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2 踏遍中華窺兩戒,無雙畢竟是家山

  “歸宿感”,是香港英國官方在五六十年代,曾經花了些力氣宣傳過的,但收效不大。“歸宿感”要求香港的居民不要以過客的心情留在香港,要把香港當成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把香港當成自己的故鄉。要熱烈地擁抱,而不要冷淡地對待它。這實際上的潛台詞卻是:要效忠英女皇,效忠於香港的英國政府。也就是説,要忠於“祖家”,不要胸懷異志地忠於祖國——中國。“歸屬感”明説就是把自己“歸”於香港,暗説就是以身許英國。

  ——羅孚《香港 香港》

  雖然有人申請歸化英國,但在這個幾百萬的城市中,“歸宿感”是稀薄的。

  港英政府官方一直在推行一個政策:凡是在香港出生的人,一律發英國護照,不像誕生於別處的來居者只是發居民身份證。“九七”問題沒有公開登上議事日程以前,英國官方並沒有像後來那樣説明,這樣的英國護照不同於在英國本土發給英國居民的護照,持有者並不就是英國公民。雖然如此,雖然一般人並不明白他們實際上是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但絕大多數人並不因此就自視為英國人,保持著一份濃烈的“歸屬感”,卻還是念念不忘地想到自己是炎黃子孫,是中國人。

  在香港,以前不太聽人談祖國,只是聽他們説“祖家”,指的是英國。不叫“祖國”,而叫“祖家”。而談到中國的時候不説“香港”就説“內地”、“大陸”或者“祖國”,這時候才是國。這多少反映出來,香港人一直就把中國看做自己的祖國,並沒有“數國忘祖”,至於英國,卻只是比國為小屬於另一層次的家。就算叫英國“祖家”的也是極少數的人,不少人嘴上的“祖家”往往還帶著一點嘲諷的意味。

  前段時間我們去採訪了一位現正就讀於北京大學的香港青年楊德龍。有澳洲留學、香港工作的經歷,最終卻還是被未名湖畔所吸引來到了兩千公里外的北京。閑聊中,就有一種強烈的對中國的“歸屬感”讓我動容。他是生於九七前的孩子,也擁有過英國護照,卻還是對香港被隔離開大陸而耿耿於懷。

  六十年代的香港也動蕩。就在那個時候,有的人選擇了去美國,去加拿大,去澳洲,當然也有去英國的。有的直接辦了移民,有的是作為旅遊過去了以後再慢慢辦的。財產能帶走的都帶走,不能帶走的也賤賣掉。有些有膽識的人因此買到了物美價廉的美宅,更有膽識的便以此起家,經營發展成為地產大亨。

  這絕不是説,香港人對香港沒有愛戀的感情。

  局勢安定後,很多人又紛紛回來了。他們環遊了世界,見過了世面,卻有一個相同的論調:還是香港好!

  一般人不適應異邦的一切。特別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在外國語言不通,不會駕駛技術的根本不用出門,更不用説和人溝通交流,生活真叫作慘淡毫無人情味。人們就是受不了這種悶氣,放棄身份又回到香港來,寧可和子女分開,也堅持“還是香港好!”

  香港好,好在哪兒?

  好在衣食住行方便得很,好在自由。更主要的是作為一個中國人的社會,中國人最為習慣。“還是香港好”當然是比較而言,香港並非完美至極。“還是香港好”不就是“歸屬感”所表現出來的感言嗎?這樣的“歸屬感”和當年港英政府所指向的“歸屬感”,一個立足於中國,一個立足於英國,根本不同。

  香港有過聖誕節的洋習慣,基本上能算作一年中最熱鬧的節日。一九八四年的聖誕節卻是空前熱鬧,中英關於香港問題協議在節日前幾天有了皆大歡喜的結果,這才把熱鬧推向了更高的高潮。維多利亞港上,火樹銀花星雨。幾十萬人在那兒齊聚觀賞狂歡,明星演出各種舞會,激情四射,真有些傾城歡樂的味道。這一個不夜天的宣傳主題便是“我愛香港”,這幾個大字燈飾高懸在最熱鬧的海峽新區的尖沙咀東,人們看在眼裏,印在心頭。

  大多數香港人是以中國的驕傲為驕傲的,以中國的光榮為光榮。中國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北京的代表團終於坐上了聯合國的議席,香港人也一樣在分享中國人的自豪和榮光。

  被“外人”宣傳了多年的“歸屬感”終於真正地有了,在香港主權在“九七”回歸中國後。立足點鮮明,愛憎分明:我愛香港!中國的香港!

責任編輯:範思宇
相了關閲讀: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