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個地震孤兒:讓他們像別的孩子一樣長大
雙流

  在這個5·12後全國最集中的孤困兒童安置基地,孩子們可以像平常的孩子一樣成長:會進步,會考慮問題,也會逆反,出去和別的孩子打架;會慢慢懂事,有時也頂撞園裏的“大人”,沒大沒小;將來可能會小有成就,也可能沒太大出息。

  十年的歲月悄悄地走過了。就像天底下最普通的父母一樣,胡源忠沒察覺到有什麼變化,除了孩子們的成長。這些“國家的孩子”已經有624名離開了他們的第二個家,或進入大學,或步入社會,展開人生新的一程。

截肢少年走過十年 傷者變醫者服務他人
截肢少年走過十年 傷者變醫者服務他人

龔桂林,10年前地震中失去雙腿,在“站起來”組織的幫助下,他重新站了起來。十年,他不斷接受康復治療,成為“站起來”的一員,又進入專業學校學習。現在,他成了一名專業的康復治療師,從傷者到醫者,他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幫助患者,用自己的經歷和技術幫助更多人,讓患者從生理上、心理上都能康復,找到自我。

德陽第五中學
德陽第五中學

德陽市香港馬會第五中學是由香港賽馬會援建,經國務院港澳辦同意和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冠名的德陽五中高中部。2008年汶川地震後,香港賽馬會出資1.49億人民幣,按高標準援建德陽五中高中部校舍和教育教學設施設備。十年內,德陽五中保留了在課間做手語操《感恩的心》的傳統。

文匯中學
文匯中學

在“5.12”汶川大地震中,丹稜縣何場中學教學樓、食堂、教師宿舍等嚴重損毀,成為眉山市受災最嚴重的學校。“5.12”地震發生後,香港文匯報發起設立慈善基金。2008年8月4日,香港文匯報社、巴蜀力量基金、四川丹稜縣在京舉行援建簽字儀式,用香港各界捐助的400萬元港幣重建該校。

“折翼天使”尚婷:命運多舛 唯有雄起
“折翼天使”尚婷:命運多舛 唯有雄起

十年前的“5·12”,映秀小學四年級二班44名學生走了33名,11名學生幸存,10人輕傷。羌族姑娘尚婷是那片廢墟里最後獲救的生命,堅持101小時的她被截去了雙腿和左手食指,左眼因視神經砸壞而失明。“我身體殘疾得比較嚴重,至少活下來的。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面對。”

四川香港馬會奧林匹克運動學校
四川香港馬會奧林匹克運動學校

四川香港馬會奧林匹克運動學校于2012年正式落成,佔地86000平方米。該校由香港馬會出資1.35億元人民幣援建,是“體教結合”的新型學校,可容納500名體育學生學習和訓練,並可為都江堰市民和都江堰中學近5000名學生提供全民健身活動和體育教學場地。汶川特大地震後,香港馬會歷史上首次捐資10億元港幣給內地,參與災後重建。

北川羌族自治縣
北川羌族自治縣

巴拿恰位於北川新縣城永昌鎮中軸線上,是北川新縣城十大標誌性建築之一,也是四川最大的羌族文化旅遊商業步行街。巴拿恰源於羌語音譯,意為“市場”,是新北川縣城展示羌族文化的櫥窗。“5·12”地震後,老北川受到重創,許多受災的羌族人民都被安置到新北川展開新生活。

安州區第一初級中學
安州區第一初級中學

“5·12”地震時,安縣遭到重創。安州區第一初級中學,在地震前名為安縣花荄鎮初級中學校。面對突如其來的震災,該校成功完成2300多名學生的組織、疏散、救援工作。然而,時任該校初二年級組組長鄭發富,在疏散火箭班學生的過程中被倒塌的圍牆不幸砸中身亡,年僅42歲。

三台中學
三台中學

三台縣是39個“5·12”汶川地震重災縣之一。三台中學是三台縣的重點高中,2009年被評為“中國百強中學”。三台中學高二32班班主任何代文是土生土長的三台人,也是“5·12”地震的親歷者,從一名對外漢語追夢者,到選擇地理專業,再到研究地質,投身於地理教學工作,他的人生從2008年開始悄然變化。

