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裔的天使

  原是在香港做長者福利工作的劉慧幸,在工作中機緣巧合地認識了一班少數族裔羣體。劉慧幸發現,少數族裔在香港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大多源自文化上的差異及語言的不通。於是,她當下便決定全身心投入,做一個全職社工,為少數族裔服務和發聲。

  圖:少組族裔很少有機會進入香港主流學校就讀/資料圖片

  在老人工作中,劉慧幸希望通過自己努力讓長者有一個開心的晚年。而轉去服務少數族裔時,她則覺得自己要站出來,為少數族裔發聲,幫助他們儘快克服各種生活障礙。但畢竟服務老人和服務少數族裔的工作完全不同。劉慧幸説:“服侍老人時,我是很受鼓勵的。例如我在講笑話給他們聽時,即使不好笑,老人們仍會拍手鼓勵我、讚賞我。另外便是語言的分別,老人都講中文,而少數族裔大多説英文。每次我説的不順暢時,一些少數族裔的青年人便會挑戰我以及取笑我。”劉慧幸邊説邊笑,她覺得即便偶爾會被少數族裔的朋友們奚落,但眼界卻開闊了不少。在服務少數族裔時,她也潛移默化地受到了不少影響,對不同國家的文化認識多了。劉慧幸表示,自己如今遇到任何一件事都會從不同角度去思考,從自己角度看問題會是怎樣,如果從不同文化的角度看時,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層意思。

  除了語言問題,在組織活動方面,劉慧幸也遇到了不少困難。過往在老人中心舉辦活動時,長者們都會積極主動的參與,但少數族裔的年輕人卻不那麼熱衷。相比長者們在退休後有較多時間參與活動,少數族裔的年輕人既要上學、工作,又有很多不同的節目和活動需要參與,從而給劉慧幸舉辦活動帶來不少困難。不過樂天的劉慧幸很坦然,她覺得這就是青年人的生活,如果少數族裔的朋友可以參加很多社會活動,也説明社會對他們的包容度提高了。

  在港生活的少數族裔羣體多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招聘了很多來自巴基斯坦、尼泊爾及印度等地的平民來港做軍人,用以保衞香港治安。香港回歸之後,這些通過徵兵來到香港的人羣繼續留港生活,成為香港的少數族裔。因為各種政策和社會、家庭等原因,少組族裔的後代被分派到香港一些非主流的學校就讀,沒有機會學習中文。在少數族裔的青年人中,中文最好者至多也只是小二程度,根本不足以應付工作需要,日益被排斥在社會的邊緣。雖然極個別少數族裔入讀了大學,但畢竟只是鳳毛麟角,改善居港少數族裔的整體生活水準,爭取更多的公民權利,是目前許多像劉慧幸這樣的社工和義工正在做的事。

  劉慧幸除了平時的服務,還會參與一些政策倡議的工作,撰寫報告給予特區政府及立法會議員,及時反應少數族裔正面對哪些困難。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熱心人士正自發的推出關愛少數族裔的公眾教育,激發社會對少數族裔關切的同時,讓少數族裔知道他們與我們一樣,在香港是有根的,他們也是香港的一員。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