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的“校長爸爸”

  看到學生們茁壯成長,是每位教育工作者的願望。 他們不圖回報,把一生都獻給了教育事業。在香港,默默耕耘無私奉獻的教育工作者也不在少數,譬如香港鮮魚行學校的校長,樑紀昌。

  香港教育成本很高,動輒十幾萬一期的國際學校和幼稚園比比皆是。對於普通階層甚至一家五口擠在不足30平方的貧困家庭而言,這個數目猶如天價,多數來自“草根”家庭的學生只能在收費低廉的政府津貼小學就讀。開設於1999年的香港鮮魚行學校就是一所由港九鮮魚行總會興辦的政府津貼小學,學校超半數學生家庭都需要依靠政府綜援勉強度日。

  2002年,原本在教育局做高薪公務員的樑紀昌,毛遂自薦到鮮魚行學校當校長。身邊很多人説他傻,丟下人人羨慕的公務員金飯碗。但樑紀昌説,我相信只要用心做,就會有成果。這一做就是十五年,樑紀昌憑一己之力,把瀕臨停辦的學校辦得有聲有色。2012年,樑紀昌獲評“年度感動香港十大人物”。頒獎的一刻,一羣學生興奮地跑上領獎台歡呼,把樑紀昌圍在中間高喊“校長爸爸”。

  (圖片源自網絡)

  “殺校令”下逆境重生

  2004年和2007年,鮮魚行學校因為收生不足,先後兩次被教育局頒下“殺校令”(停辦)。幾百個師生走上街請願,讓樑紀昌感悟決不能低頭。他表示,歷史上很多故事也是以弱勝強,不能懼怕龐大的對手,關鍵時刻最重要是齊心。有學生家長接獲殺校通知的消息後,寫信鼓勵校長: “我兩夫妻堅持下學年度仍把小兒交託給您與貴校教職員。一年也好,兩年也好,對我們來説均是寶貴。”

  通過樑紀昌的多方奔走,學校獲得了來自校友的一百萬港幣捐款,猶如及時雨,支持鮮魚行學校全面推行英語科小班教學,提升教學素質。通過全校師生的不懈努力,原本不起眼的鮮魚行學校不僅兩次“逃”過“殺校”危機,成績也全面上升,部分學科更是已經超過全港學校的平均線。不久,香港媒體將學校協助貧困學生成長的真人真事搬上銀屏,讓更多的香港市民瞭解了這個動人的故事。在紛至遝來的讚揚面前,樑校長不僅低調地將拍廣告所得的幾十萬酬勞全部捐給了學校,還寫信鼓勵大家“只要盡心盡力發揮所長,日後必定能有一番成就。”

  別出心裁的食物銀行

  樑紀昌兒時家貧,吃臭雞蛋穿二手鞋長大,住過木板房,做過地盤工,因此也分外瞭解窮人家孩子讀書的辛苦與不易。樑紀昌自掏腰包開設助學基金,在學校裡創辦了一家特別的“食物銀行”。每週,鮮魚行學校的學生們可以用做好的功課換取麵包、餅乾等食物回家。在生活富裕的家庭,這些看上去只是普通飯後甜點或加餐零食,而對於就讀於鮮魚行學校的貧困學生來説,著實能緩解家庭的燃眉之急。每逢期末,成績優異的學生還可以拿著試卷和成績單到“食物銀行”換取價值更高的電器類獎品補貼家用。有學生説:“我與家人搬公屋時,校長因為我們沒有錢買熱水爐,他便送了個熱水爐。大部分童年有校長跟我一起過,在這些時光裡,在我不快樂時也有他安慰我。”

  每個孩子都是“懂事長”

  在鮮魚行學校,全校學生都可以自由出入校長辦公室。平易近人的樑校長會陪學生們聊天,教他們很多人生道理,告訴孩子們知識改變命運。樑紀昌經常在早會上鼓勵即將小六畢業的學生,無論未來進入哪所中學,只要用功學習,總會有突圍而出的機會。他也經常提醒學生們,謹記社會各界有心人的幫助,努力讀書回歸社會。

  每個月,“校長爸爸”還會寫信和孩子們交談,用親身經歷鼓勵學生自尊自強。他告誡學生們做人要爭氣,窮也要窮得有骨氣有志氣。現在認真讀書,孝敬父母,做個“懂事長”;將來有朝一日,成為真正的董事長。也許在外人看來,樑紀昌只是一個專收窮學生的小學校長,但樑校長自己卻頗為自豪,因為他最珍愛的學生們,待人有禮,樂於助人,小小年紀就懂得做齊功課換食物家電補貼家用,每個學生都是懂事的“懂事長”。

  即將榮休的“校長爸爸”,每天風雨無阻地站在校門外迎接上學的學生,跟他們一個個打招呼聊天,噓寒問暖。一提到學生,樑紀昌總是笑顏逐開。他笑言,自己最開心是看到成績落後的學生一直改變,而退休後最不捨的還是學生。全校幾百個學生,每個學生的名字他都記得。樑紀昌把孩子們當成自己的子女,能隨口講出不同學生的成長故事。畢業的學生們也經常返校看望樑紀昌,跟“校長爸爸”分享在新學校裡的喜怒哀樂。

  教師、食堂、操場,13年來都有校長樑紀昌的足跡。樑紀昌説:“教育工作者,不能只把教育當成一份工,因為你會影響小朋友一生一世。你要相信,每個學生都是獨一無二,無論好壞,都不可以放棄他。”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