可樂男孩
可樂男孩

“可樂男孩”薛梟曾讓悲傷籠罩的中國看到希望。他告訴記者,“相比10年前,現在內心更為強大,願意去挑戰一些困難,更看重整個過程,無論問題能否解決,我會去面對挑戰。以前遇到困難會選擇繞過或放棄,現在即使沒有克服,肯定會面對。”

安康家園
安康家園

安康家園在日照誕生之時共接收來自震區31個縣、6個民族的712名孤困兒童,其中最大年齡19歲、最小3歲,2009年遷至成都市雙流區,共聚集安康孩子672名。十年來,隨着孩子們的長大和離開,目前仍留在安康家園生活學習的孩子僅剩48人。

雅安市蘆山縣龍門鄉隆興中心校
雅安市蘆山縣龍門鄉隆興中心校

“5·12”地震的主要波及區,包括隆興中心校在內的蘆山縣部分地區被瞬間夷為平地。香港立刻開展援雅項目,向隆興中心校援資864萬元,按8度設防標準在原址重建。2013年“4·20”地震再度爆發,包括港援項目在內的建築經受住了考驗。10年來,香港在四川災區共援建項目190個,已全部完工。

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
中國保護大熊貓研究中心

在香港援助下,研究中心的新基地選址于卧龍自然保護區耿達鄉神樹坪,按照“綠色、低碳、節能”的建築節能綠色三星標準理念進行設計,這是香港援建卧龍重建工作的23個項目之一。

省道303
省道303

香港特區援建的映秀至卧龍路段,全長約45公里,連接汶川縣映秀鎮與卧龍鎮。工程于2016年10月竣工,為卧龍居民提供安全便捷的通道,令出行時間大大縮短,進一步完善四川省西部的交通運輸網絡,有利於促進區域經濟和旅遊事業發展。

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
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

綿茂公路全長56公里,是連通綿竹與茂縣的黃金路線,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約24公里,這是繼映卧路之後,香港援建的第二條公路。香港特區將兩個公路項目——省道303(映秀至卧龍段)和綿茂公路(漢旺至清平段),列為援建工作的重點項目。兩個公路項目的援建資金共約27.7億元,佔香港特區政府援建項目總資金36%。

綿竹
德陽
汶川
映秀
都江堰
北川
安縣
三台
成都
雙流
雅安
卧龍
省道303
綿茂公路
棄文從理的教師:最後一節課還想説地震
三台

“最後一節地理課?”面對這個問題,何代文若有所思地停頓了十幾秒,而後堅定地説,“我最後還是會講地震,因為開始於它,最後也要終於它。”

假如要給學生們上最後一節地理課講什麼?他跟很多其他的地理老師都不一樣,講課本上的知識對學生考試固然有用,但何代文還是更想説關於地震和地質的知識。“雖然這方面的知識可能一輩子都發揮不了作用,但是一旦用上了,對學生整個命運和前程來説,我相信幫助更大。”

“90後”音樂女孩:用一首歌講述一段故事
綿陽

地震讓陳玉琳從不愛與人交往到如今用力去生活、用心去溝通,是想要把美好的事物傳遞給身邊所有的人,讓他們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好。

十年後,音樂女孩有了自己的音樂電台、音樂團隊,她把這首鄧麗君的《甜蜜蜜》與《月亮代表我的心》相融合,加入了部分小提琴元素,改編成了陳玉琳的《甜蜜蜜》。

最後的安康媽媽:我要和家園一起退休
雙流

“特別是在讀初中的時候,總覺得害怕他出了事情啊這些。還是比較掛念……”李書曼略顯無奈的説,“自己的孩子肯定就管不到了。你就是為了更好的照顧他們,就是舍小家顧大家。”

