸雙方有共識,即會面以維持台灣現狀為目標,不會簽署任何協議。

  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勢必在台灣島內造成極大震撼,民進黨透過發言人迴應稱,“這件事若屬實,茲事體大,而且時機可議。”台灣媒體稱,馬英九7日在“習馬會”結束後,當天即返回台灣。

  習馬歷史性握手 雙方會面身份大猜想

  原本外界預期,在馬英九任內無法實現的兩岸領導人“習馬會”,在馬英九還剩半年左右的任期之時峯迴路轉,着實令人驚訝,相信屆時會搶佔全球各大媒體的新聞頭條。這也是自1949年以來,兩岸最高領導人的首次直接會面,中國人有句老話叫“見面三分親”,相信習近平和馬英九的這次歷史性握手,會對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產生歷史性的深遠影響,進一步鞏固兩岸自2008年以來良性互動和交流所積累的一切重大成果。

  兩岸領導人會面之前一直未能最後實現,“身份”和“頭銜”是最大障礙之一。馬英九已不具中國國民黨主席身份,故雙方應不會以“黨職”身份會面。礙於島內政治環境和馬英九個人性格,馬頗為在意其“身份問題”,在去年北京APEC前,馬英九曾多次放話願以“經濟體領袖”身份赴北京參會,但被大陸拒絕,當時國台辦給出的理由是,“兩岸領導人會面不需藉助國際會議場合。”

  以此判斷,馬英九為實現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歷史性突破,以從其早前一直堅持的所謂“中華民國總統”身份,逐漸變得更加務實,這從其發言人陳以信的迴應中可見端倪,上文提到陳以信稱馬英九願在“適當時機、適當場合、適當身份”下,不排斥與大陸領導人見面。馬英九深知他任期所剩不多,若一再固執己見,“習馬會”不會再現曙光,他所追求的歷史定位更無從談起。

  與習近平相較,現在馬英九隻有“總統”此一身份,但既然“習馬會”確定登場,兩岸一定找到了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可能性最大的選項就是兩岸各説各話,屆時大陸媒體很可能沿襲官方稱法,以“‘兩岸領導人’習近平和馬英九會面”為題,進行報道。這一處理方式即照顧了台方一直堅持的“對等、尊嚴”原則,也避免在國際上造成所謂“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印象,這也是馬英九應該可以接受的“適當身份”。至於台灣媒體如何報道二人“稱謂”,兩岸應該已有默契,大陸可以採取不干涉的做法,以免馬英九回到島內被綠營和“獨派”扣上“賣台投共”、被“矮化”的紅帽子。

  此外,馬英九很可能會在赴新加坡前的國際記者會上,親自説明所謂“身份問題”,即使他不主動提及,在台灣媒體羣追猛打式的逼問下,馬英九怎麼也無法迴避這一議題。面對島內複雜的輿論環境,馬英九既然有魄力邁出“習馬會”這一步,自然做了完整的沙盤推演,大家可以拭目以待,等馬英九親口講出這個答案。

  “習馬會”峯迴路轉 決定性因素有哪些

  在習近平全面接掌大陸大權後,兩岸媒體上各方學者呼籲“習馬會”的聲音不絕於耳,但因當時時機並不成熟,相關報道也隨即消失。不過之後,雙方兩岸事務負責人實現常態化會面(正式、非正式共6次),進一步鞏固了兩岸官方的政治互信。如果這是習近平早就擺好的一步棋,那現在這步棋的效果已見成效,“張王會”與“張夏會”的成功,為習馬直接會面紮實了根基。

  “習馬會”的歷史性成局,除了是兩岸當局政治互信積累到一定程度,從“量變”到“質變”的飛躍之外,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可謂缺一不可。

  1993年,兩岸兩會負責人在新加坡進行了破冰的“汪辜會談”,新加坡這個以華人為主體的國家,一直在兩岸間扮演重要的斡旋角色。此番習近平在中新建交25週年之際,應邀訪問新加坡,為“習馬會”創造了先機。馬英九應該也是看準了這一機會,努力為他任內實現“習馬會”做最後一搏。台灣官方與新加坡有着良好的關係,馬英九與李家也私交頗深(馬英九今年早些時候以私人身份赴新加坡吊念李光耀),基於這層信任關係,加上有對“汪辜會談”歷史傳承的意涵,新加坡也就成了大陸對“習馬會”唯一認可的國際地點。以上為“天時、地利”,也呼應了馬英九一再重申的“習馬會”要選擇“適當時機、適當場合”的原則。

