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3生命,在於歲月裡有多少生命

  她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女人,她自己就是一個曾做過多次手術的病人,卻長年照顧著一羣麻風病康復者。一生未嫁。她叫傅寶珠,人們都稱她“傅姑娘”。

  麻風病讓潭山村的村民飽受磨難。全村現存的102人,平均年齡69.8歲,被截肢的有38人,其餘都有不同程度的手腳殘缺,五官變形,還有近一半人患有慢性潰瘍。儘管15年前,醫學已徹底治癒了他們的疾病,但是年老、殘疾,更有“麻風”二字讓他們遭受著世人無法消除的恐懼與鄙夷,使得他們中竟沒有一個人敢於離開這個他們曾經做夢都想離開的地方。進入21世紀,這裡的人們還不曾見過樓房,不曾坐過汽車,不曾去過商場,甚至連城裡的馬路都沒有走過。


網絡圖片

  2003年的春天,隨著傅姑娘的到來,這一切被永遠地打破了。她是香港南朗醫院的一名退休護士,原本住在一間面向大海的房子裡。有一天,在朋友那裡看到了一盤記錄廣東省“麻風村”生活的光碟,她流淚了。

  57歲的傅寶珠揣著一張香港醫療動員會義工的身份證明書,輾轉跋涉,來到了這個三面環山、地處偏遠的“麻風村”。

  “麻風村”裡從沒有過專業護士,身患潰瘍的村民只能從醫生那裡領一點藥,自己處理。他們的傷口反覆感染,幾十年不癒。傅寶珠進村後開始每天為潰瘍患者清瘡換藥。在她的專業護理下,不少村民的傷口慢慢癒合。歐以和老人住院時,傅寶珠要給他洗腳,他不讓;要給他端小便,他不讓;要給他擦身,他更不讓。當傅寶珠再三堅持時,這位20歲就進了“麻風村”的老伯痛哭不已……

  傅寶珠剛來時,全村有112人,3年間已經逝去了10位。她説:“一個人的一生最後的時間你和他(她)在一起,這是福。”

  她進村後第一個去世的老人生前患肺癌,臨終前十分痛苦,村裡的人都不敢進他的房間。傅寶珠進去了,拉著老人的手,趴在他的耳邊説:“不要怕,我在你身旁!”老人的眼角溢出了兩滴晶瑩的淚水,閉上了眼睛。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一位老婆婆一生喜愛花,在彌留之際,傅寶珠採來了一束火紅的鮮花放在她手中,老人含笑而去……

  有一天,馮同枝老兩口請傅寶珠吃飯,末了問了一句:“你來嗎?”她一口答應:“來!”那頓飯,兩位老人樂得像過年。打這開始,越來越多的村民把請傅姑娘到家裡吃頓飯看作是天大的享受。傅寶珠懂得他們的心。他們大都是十幾歲、二十幾歲就進了“麻風村”,不僅常人,即使他們的父母、丈夫、妻子、兒女都不再願意與他們往來。心靈的傷害使他們寧願隱身於公眾視線之外。

  傅寶珠説:“他們身體的傷口容易癒合,但內心的傷口卻很難癒合。作為一個社會人,我要把他們重新帶回到社會中去。”中秋節,她從香港帶回100多塊月餅,給每一位村民品嚐。春節,她到城裡買回煙花,讓全村人第一次過了一個放煙花的歡樂年。2005年,佛山舉辦亞洲藝術節,她在市區茶樓訂了10個臨街茶座,請村民代表前往觀看。2006年,她組織70歲以上的村民坐上大巴,去了番禺動物園,老人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老虎、獅子、大象……潭山康復新村的村民們經歷著一個又一個“人生的第一次”,他們封凍了幾十年的心逐漸向著外面的世界打開。

  有人説,傅姑娘改變了一個村子。其實,她改變的何止是一個村子!越來越多的外村人走進“麻風村”,與這裡的人們交往。村民到集市上買東西,再也不會遭到商販們的拒絕。廣州的大學生連續3個暑假來到“麻風村”,幫村民們清洗蚊帳……

  而很少人知道,傅寶珠也是個病人。她做過開顱手術,裝有心臟起搏器,還安裝了人造髖骨,她笑稱自己是“機器人”。生命對於傅寶珠珍貴而脆弱,然而,她卻義無反顧地選擇了“麻風村”,選擇了一種常人不堪、不願的辛勞,並且,沒有任何報酬。她不懂得珍惜生命嗎?

  不!當了一輩子護士的傅寶珠,見過了太多生死,她更深地參悟了生命的意義。她説:“生命不在於有多少歲月,而在於歲月裡有多少生命。”

  她説,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去扶持另一個生命,就像用蠟燭點燃蠟燭”。剛來時,村裡沒房子,她就在一個滿是蜘蛛網、蟑螂的倉庫裡住了一年。傅寶珠每個月要回香港待四五天,籌集村裡缺少的醫療用品。每次從香港提著二三十公斤的箱子回到村裡時,途中要換乘5種交通工具,轉6次車,歷時9個小時。

  那年做完開顱手術,剛能下地,她便回到了潭山;安上心臟起搏器不到一個月,她又回到了潭山;她原來能使用15年的人造髖骨,由於奔波,不到9年已經嚴重磨損……傅寶珠一生未婚。在香港,她有一位86歲的老母親和兩個妹妹。她知道,善良的母親是理解她的,老人家有妹妹們照顧,她完全放心,而“麻風村”的村民們更需要她的幫助。

  早晨,她常看到不知是誰掛在她門上的各種蔬菜。那年,村裡人買了蛋糕和水果,為她舉辦了一個生日晚會,望著那一張張五官不正卻笑容燦爛的面孔,她流淚了……有兩位村民,一個80歲,只有一隻手,一隻腳;一個76歲,手指和腳趾都殘缺不全,可他們竟做起了傅寶珠的“義工”,天天用胳膊夾著掃帚打掃醫療室的衞生,到山上砍竹子做消毒用的棉簽。老人説:“傅姑娘跑這麼遠來幫我們,我們也要幫她!”

  用愛點燃愛,就像蠟燭點燃蠟燭。“我的後半生活得比前半生更有意義。前半生是掙錢,看到的只是錢,後半生看到的就是人了。給予比接受更有福!”61歲的傅寶珠幸福地笑了。

  “生命不在於有多少歲月,而在於歲月裡有多少生命”,她説,“我願意用我的生命去扶持另一個生命,就像用蠟燭點燃蠟燭。”

責任編輯:範思宇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