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悲情母親到求學新生

 

  被四周高樓圈起的天水圍/資料圖片

  天水圍這地方有人稱之為「悲情城巿」,其實,在香港,哪一個地方沒有悲情的故事呢?悲劇或許很難避免,但我們卻可選擇用何種心態去面對。

  張巧玲曾活在不愉快的故事中,卻選擇勇敢面對。她雖然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但仍努力不懈地去修讀心理學課程,更走到不同地區去幫助像她一樣曾面對家庭困境的其他婦女。

  年逾五十的張巧玲,下決定回校讀書十分不易,尤其是在接連受到打擊和挫折後,旁人都驚訝於她是憑藉怎樣的毅力和努力完成了一年的心理學課程。張巧玲説:「當我認識心理學後,我發現的確可以瞭解自己更多,對自己來説是一個治療的過程。過往我都經歷了很多家庭困難,成長的傷痛,我要好好的處理。因為若我自己不健康,便很難去輔導其他人。」

  張巧玲在1980年不幸患上了癌症,那時正值懷孕前期。在懷孕一兩個月後,張巧玲發現自己經常流血,雖然盡最大努力保住胎兒,但四個月後還是流產了。張巧玲在瑪麗醫院接受檢查,發現子宮患有癌細胞。為了能為夫家添丁,她接受了長期的住院治療。慶幸的是,張巧玲戰勝了病魔,並先後誕下四個子女。

  本以為一家六口可以就此幸福下去的時候,張巧玲的丈夫禁不住誘惑,婚內出軌,拋下妻兒和情人遠走高飛了。剛剛走病痛中走出又面臨家庭危機,看著四個嗷嗷待哺的幼子,張巧玲咬咬牙暗下決心,把一切消極情緒壓抑下來,一心一意照顧子女。她説:“雖感到被離棄,但心想縱使他離棄我們,我亦不可以離棄我的四個子女。”

  為了充實自己,從痛苦中找出口,每天把孩子們送去學校之後,張巧玲也會拿起課本到社區學校修讀心理學。家庭主婦要完成學業,比普通人艱難萬分。張巧玲日日手不離辭典,課本中大量英文單詞,她需要一個一個記錄下來,再記憶背誦,遇到不理解的生澀詞彙,還會第一時間向教授和同學請教,回家後再和孩子們坐在一起各自温習功課。

  在心理課上,張巧玲學會了用同理心看待和分析問題。她試著換角度思考之前丈夫拋妻棄子的行為。長期在內地為生計奔波的丈夫,為了給妻子的醫藥費和孩子們的奶粉錢四處奔走專工,背負著極大的心理和精神壓力。張巧玲站在丈夫的角度,理解了丈夫出走背後的無奈和心酸,也原諒了丈夫的不忠行為。曾經看不開的種種過往,如今都一一釋懷了。

  「其實,很多婦女都面對着婚姻的問題。面對家庭的支離破碎,究竟應該自暴自棄,還是該樂觀點從不幸中走出?」張巧玲皺皺眉接著説:「很多人甘願淪為怨婦,每日向子女抱怨命運不公和丈夫的背叛,不僅自己在悲傷中越陷越深,子女也會受到影響,成為終生揮不去的陰影。」

  張巧玲曾一度認為自己是「悲情母親」,幾年時間內接連遭受打擊,感歎命運的不公。然而,不肯向命運低頭的倔強和韌勁讓她挺了過來,不僅克服了心理障礙,更獲得了新生,以一個「新生」的姿態在書本中找尋自我。現在,張巧玲正運用學到的心理學知識和個人過往經歷,積極協助一羣擁有相似背景的單親婦女,例如教導她們如何處理人際關係和控制情緒等。她説,現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希望社會少一些不幸家庭,多一點温情。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