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至少我曾來過

  文/吳迪

  8月15號晚上11點,剛和同事們吃完散水飯的小宇坐上了從紅磡開往羅湖的最後一班東鐵。兩個好友一路把他送到九龍塘,在車廂門口擁抱告別。來港八年,小宇已經在深港兩地穿梭往返無數次,但這一次,他決心不再回來。

  內地男生感受香港特色

  八年前的8月,還是這條東鐵線,18歲的深圳男生小宇懷著對未來的無限期待來到香港求學。雖然住家只與香港一河之隔,但小宇之前並沒有來過幾次,而且每次都來去匆匆。小宇説,小時候對香港的印象只是它比深圳的樓更高,有雙層巴士,有外國零食,還有深圳沒上映的最新電影。直到高中快畢業時決心來港讀書,小宇才第一次真正意義上關注香港。他發現,香港不僅有高樓大廈和雙層巴士,還有從未體驗過的中體西用的教育模式和開放自由的文化氛圍。

 

  (圖片源自網路)  

  與那些來港讀研一年的內地生不同,小宇從本科一年級起就在香港大學讀會計。當曾經的同學在內地大學百人課堂上打機混日子的時候,小宇正在港大的教室裡和同學們高聲辯論“公司開辦費如何進行會計核算”這種專業問題。當以前的朋友在校園“英語角”害羞地跟外國交換生支支吾吾時,小宇已經能夠用流利的英文與外國同學討論利特爾頓(當代著名會計學家)了。

  不僅在學習方面獲益匪淺,小宇在港大還體驗到了獨特的西式“舍堂文化”。在香港的大學裡,班級概念十分淡漠,舍堂就成了大家組織活動、結交朋友的主要場所。住在同一棟舍堂裡的同學們,無論男女不分中西,一起大啖中外美食,彼此暢聊音樂電影,在舍堂活動中結下了深刻的友誼。小宇説,直到現在,他還和當年住同一個舍堂的朋友保持著聯繫。

  對不遠的未來充滿渴望

  大學畢業後,小宇選擇從會計學跨專業讀翻譯,同學們無不佩服他的勇氣。小宇説,讀本科時常和許多外籍同學聊天玩耍,通過他們瞭解到大量精彩小眾的西方文學。因此,臨近大學畢業,小宇並未著急揾工,一番思忖後報讀了浸大翻譯系。

  一年的讀研時光過得飛快,小宇已為自己計畫好了未來。他相信在香港這個崇信自由平等的社會裡,只要努力總有出頭天。他計畫畢業後在香港找份收入不錯的工作,用三到五年的時間積累人生“第一桶金”。如果自己在深圳的女友也願意來港定居,兩人就趁年輕再搏一把,在香港築起小家。

  在現實工作中迷失方向

  小宇最終選擇了一家實力雄厚的傳媒公司,起薪不錯,但要從最底層做起。香港社會是平等的,任何人都要通過競爭方可入職;香港社會也是殘酷的,任何人都要時刻競爭才不會被辭退。香港人是友好的,工作中所有不懂的問題他們都願意幫你;香港人也是頑固的,工作中任何一個細節他們都不肯變通。小宇慢慢發現,儘管已在香港生活五年,儘管能講一口流利的廣東話,似乎自己還是無法徹底融入周圍同事的圈子。明明修改一句話就可以通過審核的文檔,同事Alvin卻希望全部推翻重做;完全可以三分鐘讀完的播音稿,搭檔Rosa竟要求一起排練一整天。工作越排越滿,加班越來越久,壓力越來越大,然而職位卻完全沒有晉升,每月糧單上的數字依然停留在香港收入中位數水準。小宇開始覺得,也許在香港生存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

  小宇想過跳槽,但在等級分明的香港傳媒界,一直在助理職位上掙扎的小宇,即便跳去另一家公司,無論年資還是職銜都毫無優勢可言,更不可能和坐在對面的HR開口談條件。思來想去,小宇拿起電話打給女友,勸她留在深圳,工作輕鬆生活安逸。而自己還想賭一賭。

  在公司工作的第三年,小宇給自己定的目標是升職,至少不再做連實習生都能做到的基礎性工作。為此,他拿出百分之百的精神狀態,通過各種積極表現讓老闆刮目相看,但收到的回報只是不到10%的加薪和口頭上的贊許。至於升職,老闆説:“公司職員飽和,不可能再多出個位置給你。”眼看當年那些在“英語角”怯生生練口語的內地同學們一個個開公司,創業積累“第一桶金”,實現小宇曾經的夢想,而他只能每天坐在工位上重複最基本的工作,小宇徹底迷茫了。當街上只剩下24小時速食店還亮著燈的時候,小宇從公司走出來,平時人滿為患的雙層巴士此刻早已空空蕩蕩。他抬頭望向天空,一街兩行密密麻麻的摩天大樓的確比深圳高得太多,卻也把天空遮擋的嚴嚴實實。小宇已經忘了,究竟有多久沒仰頭看過月亮,那片高樓縫隙裡的天空,究竟要怎麼出頭?

  回到內地重燃希望

  不久,小宇選擇了辭職。他説他始終忘不了老闆看到辭呈時驚訝的眼神。香港老闆用透著一股優越感的語氣對小宇説:“你知道嗎?多少人拼命想留在香港,你一旦離開,再想回來可就不易了。”小宇笑著點點頭:“我知道。但至少,我曾經來過。”

  小宇回到深圳,在自己喜歡的翻譯行業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又和相戀多年的女友步入了婚姻殿堂,組成幸福的家庭。記者問他:“你覺得放棄香港的高薪工作回到內地值得嗎?”小宇説:“在香港打拼,是為了生存。在內地工作,是為了生活。 如果説離開香港是丟下了曾經理想的話,那的確可惜。但回到內地是卻更貼近自己的期望,這真的值得。”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