  國台辦曾多次表示,大陸對兩岸領導人會面一直持積極開放的態度。如上文所提,馬英九發言人陳以信也説,“兩岸領導人會面一向是雙方領導人追求之目標。”既然雙方有共同的願望,在具備“天時、地利”的條件下,二人會面即可謂“水到渠成”,此乃“人和”。

  習馬“不期而遇” 握手之後能談什麼

  目前島內政治局勢詭譎不定,民進黨在大選中執政的概率極高,2016年的兩岸關係或又重走回動盪的老路。民進黨奉“台獨黨綱”為尊,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一旦執政,兩岸和平發展的“新常態”面臨嚴峻考驗。習近平曾以“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形容沒有“九二共識”的兩岸關係。此次“習馬會”二人會就兩岸關係交換哪些意見,備受矚目。

  台方説馬英九此行目的是“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2008年以來兩岸的和平穩定發展,基礎建立在雙方均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之上。二人會面時會不會重申此一立場,夯實兩岸和平框架,尤其值得關注。但問題是,兩岸官方對“台海現狀”的解讀不同,習馬二人見面會否對“現狀”達成“聚同化異”的效果,也有待觀察。

  今年是抗戰勝利和台灣光復70週年,兩岸雙方都舉行了系列的慶祝活動,但不可否認的是,兩岸對那段歷史存在不同的認同。習近平曾提議兩岸“共享史料,共寫史書,”馬英九會否當面迴應習近平的提議,化解兩岸在抗戰歷史上的分歧,也是看點之一。

  近期南海局勢又風雲突變,大陸外交部就南海議題呼籲兩岸攜手合作。台方也一直堅持擁有南海主權,馬英九提出過“南海和平倡議”,雖然台灣有美國的掣肘,但未來兩岸在南海是否仍存合作空間,共同維護中華民族“祖權”,對有相同民族情懷的習馬二人來講,也是應該要商討的課題。

  美國是否會冷眼旁觀“習馬會”

  台灣一直夾在中美日“大三角”之中,而新加坡也是美國盟友,“習馬會”能順利登場,想必美國因素不可或缺。美國一貫政策是支持兩岸和平發展,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台灣作為美國對中政策的一枚棋子,在兩岸實力此消彼長的態勢下,牽制大陸的作用已今非昔比。

  如馬英九所講,他此行目的在於“維持台海現狀”,並不與美國台海政策相悖,奧巴馬政府自然也沒有反對的理由,但相信美國也會密切關注馬英九與“習馬會”的一舉一動。

  最新消息顯示,中國國民黨主席、2016參選人朱立倫將於11月10日至16日訪美。報道説,屆時朱將可望獲安排進入美白宮及國務院會見相關涉台事務官員,並稱“這是國民黨主席進入白宮的第一人”。據悉,朱此行訪美“規格將不低於蔡英文”。

  報道顯示,朱立倫訪美行程在“習馬會”之後,從安排可看出朱有機會與美高層會面,朱自言訪美之行兩岸是最重要的議題,他同時也很有可能肩負替馬英九為美方傳話的任務,安撫美國,繼而向美傳遞一個重要信號,即國民黨有能力在執政時促成兩岸領導人會面,唯國民黨在台執政,兩岸繼續走和平發展之路的前景才可預期,這樣也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

  “習馬會”為2016台灣政局投下震撼彈

  2012年,美國官員在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紙投書,斷送了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2016年,對大位勢在必得的蔡英文和民進黨,或被突如其來的“習馬會”,這顆大選震撼彈打亂了陣腳。以目前大選形勢看,蔡英文民調遙遙領先,國民黨“柱下朱上”後,士氣略有回升,但朱立倫民調仍不見大的起色。

