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來生 我還要戰鬥!” ——港九抗日奇俠傳

  闊別兩個月的“温馨港你知”載譽回歸,再次起航。結合從各位熱心讀者處收到的意見,我們對欄目進行了全新定位和內容升級。重新出發的“温馨港你知”將從原來的不定期發佈,改為每週二、週五上線。緊密貼合香港當下,點滴品察港人冷暖,為您解讀本週熱點新聞背後,不為人知的香港柔情和温暖。温馨港你知,有個故事,要講給你聽。

  今年是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70年前,中國軍民浴血奮戰,贏得了自鴉片戰爭以來,第一次取得完全勝利的民族解放戰爭。為了這場勝利,中國人民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英勇和無畏。在祖國的南部沿海,香港原住居民也在東江縱隊的領導下,成立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奮勇抗敵,為抗擊日本帝國主義侵略,做出了重要貢獻。這其中更是湧現出了一位頗具傳奇色彩的英雄人物——“奇俠”劉黑仔。

  
(圖片源自網絡)

  劉黑仔原名劉錦進,出生在與香港一衣帶水的深圳河畔。因為皮膚黝黑,就有了“黑仔”的綽號,久而久之便被人喚作“劉黑仔”。他曾在少年時期參加演出《投筆從戎》的話劇,受抗日救國思想薰陶,矢志抗日。加入東江縱隊的劉黑仔嫉惡如仇、槍法如神,使敵人聞風喪膽。在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運動中,劉黑仔逐漸成長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神槍手”。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火蔓延到了香港。1941年12月8日,日寇進攻香港,駐港英軍在抵抗17天后撤退,香港自此淪陷,並開始了日軍在港三年零八個月的管制。在此期間,港九大隊迅速從200人擴展到超過6000人,撿起英軍撤退時丟棄的武器,在新界及九龍建立基地,並在西貢墟建立地下聯絡系統。擔任港九大隊短槍隊隊長的劉黑仔,奉命率部深入港九地區,懲治惡匪、痛殲日寇、營救中外仁人志士、搶救美軍飛虎隊員,出生入死,智勇雙全。

  喬裝智擒李觀姐

  劉黑仔到香港後的首要任務就是肅清土匪。半年時間內,劉黑仔帶領短槍隊先後剿匪200餘人,其中最果敢的一次當屬智擒香港匪首李觀姐。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劉黑仔等人喬裝成匪幫接近李觀姐,聲稱願與其“同撈同煲”。見錢眼開的李觀姐立即放鬆了對劉黑仔的警惕,大擺酒席邀劉黑仔同席共飲。劉黑仔假意勸酒,趁李觀姐一夥不備,快速拔出手槍直指李觀姐,在場短槍隊員也立即進入預先佈置好的戰鬥崗位。在精心佈置的包圍圈中,惡行斑斑的李觀姐一夥60餘人只能束手就擒。

  誘敵深入痛殲日寇

  日本統治下的香港,敵強我弱。劉黑仔在對敵作戰中,往往採取“兵不厭詐”的戰術。他率領短槍隊化裝成敵人的密探,擊斃作惡多端的漢奸特務隊長肖九如;在觀音山坳引誘日偽密探深入山洞,陷入港九大隊埋伏並一舉殲滅。又用智慧在馬騮山水塘坳抓獲日本憲兵隊長;在牛池灣拔掉日軍崗哨;在窩場夜襲日本兵營;祕密處決混入廣九短槍隊的汪精衞奸細張起等。有一次,劉黑仔接到情報,有一行三人行蹤可疑。他立即派9名短槍隊隊員對可疑分子盤查核對。經過喬裝打扮的日本憲兵大佐、特務東條正用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對隊員説:“如果你們放過我們,包你們日後有用不完的錢,要多少有多少。”劉黑仔發覺可疑,便謊稱自己是汪精衞的部下,東條正之不知有詐,隨即承認自己是日本憲兵大佐。劉黑仔當機立斷,指揮隊員一舉將他們抓獲。

  營救中外名人志士

  香港淪陷,大批國內愛國志士和國際人士被迫滯留港島,處境危險。劉黑仔率領港九大隊,冒著生命危險收集情報,克服層層阻礙,先後營救出何香凝、柳亞子、茅盾、鄒韜奮等700餘位教育界、新聞界、文化界人士。不僅如此,20名英國人、54名印度人、8名美國人、3名丹麥人、2名挪威人、1名蘇聯人,以及1名菲律賓人也獲得劉黑仔救援,成功離開香港。劉黑仔和短槍隊的壯舉在國內外引起強烈反響,對促進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和國際反法西斯統一戰線的工作起到了積極作用。

  拯救美國大兵克爾

  1944年2月11日,美國空軍第十四航空隊中美空軍混合團奉命掩護執行轟炸香港啟德機場任務的美軍轟炸機。第32戰鬥機大隊第三中隊飛行員唐納德·克爾中尉和戰友們駕駛20架P40戰機,在臨近目標之際,遭遇日軍零式戰機攔截。座機油箱中彈起火後,克爾中尉跳傘逃生,降落在新界觀音山沙田坳,他的臉部、手腕和腿被燒傷。劉黑仔接到消息,立即派交通員給克爾送去食物、棉被,幫助包紮傷口,並協助迅速轉移。為了迫使日軍從沙田、西貢撤兵,保證克爾中尉的安全,劉黑仔與短槍隊員冒著生命危險潛入啟德機場,在停機房和油庫放炸彈,日寇佔領的機場頓時變成了火海,使日軍的實力受到重創。之後,劉黑仔又帶領七八名短槍隊員,護送克爾抵達東江縱隊司令部,確保他能順利回到桂林大後方。多年後,克爾在給遊擊隊的感謝信中,稱劉黑仔為他的“再生父母”。

  劉黑仔和港九獨立大隊的遊擊戰士們經歷無數艱險,不怕犧牲,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港九獨立大隊奉命於9月28日發出宣言,向港九同胞告別,一週內撤出港九地區,劉黑仔也隨東縱大部隊北撤。然而想不到這次離港竟是永別。

  1945年,劉黑仔從國民黨軍包圍中突圍時大腿中彈,後染上破傷風不幸犧牲,年僅27歲。劉黑仔一生英勇殺敵,機智果敢。他生前曾不止一次對戰友説:“如果有來生,我還要戰鬥”。劉黑仔率領的短槍隊靈活機動,左右出擊,使得敵人惶惶不可終日,日軍當年更曾幾次重金懸賞捉拿劉黑仔。為了保護劉黑仔不被敵軍抓捕,劉黑仔傳奇一生竟沒有留下一張影像。直到2011年,當年被救的美國飛虎隊員克爾的兒子才從父親的遺物中找到一張僅有的照片。

  (圖中左二為劉黑仔 圖片源自網絡)

  在這張老照片中,外形精幹的劉黑仔頭戴氊帽,目光炯炯。即便70年過去,那深邃的目光仍然向人們傳遞著這個立下赫赫戰功的抗日奇俠保家衞國、戰死沙場的決心和從容。

責任編輯:吳迪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