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生愛聚牧羊地

  文/吳迪

  位於廊坊和天津交界處的牧羊地兒童村,是目前國內最大的一家專門收養傷殘孤兒的外資助殘機構。早前,這一帶曾是附近村民用來放羊的荒地,兒童村落成以後,創始人貝天牧就把這裏命名為「牧羊地」。兒童村裏95%的兒童都有殘疾,大部分在出生時因為有缺陷而被父母拋棄,幾經輾轉被送到此。在上週六(10月31日),牧羊地兒童村迎來了一批遠道而來的客人。

  31日下午,40位年輕的義工浩浩蕩蕩走進了牧羊地兒童村的大門。這羣説著生硬普通話的義工,是來自「北京高校香港學生聯合會」(以下簡稱「京港聯」)的香港大學生。他們通過內地高校在港自主招生來到內地,目前分散在北京二十多所高校就讀。

  

  圖:京港聯部分成員在天津南開大學合影

  齊心為公益

  京港聯的創立,始於2014年的一次港生支教活動。當時,一羣在京讀書的港生到西部支教,看到大山深處一雙雙求知的眼睛,港生們萌發了組織京港聯、齊心做公益的想法。

  公益是京港聯的「靈魂」,也是京港聯的首要工作。2015年暑假期間,京港聯八位成員遠赴甘肅,為山區學校帶去了大量的圖書和學習用品。平時,成員們還自發的走上街頭為公益活動籌款募捐。京港聯每一個港生都有一顆奉獻公益的心,在一次次公益行動中,這些港生也把香港寶貴的公益精神傳遞給了身邊每一個人。

  一次偶然的機會,京港聯理事長、清華大學博士生陳貴和來到牧羊地兒童村,見到了這些被天使吻過的孩子們,心裡深受觸動。當時他就下定決心,有機會一定要讓京港聯的同學們一起來看望兒童村的小朋友。10月的最後一天,他們如約而至。

  圖:京港聯港生義工與牧羊地兒童村的孩子們在一起

  走進牧羊地

  目前,牧羊地兒童村一共有86個孩子,由67名保育員看護,分別住在5棟獨立的三層小樓裡。每棟獨立屋都有一個温馨的名字,例如平安之家、祝福之家、愛心之家等。40名來自京港聯的港生被分為四組,到其中4個家庭去看望孩子們。

  天氣已入深秋,房間裏也涼了不少,但7歲的大偉還躺在地上。大偉有先天性腦癱,不能講話不會行動,不分白天黑夜的一直躺著。由於常年卧牀,大偉的骨骼發育十分緩慢,身體比同齡的孩子瘦小許多。雖然不能起身不會轉頭,但看到哥哥姐姐進來,躺在客廳中央地毯上的大偉竟然樂呵呵的笑了起來。就讀於北京中醫藥大學的萬坤湊上去叫他的名字,對著大偉扮鬼臉,大偉瞬間笑眼彎彎。

  在大偉的身邊,有個胖胖的大個子男孩突然湊上來問:「你們是來陪我們玩的嗎?」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胖男孩開心極了,連忙説:「我叫優康,今年11歲。」 京港聯理事長陳貴和趁機向優康介紹自己,並邀請優康和自己做朋友。熟絡之後,優康忽然不受控地大鬧起來。雖然已是11歲的大孩子了,但優康的智力水準不過3歲幼童而已。陳貴和一把將優康攬入懷中,耐心地哄著這個突然肚餓的孩子:「再過半個鐘,就有美味晚餐送來了。」優康好奇的撲閃著大眼睛:「那你們可以陪我一起吃嗎?」陳貴和笑著點點頭。

  傍晚時分,窗外透過昏黃的陽光映照在牆角,落在一個安靜的小男孩身上。因為自閉症的關係,4歲的陳興波總喜歡一個人安靜地待在角落。在北師大求學的香港女生杏琳,安靜地坐在波波身邊,她覺得對缺乏安全感的自閉症孩子來説,最好的照顧就是默默地陪伴。杏琳拉起波波冰冷的小手,用自己温熱的雙手在這個秋風蕭瑟的下午給波波帶去絲絲暖意。

  除了照顧陪伴,京港聯的港生義工們還給兒童村的每個孩子都準備了可口的飯菜。兒童村有固定的三餐時間規定,下午5點半,同學們準時將一盒盒豐盛的晚餐送到孩子們的手中。智障男孩李天龍一邊大口嚼著肉塊,一邊笑嘻嘻地對京港聯的同學們説:「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雞肉了。」看著孩子們埋頭吃得噴香,大家感動極了。原來做一點點力所能及的事,對孩子們而言竟是極大的饋贈。

  不忍打擾孩子們就餐,京港聯同學們起身離開。但一個小手突然拉住了其中一個港生義工的手。優康抬起頭看著哥哥姐姐們,很認真地問:「剛才不是答應我一起吃晚飯的嗎?我留了一半的晚餐給哥哥姐姐,你們不吃了?」

  對於這些京港聯的學生們來説,瞭解祖國是他們首要的功課,而連通香港和內地、做兩地交流文化使者則是他們自覺肩負起的責任。如今,他們又在公益之路上勇往直前。牧羊地兒童村4歲以上的孩子,每天要到兒童村裡開設的「小羊羔」學校學習,除了文化知識,孩子們主要課程是手工製作,學習掌握各項生存技能。在離開兒童村回京的路上,京港聯的同學們已經開始籌畫,下次來看小朋友的時候,大家能為「小羊羔」多做些什麼呢?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