  與民進黨相較,國民黨的優勢在於兩岸政策,朱立倫成為候選人後也一直在兩岸論述上敲打蔡英文的“軟肋”,蔡英文一直避而不戰,不在兩岸議題上與國民黨正面交鋒。僅從發言人幾行字倉促迴應分析,民進黨事先對“習馬會”並不知情,顯然有些猝不及防。如今“習馬會”真實上演,蔡英文無法再閃躲,她要證明的是,如何能做到比國民黨更好的“維持現狀”、甚至“突破現狀”,讓台灣選民相信台海兩岸還能一如既往的和平發展。

  回到國民黨,敢在大選前走出“習馬會”這招險棋,相信絕非馬英九一人所為,定是國民黨高層、大佬一致認可的結果。以馬英九目前的人氣和聲望,若一意孤行推動“習馬會”,絕非易事。

  在往前追溯,馬英九力挺國民黨中央和朱立倫“換柱”,也是有跡可循。可見,“換柱”、通過王金平續任“不分區立委”、“習馬會”、朱立倫訪美,是國民黨按照時間順序編好的四套劇本,朱王馬三股勢力各取所需,朱立倫一統“後馬英九時代”的國民黨角逐大位,王金平繼續留在“立法院”延續政治影響力,馬英九完成“習馬會”奠定歷史地位。

  由此可見,朱立倫披掛上陣絕不僅僅是為了拉抬國民黨“立委”選情這般簡單,國民黨也並非如外界猜測“放棄”2016大位,躺着選的蔡英文恐怕中了國民黨瞞天過海之計。

習馬會:諾貝爾和平獎該有所表示了

  大公網評論員 許輝

  “習馬會”終於將在獅城上演,這是兩岸分離66年後雙方最高領導人的首次見面,也是自1945年重慶談判毛澤東和蔣介石會面後,雙方實際上的1號人物首次官方會晤。歷史已準備為此記上一筆,諾貝爾和平獎是否也該考慮兩岸領導人了?

  “習馬會”這一見絕非易事。2011年,馬英九受訪時表示,如果連任成功,任內“沒有兩岸領導人會面的可能性”。2013年,馬英九鬆口稱,不會排除“習馬會”。2014年他開出先決條件,必須在“國家需要、人民支持、國會監督”的情況下進行“習馬會”。今年7月,台灣對”習馬會“的態度調整為“不排除、但也不會強求”。

  在大陸一方,一直對領導人會面持開放態度。美國學者傅高義曾披露,台灣蔣經國時代末期,鄧小平曾透過李光耀帶話給小蔣,希望能再見一面,但遭蔣拒絕。李登輝上台後,在李光耀的促成下,首次“汪辜會談”成功在新加坡登場。但之後,李登輝和繼任的陳水扁拋出“兩國論”和“一邊一國”而致兩岸關係緊張,領導人會面被無限期擱置。

  從當前兩岸形勢看,馬英九更需要這場會晤。他的任期只剩下半年,執政八年政績不佳、支持率一跌再跌,基本到了等着下台的境況。在過往與大陸的交往中,馬常常神經緊繃,擔心自我矮化,在“國格”和“名分”的自我審視中,處處糾結。如今,給國民黨、台灣和兩岸關係留下什麼遺產、青史如何評判成了馬英九最後一搏的最大動機。

  今年的國民黨“事不驚人死不休”,從大佬無人參加大選到朱立倫換掉勇敢擔責參選的洪秀柱,再到朱立倫王金平因不分區“立委”問題失和風波,屢屢佔據台灣媒體的大幅版面。但國民黨選情卻一直低迷,“洪下朱上”後朱立倫民調一度衝高後又跌回谷底,雖然各方都稱會面與國民黨選情無關,但“習馬會”能否給國民黨選情注入一劑強心針卻值得觀察。

  考慮到兩岸和台灣主政者的現狀,此次會面的象徵意義更大。啟程前,馬已經給“習馬會”定調為“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不簽署任何協議、不發表聯合聲明”。但無論如何,兩岸主政者破天荒面對面坐下來、心平氣和地交流看法,可進一步化解兩岸長期對立的政治局面,本身就是兩岸關係的巨大進步。

  多年來,坊間一直在猜測諾貝爾和平獎何時花落台海領導人身上。當年,奧巴馬提了個“無核武器世界”便得到和平獎的眷顧。如今,面對兩岸領導人為和平誠意滿滿、劃時代的會面,諾貝爾和平獎是到了該有所表示的時候了。