作為最後的6位安康媽媽之一,她已經決定要堅守到最後一刻,在安康家園完成歷史使命的那一年,才會真正退休。

葉熙:災難來臨時 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被救出來
成都

十年,足夠川南的水稻收割20茬,也足夠讓一個孩子長大成人,但對於經歷過汶川地震的人們來説,傷口是否結痂或許只有自己知道。

不是所有人都有張曉燕那樣的幸運,在這樣的災難中,希望是一種易碎品,它不斷地出現又不斷地消失。

2008-2018
北川大酒店遺址
鼠標滑動豎杆,對比新舊汶川
北川大酒店遺址
地震現場的一棟5層樓房,10年過去只剩下3層露在外面
位於河對岸的一棟居民樓,10年過去,依然聳立
汶川縣映秀鎮商業街,地震前有很多商鋪和酒吧,十年後更繁榮
地震發生後,北川初中被泥石流淹沒,10年過後國旗依然飄揚在旗杆上
北川縣城舊址地震發生後和現在對比,遠處的山脈已經重新覆蓋了綠色
地震後,異地開工重建的聚源中學
北川大酒店十年過去,已成遺址
北川大酒店十年過去,已成遺址
5層樓房10年後只剩3層露在外面
5層樓房10年後只剩3層露在外面
位於河對岸的一棟居民樓,10年過去依然聳立
位於河對岸的一棟居民樓,10年過去依然聳立
映秀鎮商業街,十年後更繁榮
映秀鎮商業街,十年後更繁榮
10年過後北川初中國旗依然飄揚在旗杆上
10年過後北川初中國旗依然飄揚在旗杆上
北川縣城舊址地震發生後和現在對比
北川縣城舊址地震發生後和現在對比
地震後,重建的聚源中學
地震後,重建的聚源中學
最後跑出的教師:我盡到了老師應盡的責任
安州

十年間,這所學校的老師進進出出也更新了不少,但仍有一批像朱麗一樣堅持下來的老教師。

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幕,朱麗覺得那是她這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記憶。但是最讓她感到驕傲和自豪的,還是在危難時刻,自己始終和學生在一起,“我還是盡到了一個老師該盡的責任。”

新北川:十年生聚 借地重生
北川

“近兩萬同胞在這裏遇難,請輕聲細語”,老北川遺址入口處的這句話,提示着這條不寬的路連着生與死,也連着過去與現實。媒體上的一些議題,可能與這裏的居民根本無關。

正如地震遺址該不該建博物館,各方意見儘可以各不相讓,對北川人來説,建與不建,思念都在那裏。十年生聚,十年教養,他們是被改變的,比新城更重要的,是重建生活的能力。

倖免於難的和難逃一劫的

對生命尊嚴的用力維護、對生活之美的不懈追求,這些統統沒有被坍塌的樓房壓倒。某種程度上,它不僅倖免於難,而且在回擊大自然的嘲弄時,更加倔強野蠻地生長了。

或許淚水已經風乾,但傷口依然會隱隱作痛,或許在幾乎被火鍋和麻將填滿的日子裏,偶然還會被突如其來洶湧澎湃的悲傷所擊倒。

禮讚每一個堅持前行的普通人
雅安

汶川地震後的十年,固然有着宏大敍事的蓬勃變遷,但我覺得更值得銘記的,是在震後廢墟上艱難站起來並堅持前行的每一個普通人身上所散發的張力。

從無法呼吸的傷痛,到難以忘卻的紀念,回首汶川這十年,禮讚每一個堅持前行的普通人。

震中災區變景區 好房子帶來好日子
映秀

岷江穿城而過,如果不是保留了漩口中學震而未塌的遺址,甚至會讓人一時物我兩忘,模糊這裏曾經是“5.12”震中的不遠身世。

根據政府的決定,三年重建任務兩年完成,映秀一下子集聚了大量的施工單位。一下子湧來這麼多人,吃飯就成了一個問題,這成了楊雲剛開餐館的直接動因。

打開塵封十年的文件夾
都江堰

十年前的5月底採訪結束時,我和在機場送行的駐地同事説,看到太多太多的傷痛,以後再也不想來四川了。

後來的連續兩年我都去四川採訪震後恢復情況,我的電腦中建立了另外兩個文件夾“重建希望”,相信十年生聚,四川一定煥發出蓬勃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