習馬共奉同一經典《尚書·説命》

  大公報香港評論員 馬浩亮

  剛剛馬英九在“習馬會”開場白中説:“歷史為兩岸留下了錯綜複雜的世代課題,這正是《尚書》所説的‘非知之艱,行之惟艱’。”

  今年5月4日,習近平在北京的“習朱會”時曾説,“關鍵是要‘慮善以動,動惟厥時’。只要秉持同胞情、同理心,兩岸一定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來。”

  值得注意的是,馬英九所説的“知之非艱,行之惟艱”,與習近平所説的“慮善以動,動惟厥時”,乃出自同一篇文章,均為《尚書?説命》。前者的意思是:懂得道理並不難,實際做起來就難了。後者的意思是:考慮妥善而後行動,行動應當適合時機。

  兩位“先生”都有很深的國學素養,但竟都鍾情於同一篇文章,都從中汲取政治智慧,用於闡述兩岸問題,實屬罕見,亦不失兩岸交流中的一段佳話。

  附:《説命》原文

  惟説命總百官,乃進於王曰:“……惟治亂在庶官。官不及私暱,惟其能;爵罔及惡德,惟其賢。慮善以動,動惟厥時。……”

  王曰:“旨哉!説,乃言惟服。乃不良於言,予罔聞於行。”

  説拜稽首曰:“非知之艱,行之惟艱。王忱不艱,允協於先王成德,惟説不言有厥咎。”


“習馬會”築牢兩岸共同政治基礎

  作者 朱穗怡

  “習馬會”雖然已“曲終人散”,但“餘音繚繞”。兩岸及海外輿論這幾天仍熱烈地討論兩岸領導人會面的重大意義以及對兩岸關係的未來展望。兩岸領導人7日在新加坡舉行66年來首次會面,邁出了兩岸高層往來的關鍵性一步,將兩岸交流互動提升到新高度,鞏固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開闢了兩岸關係發展的新前景。尤其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會面講話中釋放十大強烈信號,內容豐富、意義深遠,值得各界仔細研讀。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昨天詳細解讀兩岸領導人首次會面的六大意義,指會面翻開兩岸關係歷史性的一頁,鞏固深化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堅定了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道路的信心,推進了兩岸各領域交流合作的擴大和深化,凝聚了兩岸攜手實現民族復興的熱情和力量,彰顯了兩岸中國人有能力有智慧解決自己的問題。

  習近平在會面中釋放的第一個強烈信號是:7年來兩岸關係能夠實現和平發展,關鍵在於雙方確立了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沒有這個定海神針,和平發展之舟就會遭遇驚濤駭浪,甚至徹底傾覆。此信號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堅持一箇中國原則”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根本政治基礎。過去7年,台海局勢安定祥和,兩岸兩會恢復中斷近9年的商談,簽署了赴台遊、直航、ECFA等23份協議。這一系列成果都是建立在“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上,而兩岸領導人會面得以實現,也是得益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累積的豐碩成果。

  張志軍在解讀“習馬會”的重大意義時表示,會面鞏固深化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共同政治基礎。習近平在會面時指出,“九二共識”經過兩岸有關方面明確的授權認可,得到兩岸民意廣泛支持。馬英九在會面中對“九二共識”歷史事實也進行了回顧,並明確表示,“九二共識”的內容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箇中國原則”,台方對意涵表態的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和“台灣獨立”。兩岸領導人共同對“九二共識”的確認,進一步夯實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共同政治基礎,有利於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進程和台海和平穩定。

  當前兩岸關係再次處於重要節點,面臨兩條道路的選擇:一種選擇是堅持“九二共識”,繼續沿?和平發展之路前行;另一種選擇是開歷史倒車,回到“台獨”邪路。回顧60多年兩岸關係發展歷程可見,不同的選擇會有不同結果。2000年5月民進黨首次執政後,宣揚“一中一台”,導致兩會協商中斷達九年之久,當時兩岸直航等問題遲遲無法解決,兩岸關係陷入低谷,影響台灣經濟發展。可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不是無源之水,也不是無本之木,只有堅持體現“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兩岸關係才可破浪前行、不會迷航;否則,兩岸關係難免偏離航向,風雨搖擺,甚至觸礁擱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